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十一章 夜火惊心
    自四月十八族中子弟大比开始,都过去七八天了,往日平静的吴家堡可谓一天都没消停过。
  
      吴猛的意外夺冠。
  
      由小霸王吴刚的狂妄,差点引发骨肉相残的惨剧。
  
      在关键时刻击落了吴凡和吴毅手中兵刃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
  
      突然出现的灰衣人。
  
      丢失的大青牛。
  
      吴峥奶奶的意外死亡。
  
      以及畏罪逃走的放牛娃吴峥。
  
      就在街头巷尾还在对以上几件事议论纷纷的时候,族长突然放话说:由于吴峥弄丢了大青牛,所以经过商量决定,吴峥家的老屋作价抵给族里。如有人愿意拿出大青牛的价钱,则吴峥家的老屋就归谁所有。
  
      一头牛换一座独门独院的房子,显然是合算的。正当有不少人正在蠢蠢欲动的时候,族长又发话了:吴立山已经按市价,把十五两银子送到族里,从此,吴峥家的老屋即属于吴立山所有。
  
      对于把大青牛作价十五两银子,也算是个合情合理的价格,所以众人并没有意见。有意见的是,为何不声不响就给了吴立山呢?
  
      尽管心中有意见,却没有谁敢于到族长面前质疑。吴立山与族长,以及吴继宗、吴继学他们的关系,族里人是没有谁不知道的。甚至,私下还有传言说,吴立山其实就是族长吴友仁的私生子。
  
      当然,类似的传言自然不会传到吴友仁和吴立山的耳朵里。
  
      这两天的吴立山可谓是得意得很。
  
      听从族长安排,偷偷把在东山里找到的大青牛牵到外面的集市上卖掉,回来把卖牛的钱上交之后,吴立伟建议,把吴峥家的老屋作为奖励奖给吴立山,族长吴友仁,以及吴继宗等人当即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便出现了上面接连两次的族长发话。
  
      美滋滋的吴立山,于四月二十八找工匠到吴峥老屋院子里看了看,决定好翻修计划后,当天晚上请工匠头子喝了开工酒,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召集人手动手。
  
      酒后的吴立山,由于心中兴奋,送走客人后,一个人提着个灯笼,慢悠悠再次来到吴峥家门口。沿着院墙在外面转了一圈,越想心中越得意,只是跑了一趟腿,就能白得一座房子,这样的好事可不是谁都能遇上的。
  
      随即推开院门走进院子里,又四下看了看,看他的意思似乎还打算要进屋子里再看看。站在屋门外稍微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伸手打开了房门,抬腿走了进去。
  
      在堂屋大致看了一眼,觉得靠着北墙当中的八仙桌,两把太师椅还是蛮不错的。
  
      又转身朝西间走去,刚撩起门帘跨进去半个身子,突然听到一声轻响:啪!
  
      低头间,手中的灯笼已经被打碎,流出来的灯油迅疾燃烧起来,把手中还没来得及放下的门帘也引燃了。
  
      如果吴立山不是猛然间想起了擂台赛第三天,吴凡和吴毅手中被击落的兵器,他肯定能够及时反应过来,而且也知道该怎么做:只需把燃烧的门帘扯下来,盖在地上并不算多的灯油上,两三脚就能把火势扑灭。
  
      可是,吴立山是亲耳听着吴峥在祠堂一侧的议事屋里说:是自己情急之下击落了吴凡和吴毅手中的青釭剑和护手钩的。而又是吴立山亲自和吴春抬着装有奄奄一息吴峥的铁笼子,扔进水蛇湾的塘子里的。
  
      顿感毛骨悚然的吴立山,哪里还能保持平时的冷静,当即大喊一声:妈呀——!
  
      扔下手中的门帘,以及已经破碎的灯笼,转身就跑。
  
      仓促间被吴峥家的门槛绊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院子里,吴立山心中更害怕了。等他一溜烟跑回家里时,吴峥家唯一的三间北屋早已燃起熊熊大火。
  
      因为乡邻都知道屋子已经有族长做主,送给了吴立山,本就心中不平衡的众人,自然不会主动前来救火,即便是嘴里吆吆喝喝,拎着水桶端着脸盆来到街上的人,也大都是装装样子。火势都已经蔓延到房顶了,吴峥家的院子里还没有一个人。前来救火的人,都在院门外逡巡徘徊。
  
      若不是顾忌大火失去控制,殃及到周围的邻居,估计很多人可能都不会出来。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看到燃烧的屋子里突然窜出来一个黑影,似乎站在被大火吞噬的屋子前,还犹豫了一会,随即翻过院子东侧不高的院墙,消失在了远处的夜色里。
  
      不是没有人从那瘦小的身影猜测出极有可能是所谓畏罪潜逃的吴峥。只是,对于吴峥奶奶的意外死亡,还有大青牛毫无征兆的丢失,族中人不都是傻瓜,他们当然会有怀疑。谁心中没有怜悯之情呢?何况祖孙两个都是极好相处的人。
  
      直到跑回家的吴立山再次回到现场,直到族长吴友仁不慌不忙走来后,众人才装模作样进入院子里,三间北屋都要烧完了,还救什么火?
  
      反倒是有人安慰吴立山说:
  
      “这样也好,反正是要翻修,拆起来不也要人工吗?”
  
      “是啊,是啊,即便是大家来帮忙,总还是要管顿饭的不是吗?”
  
      听到众人的随声附和,吴立山岂能不明白他们心中的妒忌之意?
  
      当然,吴立山并不是一个朋友一个知己都没有的人,今天前来救火的人中,也有平日里与吴立山走的较近的人,比如吴小军。所以,等大火不救自灭之后,众人渐渐散去,便上前悄悄告诉吴立山,刚才火势蔓延开来时,从屋子里曾经窜出个像极了吴峥的瘦小黑影。
  
      “小军,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很多人都看到了。”
  
      “他是怎么跑掉的,又是向哪跑的?”
  
      “根本就没有人上前阻止,那个黑影站在烧着的屋门前愣怔了一会,才翻过东边的院墙跑掉了。好像是去了北边祖坟那里。”
  
      不说祖坟还好,一说祖坟,想到吴峥的奶奶也是被自己一把推倒才摔死的,吴立山心里就更没底气了。
  
      只是抬头朝堡子北边看了一眼,心情惴惴的吴立山回到家里,躺在炕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若是说吴峥还活着,吴立山是一百个不相信。
  
      即便不把吴峥沉塘,那么重的伤势,只要没人照顾服侍,也肯定活不过两天的。何况是装在用拇指粗细的铁条做成的笼子里,还沉到了满是毒蛇的水蛇湾里?
  
      可是,既然吴峥已经死了,又是谁打碎了自己手里的灯笼?
  
      还有小军说的,很多人看到的,吴峥家屋子里窜出来的瘦小黑影是谁呢?
  
      “啪!”
  
      又是一声似曾相识的轻响,躺在炕上的吴立山条件反射般,腾一下就坐了起来。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回来躺下之前就已经把房间的油灯吹熄了。
  
      只是扭头之间,窗外早已火光冲天,堆放在屋檐下的干柴竟然着了起来。
  
      “救火啊,救火啊——!”
  
      吴立山一边拎着衣服朝屋外跑,一边口中大声呼喊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