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十九章 第一式势如破竹
    转眼来到八月十二,一大早起来,一老一小一起把屋里屋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后,罗旭东就一直站在院子里徘徊,并不时到门口朝街上张望。
  
      “爷爷,时间还早,先吃早饭吧。”
  
      等吴峥做好早饭,见罗旭东依然站在院门口,便上前劝道。
  
      吃饭的时候,罗旭东也有些心不在焉,吴峥是能够理解他此时的心情。毕竟就只有嫁出去的女儿这唯一一个亲人,想起奶奶在的时候,每天傍晚,估摸着自己该放牛回来的时候,奶奶也会到院门口张望。不止一次,哪怕是冬天,吴峥回家的时候都会看到凛冽寒风中,站在院门口等待自己的奶奶。
  
      直到接近午时,罗旭东女儿女婿一家四口才出现在门外的街道尽头。
  
      刚一出现,罗旭东就快步迎了出去,弯腰抱起走在前面的小外甥,用力在那稚嫩的脸上亲了又亲。
  
      “大宝,有没有想姥爷?”
  
      虽然外甥大宝已经八岁了,不过每年只是八月十五和春节来一次,对这位驼背的姥爷,并没有多深的印象,只是扭捏着,歪头去看自己的父母。
  
      “爹。”
  
      随即女婿金亮也跟着女儿罗翠玲叫了一声:
  
      “爹。”
  
      “大宝,快叫姥爷。”
  
      说着,女儿罗翠玲又示意怀中的小儿子小宝:
  
      “小宝,那是姥爷。”
  
      两个小孩都显得有些拘束,不过,终于还是怯生生叫了出来:
  
      “姥爷。”
  
      吴峥虽然也跟了出来,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而罗旭东似乎也把吴峥给忘记了,只顾逗弄怀里的大宝。
  
      直到走进院子,罗翠玲才问罗旭东:
  
      “爹,他是谁呀?”
  
      “哦,是仇峥。是爹四月底的时候,从南溪救上来的一个孤儿。现在住在我们家,帮爹放放牛,种种地。别看仇峥年龄小,人很勤快。”
  
      说完,又对吴峥说:
  
      “仇峥,来,这是,这是姑姑姑父。”
  
      既然吴峥一直叫爷爷,罗旭东也只能这样介绍了。
  
      “姑姑好,姑父好。”
  
      说着,伸手就把金亮手里拎着的礼物接了过来,随即转身送进了堂屋里。
  
      一家四口并没有听从罗旭东的一再劝说,而是吃过午饭,稍坐了一会,便执意告辞离开了。理由也很简单,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地里的庄稼才只收了一半,实在是耽误不得。
  
      算算时间,从进门到离开,总共不到两个时辰。
  
      当罗旭东把女儿一家四口一直送到村外的大路上,返回院子里时,正好迎上要去放牛的吴峥。
  
      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两人便错身而过。
  
      吴峥哪里不明白罗旭东此时的心情?从好几天前就盼,早晨起来,一直在院子里转悠,终于把女儿一家盼来了,却只是吃了顿午饭,不到三个时辰就走了。又剩下罗旭东孤零零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屋子。虽说今年有吴峥在,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哪里能代替得了亲生女儿呢?
  
      同样,吴峥心情也不是很好。
  
      即便罗旭东女儿一家只待了不到两个时辰,可毕竟也是一家人亲亲热热的一段时光。
  
      自己呢?什么亲人都没有,即便是短暂的两个时辰的亲热时光也只能是永远的妄想。
  
      在吴峥心里,虽然从父亲吴立鹏留下的绝笔信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有着血缘关系的祖父,亲生父亲,以及外公宁泽中等人的存在,可并没有把他们当做是自己的亲人。
  
      今天因为罗旭东女儿一家四口在,吴峥放牛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大半个时辰。
  
      又由于学里一连休沐五天,到八月十七才开学,自然也不用去读书。
  
      习惯性赶着大大小小四十多头牛,蹚过南溪,径直来到吴家堡背后的大北山北坡的山沟里,放任牛群在大青牛的带领下随意吃草,自己则盘腿坐在谷底一块视野极好的大石头上。
  
      自从在吴家堡东山,大青牛被吴立英偷偷牵走后,吴峥再放牛的时候,总会让所有的牛都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为了尽快赶走心中因罗翠玲一家到来引起的不快,身心很快沉浸到《凌霄九式》之中。
  
      突然,随着大青牛一声低沉的叫声传来,牛群顿时产生了一阵骚动。
  
      吴峥一下自石头上站了起来,赫然发现大青牛正在与两头狼对峙。
  
      这可不是好事,牛群中有不少小牛犊,最小的才三四个月大,若是被狼咬伤,或者咬死,自己可是无法向主人交代。
  
      以前在吴家堡放牛时,吴峥也经常遇到狼,同时遇到三四头狼的时候也有。不过,狼是很少选择对牛群下手的。尤其是一大群牛。一般遇到之后,狼很快就会离开。像今天这样选择和牛群对峙的情况,吴峥还是第一次看到。
  
      摸了摸口袋中的石子,吴峥从巨石上跳下来,几步就来到大青牛身边。尤为惊讶的是,两头狼只是转头看了自己一样,竟然毫无离开的意思。
  
      什么意思,是不是饿极了?
  
      吴峥不由在内心猜测。见吴峥走过来的大青牛,又哞哞叫了两声,反而向后退开了两步。
  
      单独面对两头狼,吴峥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不仅如此,感觉身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头皮也是一阵阵发麻。
  
      就在吴峥伸手想要从口袋里掏取石子的时候,其中一头狼竟然率先发动了攻击。只见其先是塌下腰,脑袋向后缩了缩,随即后腿用力,猛然窜了起来,直朝吴峥前怀扑了过来。
  
      以吴峥不到十四岁的身高,眼前扑来的狼,两只前爪刚好可以够到吴峥的脖子。
  
      几乎就在同时,另外一头狼极有默契地朝吴峥身体左侧跑了两步,张口就咬向了吴峥的左大腿。
  
      吴峥心中顿时一惊,这还是狼吗?
  
      由于大青牛刚才后退了两步,刚好站在了吴峥身体的右后方,如此,两头狼恰好借助大青牛的身体,把吴峥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了。
  
      仓促之间,吴峥只能高抬左腿,屈膝挡在裆部,躲开左侧张口就咬的那头狼,身体顺势向右侧半转,只留给前面扑来那头狼自己左边的肩头。
  
      就在正面攻来的狼的前爪堪堪要落到吴峥左侧肩头时,吴峥半转身体后,左臂自然而然屈肘于胸前,所以借着身体转动时的回弹之势突然前倾,左肩耸动间,左肘猛然水平向前顶去。
  
      不偏不倚,刚好穿过迎面扑来那头狼两只前爪之间的空隙,顶在了狼的前胸。而两只扑空的狼爪,几乎是擦着吴峥的鼻尖和后脑勺一掠而过。
  
      只听“砰”的一声,差不多六七十斤重的狼,被吴峥借用身体前倾之势,一肘顶的直立起来。随即哒哒后退了两三步,才再次恢复匍匐在地的姿势。
  
      被吴峥躲开的身体左侧的狼,一击落空之后,并没有就此停止进攻。反而四爪抓地,身体用力前冲,一头朝吴峥身体重心所在的右腿撞了过来。
  
      现在的吴峥,由于前倾的身体还没有收回,事先提起挡在裆部的左腿,刚刚要放下来,整个身体的稳定全靠独立的右腿,不想被那头狼一撞,身不由己就朝右侧倒去。
  
      看到机会,正面那头被吴峥一肘击退的狼再次急速扑了过来。
  
      眼看吴峥的身体就要撞到慌乱后退的大青牛身上,突然伸双手在大青牛软肋上一按,借力把正要摔倒的身体弹了回来。
  
      下意识,吴峥脑海里灵光一闪,《凌霄九式》中那句“草木者,柔弱之物。借其势则可脚连大地,随风起伏之间,即便身折,亦不失其根”突兀出现。一直未曾挪动过的右脚,不仅牢牢抓紧脚下的大地,甚至不可思议地一扭,并带动身体再次转向了高高跃起扑过来的那头狼。
  
      同时,左脚也趁机用力跺向撞了自己一个趔趄,尚未退回去的另外一头狼。
  
      随着脚下传来那头狼一声痛苦的哀嚎,吴峥双手一起前伸,似乎做了一个在水里游泳的姿势,在即将触及扑过来那头狼的前胸时,猛然朝左右两侧一分,顺势抓住那头狼前伸的两条前肢。
  
      “嘿——!”
  
      口中吐气开声,身体趁势下蹲,聚集全部力量,只听咔嚓一声,虽然没有把那头狼的两条前肢撕下来,明显已经被吴峥给掰折了。
  
      跺向另外一头狼的左脚,借力反弹,小腿挺直,直奔被掰折了前肢的那头狼的下腹部踢去。
  
      “呜——。”
  
      啪嗒一声,那头狼远远摔倒在地,只是发出了一声呜咽,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另外一头狼见势不好,扭身钻入来时的林子里,瞬间消失不见。
  
      不过,吴峥并没有打算要追下去的意思。不仅如此,打死一头狼的吴峥,竟然呆呆站在原地,如同老僧入定一样,一站就是大半个时辰。直到夕阳西下,谷中的光线骤然黯淡下来,吴峥才被大青牛哞哞的叫声惊醒。
  
      只是,嘴里兀自喃喃地说着:“第一式——势如破竹?真的是第一式——势如破竹?!”
  
      终于,吴峥兴奋地在原地蹦了起来。
  
      经过刚才与两头狼的打斗,吴峥竟然无意中学会了《凌霄九式》中的第一式——势如破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