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十八章 解惑
    入学第一天,中间休息的时候,甄庆义单独把吴峥叫过去,语气温和地问他:
  
      “上次你背诵的那段文字,还能不能多背一点出来听听?”
  
      吴峥想了想说:
  
      “先生,其他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文字,只是因为这一段给弟子留下的印象特别深,所以才记住了。”
  
      “哦——。”
  
      意味深长地,甄庆义轻轻哦了一声。看着吴峥丝毫未变的表情,缓缓解释道:
  
      “那段文字,如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出自类似武功功法中的句子。”
  
      尽管吴峥极力保持着面部表情不变,不过内心却是惊讶万分,同时也紧张万分。心想,以后关于《凌霄九式》中的任何句子,绝不能再向任何人请教了。即便自己一时弄不明白,如今已经开始读书,早晚有一天会想清楚的。
  
      “先生,那是我在给以前的东家放牛时,偶尔看到的一本书,应该不是什么武功秘籍。”
  
      “不说这个了,我之所以要多听两句,是因为你背诵的那段文字没头没尾,字里行间只是对‘势’之一字的引申和发挥。若是简单从字面的意思看,是可以这样理解。”
  
      顿了顿,或许是又一次整理了一下思路,甄庆义才接着说:
  
      “提纲挈领,第一句是点明主题——势者趋势也。继而由草木,由水火,由山势,由天地,由阴阳,由无处不在的光,来举例说明万事万物都存在‘势’。简而言之,完全可以这样理解,那就是万事万物皆有‘势’,‘势’即是万事万物的发展方向,或者说是万事万物所含有的,符合自然之道的演变方向。而这里的方向可不是简单的方位关系,而是指一种内在力量,或者说是内在所蕴含的‘道’的自然动向。也就是说,势,应该是一种能量,一种可以改变万事万物现有状态,无处不在的能量。”
  
      知道吴峥一时很难明白自己这番话的含义,所以便对吴峥说:
  
      “先回去好好想想,如果还不能理解,再来问我。”
  
      “是,谢谢先生。”
  
      吴峥并不像甄庆义想象的那样,一点都不明白他的这番话,而是被甄庆义一席话触动了内心深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许说是情绪并不恰当,似乎说是感悟更贴切一点。
  
      一连几天,下午放牛的时候,吴峥都在想《凌霄九式》中那段原话,以及甄庆义的解释。
  
      势者趋势也,是万事万物内含的一种可以改变其现有状态,无处不在的能量。
  
      终于,吴峥把《凌霄九式》中的原话,和甄庆义的解释归纳为了一句话,一句他可以理解的话。
  
      “那是不是说《凌霄九式》这部武功秘笈的精华所在,就是要借用万事万物所内含的这种可以改变其现有状态的能量呢?”
  
      尤其是当吴峥再次回忆着《凌霄九式》里面这段文字时:
  
      “草木者,柔弱之物。借其势则可脚连大地,随风起伏之间,即便身折,亦不失其根;水流可以潺潺,亦可汹涌澎湃,借其势则遇弱者弱,遇强者强;火燥而升腾,借其势扶摇直上而摧枯拉朽;风行或徐徐,或荡荡,借其势扫尽浮华,观事物之本来,坚者绕行而不失其方,柔者摧伏而不去其根。……。”
  
      整整一大段文字,涉及草木、水火、天地、阴阳,几乎涵盖了世间万物,无外乎就是要讲清楚一个字——势。
  
      有时候,静坐中的吴峥,明明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化身为身边的草木,或者土石,隐约中似乎触摸到了身边事物内含“势”的边缘。只是,总有一层隔膜,让吴峥如同镜里看花,水中望月般,心痒难挠。
  
      自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后坡村里就有两家人送来了三头牛,让他代放。随后的一段时间,又陆续有人家送牛来。渐渐的,吴峥放的牛群,从最初只有大青牛,三个月之后,已经整整有四十六头牛。差不多是后坡村九成九的牛都在这里了。
  
      如此一来,只能在一早一晚帮着罗旭东干庄稼地里的活计,吴峥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自己放牛只是顶读书的学费,并没有带给罗旭东什么好处。
  
      所以,吴峥尽其可能地多打些野兔和野鸡,甚至其他小动物,比如狐狸,狍子等,以补偿住在罗家的一日三餐。
  
      对此罗旭东还是非常满意的。虽然仇峥替村里人放牛,自己得不到什么实质的好处,不过还是得到了村里大多数人的感激和尊重。尤其是仇峥时常带回了的野味。两人根本就吃不了,除了偶尔让仇峥拿一些去孝敬先生甄庆义,其余拿到集市上卖掉,竟然足够两人日常柴米油盐的开销外,而且还有剩余。
  
      “峥儿是如何打到这么多猎物的?”
  
      虽然曾经问过吴峥一次,罗旭东多少还是有些不相信。
  
      吴峥也知道很难让人相信自己只是随便扔块石头就能打死奔跑中的兔子等野物。
  
      于是笑笑没有说话,弯腰从地下捡起一块只有鸽子蛋大小的石子,看着院子外面一棵槐树上凸出来一个小叉枝上的一只家雀,抬手就扔了过去。
  
      啪,小叉枝上的家雀应声而落。
  
      等罗旭东急忙走出去捡起地上的家雀,发现脑袋早已被打成了一摊肉泥,至此,罗旭东才终于相信了。
  
      “爷爷可不要对外人说,只说是我用套子套来的野物。”
  
      “怎么,峥儿还怕被人偷学了去?”
  
      “爷爷,我只是怕招惹麻烦。”
  
      吴峥当然不想让人把自己这手本事到处传说,以至于再传到了吴家堡有心人的耳朵里。
  
      “呵呵,放心吧,爷爷不说就是。”
  
      过了一会,罗旭东说:
  
      “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二,女婿女儿一家到时候会过来,要是峥儿方便,不妨多打些猎物,走的时候给他们带些回去。”
  
      “放心吧,爷爷。”
  
      既然许诺了罗旭东,所以接下来几天,吴峥几乎没有再沉浸到《凌霄九式》当中,而是一门心思寻找起猎物来。不到八月十二,吴峥就打到了五只野兔,三只野鸡,一只狍子,还有一只狐狸。
  
      不用吴峥多说,罗旭东已经吩咐:
  
      “野兔和野鸡,一样送一只给甄先生去吧。”
  
      “哎,爷爷我就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