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十七章 出乎意料
    让吴峥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傍晚牵着大青牛一回到罗旭东家里,刚要进厨房做饭,却被罗旭东喊住了。
  
      “峥儿不要忙活了,刚才甄先生来过了,说今晚请我们到他家里吃晚饭。”
  
      “爷爷,我就不去了。”
  
      吴峥心想,也许是罗旭东客气才这样说的,甄家没有道理请自己去吃饭。
  
      “一起去,甄先生下午在这里和我谈了好久,今晚是要商量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爷爷?”
  
      看到吴峥脸上惊讶的神情,罗旭东笑笑没有解释,只是说了句:
  
      “走吧,一会就知道了。”
  
      跟在罗旭东身后,一会来到村子中央的私塾门前,不用敲门,见青莲已经站在院子里,似乎正在等着他们。
  
      “罗大伯,仇峥哥哥,快进来,爹爹正等着你们呢。”
  
      “呵呵,青莲今天可是更漂亮了。”
  
      听到罗旭东的夸奖,青莲小脸微微一红,羞涩地说了句:
  
      “大伯在取笑我。”
  
      “大伯可不是取笑你,不信你问峥儿。”
  
      不想青莲还真转头看着吴峥,那神情既羞涩,又有些期待。
  
      吴峥连忙点点头说:
  
      “青莲妹妹是很好看。”
  
      吴峥说的可是真心话。
  
      今天青莲穿了一件在乡下难得一见的米黄色长裙,袖口和领口都带有百褶花边,腰间还束了一条粉色的系带,长长的两端一直垂下来,即便是静立的时候,也会随风摇曳,更显青莲清丽出尘。
  
      “呵呵,罗老哥来了,快屋里请,仇峥也来。”
  
      甄庆义迎到院子里,把两人让到了屋子里,随即对青莲说:
  
      “莲儿上菜吧。”
  
      “哎。”
  
      清脆地答应一声,青莲轻轻盈盈走入厨房,把母亲早就做好的饭菜一样样往屋子里端。
  
      吴峥见状急忙站起来说:
  
      “我来帮忙。”
  
      “仇峥哥哥,不用你。”
  
      走到门口的吴峥,硬是被青莲给推了回去。
  
      “仇峥快坐下吧,端个菜罢了,用不着帮忙。”
  
      于是吴峥回到座位上,提起茶壶替两人斟茶。
  
      “怎好让甄先生如此破费?”
  
      “罗大哥说哪里话,不过是家常便饭,只要你们不嫌弃就好。”
  
      一会功夫,青莲端完菜并没有上桌,而是和母亲远远坐在一边,随手拿起一个绣花绷,边绣花边留心听着三人之间的对话。
  
      吴峥一直忙活着为两人斟茶倒酒,偶尔吃几口菜,大多时候也是在听甄庆义和罗旭东说话。
  
      只见两人说着说着,话题突然转到了自己身上,尤其是罗旭东笑眯眯看着吴峥说:
  
      “下午已经和甄先生商量过了,从明天起,早饭后你到学里跟甄先生读书,午饭后再去放牛。”
  
      吴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还是急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垂着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接话。
  
      “快坐下,无需拘束。是这样,”
  
      甄庆义又端起酒杯与罗旭东喝了一口,待吴峥给他们斟满后,才接着说:
  
      “昨天你回去之后,我仔细想了想,今天午饭时又找村长商量了一下。不是让你白来读书,当然也无需交学费。只是每天下午放牛的时候,把村子里那些有牛,又愿意交给你代放的人家的牛一起放。同样,也不给你工钱,只当是抵了学里的学费。”
  
      估计是听自己的父亲刚才一句“愿意交给你代放的人家的牛一起放”,感觉有些拗口,青莲轻轻笑了一声。
  
      吴峥看看甄庆义,又看看罗旭东,显然两人不是在开玩笑,当即拱手深深一礼。下意识用上了在学里学来的弟子见先生时的礼节。
  
      “哈哈,果然像个学生。”
  
      随着甄庆义的开怀大笑,罗旭东也跟着笑了起来,随即吴峥又听到身后传来青莲的清脆笑声。
  
      第二天早晨黎明即起,牵着大青牛来到南溪边,放了一个多时辰,吴峥回到家里,又忙活着做好两人的早餐。等罗旭东吃完,洗干净碗筷,吴峥并没有说要去学堂的事情。
  
      反而是罗旭东微笑着说:
  
      “快走吧,再不走可就晚了。第一天入学迟到可不好看。”
  
      “爷爷?”
  
      “去吧,去吧。”
  
      这是在是吴峥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时隔近四年,自己再一次走进了学堂。心里那种感觉,根本不是用语言可以描述的。
  
      ~~~~~~~~~
  
      终于,吴家堡中的吴家族人渐渐还是听说了,族里丢失的大青牛出现在了后坡村,罗锅罗旭东手里。
  
      当初卖牛的时候,吴立山曾经注意过买牛的是一个罗锅,不过他并没有问对方的姓名,只是询问了一声对方的家是那里。所以,吴立山早就知道大青牛是被后坡村里的人买去的事情。
  
      当族里有人向族长吴友仁反应说,大青牛出现在后坡村时,吴友仁只是含糊其辞地说:
  
      “道听途说罢了,未必准确。天底下相似的牛多得是。”
  
      不过,他还是第一时间找来吴立山询问了几句。
  
      “当初因为心思都在吴立英和吴峥身上,忘记问你把大青牛卖到了哪里。果真是卖给了后坡村?”
  
      “是的,族长。买牛的那人是个五十多岁的罗锅。”
  
      因为吴立山暗中贪墨了一两银子,所以心里最紧张有人去后坡村询问那个买牛的罗锅。
  
      “好像还有传言说,那个买牛的罗锅还救起了一个少年?”
  
      “是有人这样说过,甚至有人说少年很可能就是吴峥。”
  
      “你相信吗?”
  
      吴立山当然不愿意相信,当即摇了摇头。
  
      “大叔,吴峥当时的情况大家都是亲眼所见,不要说沉塘了,就是放到一边,只要不请人救治,恐怕也活不过两天。是我和吴春亲手扔进了水蛇湾,亲眼看着铁笼子沉下去的。”
  
      “可是,那天进入那个地下洞穴时,里面的铁笼子却是七个。算来,最外面一个应该就是关吴峥那一个。短短几天,吴峥的尸体去了哪里?若说是被巨蛇吃了,也应该看出痕迹来。”
  
      当时吴友仁等人是仔细察看过死去的巨蛇,别说蛇肉无端少了一半,即便完好无损,吞下吴峥那样一个孩子,蛇腹也应该有明显的变化。绝不可能短短几天就消化掉。再说,从那条死去巨蛇尸体的腐烂程度,也能猜个大概,巨蛇死去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
  
      尽管心中也不相信吴峥还活着,同时对于吴峥的死活并不是十分在意的吴友仁,还是吩咐吴立山:
  
      “瞅机会到后坡村看看,那个孩子究竟是不是吴峥。”
  
      担心别人前去的吴立山正中下怀,当即便答应下来。
  
      “大叔,若真是吴峥怎么办?”
  
      本是吴立山随意问的,吴友仁显然也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稍微沉思了一下才说道:
  
      “若真是他,暂时不要惊动,等找个机会让吴春带人除去吧。斩草除根的老理,应该不是一句废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