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八章 蛇窟惊魂
    第八章蛇窟惊魂
  
      铁笼子一入水,虽然吴峥呼吸已十分微弱,还是被呛了一口,顿时被呛醒过来的吴峥,本能地张口咳嗽,不想口鼻中又灌进更多的溪水。
  
      喘不过气来的吴峥尽管会游泳,可是被关在如此狭小的铁笼子里又能如何呢?
  
      不止一次见过有人被沉塘,吴峥当然知道现在是在水蛇湾中。
  
      咕咚吞下口中的溪水,吴峥伸出双手无力地握住铁笼子上拇指粗细的铁条。即便心里清楚不可能有逃生的希望,还是受本能**的驱使,努力闭上口鼻憋着气。
  
      又能坚持多久呢?
  
      本就身受重伤,吴峥憋了不到三个呼吸,就再次喝下一大口溪水。
  
      直至喝道第五口溪水的时候,吴峥的意识再一次模糊起来。
  
      恍惚之间似乎感觉到铁笼子迅速移动了一下,已经没有精力思索任何问题的吴峥,却猛然感觉脑袋离开了水面,甚至可以呼吸了,不由自主张大嘴巴急剧喘息起来。
  
      这一大力喘息反而带动了胸口的伤势,钻心的疼痛再次袭来,眼看就要疼晕过去的吴峥,突然发现眼前似乎有根黑色的布条在不断伸缩,而且口鼻间满是腥臭的味道。
  
      哇——。
  
      当吴峥借着微弱的水光,发现关着自己的铁笼子竟然在一处幽暗的洞穴入口处,而紧挨着铁笼子洞口稍微靠里一点的地方,依稀盘绕着一条巨蛇。眼前看似不断伸缩的那根黑色布条,竟然是巨蛇口中的信子。刚刚看清楚,吴峥被吓得张嘴就喷出一大口血水。
  
      似乎被吴峥吐出的血水惊了一下,巨蛇急忙收回伸进铁笼子里的信子,差不多有吴峥脑袋大小的蛇头上一对绿油油的眼睛,紧紧盯着笼子里的吴峥。
  
      被眼前的巨蛇所惊,吴峥竟然接连吐出来好几口血水,原本鼓胀的肚子,反而舒服了很多。也暂时忘记了胸口的疼痛,一人一蛇,就那样隔着铁笼子对视起来。
  
      突然看到生的希望,吴峥的脑子本能地急速旋转起来。
  
      刚才恍惚中感觉铁笼子迅速移动了一下,显然是被眼前的大蛇给拖进来的。粗略观察一下这处洞穴,吴峥发现,出口正是在水蛇湾的塘底。现在铁笼子所处的位置,比水塘微微高出来一截,周围已经没有溪水了。而盘踞在地的巨蛇身后,黑漆漆的一片,隐约只能看到几只铁笼子的影子。至于里面还有多深,吴峥既看不清楚,也无心去猜测。
  
      由此吴峥不难判断出,以前被沉塘的族人,也绝不是被塘中那些小蛇吃掉的。
  
      难道自己也要葬身蛇腹吗?
  
      除此之外,吴峥想不出可以逃离这里的任何法子。
  
      先不说自己根本打不开关着自己的铁笼子,即便打开了,又如何逃离巨蛇之口?即便洞穴的出口不是在塘底,就是在平地上,自己能跑过眼前的巨蛇吗?
  
      在吴峥急速思索的同时,似乎笼子外面洞穴中的巨蛇也有些疑惑。以往那些被关在铁笼子里沉入塘中的人,要不是一落水就已经被呛死,要不就是被巨蛇吓死,怎么今天出现了意外呢?
  
      同样,整年放牛的吴峥,时常在夜晚遇到各种有毒无毒之蛇的吴峥,现在也被一个问题困惑着。
  
      隐约可以看到的,巨蛇背后,洞穴稍深处空空如也的铁笼子,究竟眼前的大蛇是如何把笼子里的人弄出来,并吞到腹中的?
  
      比较了解蛇的习性的吴峥可是知道,蛇并没有撕碎猎物的本事,不论吃什么,都是一口吞下。即便没有铁笼子隔着,蛇也只能是把整个人囫囵吞到肚子里。
  
      一人一蛇的对视,并没有持续多久,笼子外的巨蛇显然失去了耐心。舒展开身体,绕着铁笼子盘旋了一圈,不过脑袋上的一双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吴峥的身体。
  
      正当吴峥疑惑,无论如何眼前的巨蛇也是无法从拇指粗细的铁条缝隙中,把脑袋伸进来的时候,只见盘旋了一圈的巨蛇,脑袋上的一对眼睛依然盯着笼子中的吴峥,尾巴却一点点伸了进来。
  
      按捺住心中的惊悚和好奇,吴峥用眼角的余光继续观察着。
  
      众所周知,蛇在爬行的过程中,身体上的肌肉是交替运动,以至于从体表看起来,蛇的身体似乎产生了波浪似的运动。
  
      眼下的巨蛇正是利用了这一原理,先是让伸进来的蛇尾处于放松状态,直至铁条之间的缝隙被蛇身塞满,再也无法深入一丝一毫时,突然绷紧身体上的肌肉。铁笼子上拇指粗细的铁条,就在吴峥的眼皮底下,渐渐被撑弯,随之两根铁条之间的缝隙也在逐渐加大。
  
      终于明白巨蛇是如何把笼子里的人吞下腹中的吴峥,却必须要面对即将到来的同样结局。
  
      根本没有留给吴峥丝毫思考的时间,巨蛇的头颅就从那处撑开的缝隙中钻了进来。其实即便有时间思考,吴峥也想不出任何,可以躲开巨蛇之口,而顺利从被撑开的铁条缝隙中爬出去的办法。
  
      看到伸进来的蛇头猛然张开后,刚好上颌骨碰触到铁笼子的上盖,下骸骨碰触到铁笼子的底板,吴峥不由在心里长叹一声,真所谓:才脱水灾又入蛇口。
  
      毫无办法可想,身体又因为被吴春和吴立山连续猛踹胸部而重伤,至今不要说活动,即便是喘息用力猛了都会疼痛不已的吴峥,干脆闭上了眼睛。
  
      “奶奶,峥儿找你来了。”
  
      甚至能感觉到首先被巨蛇吞入口中,裸露的脚腕处传来的湿热和滑腻之感。
  
      先是双脚,继而是膝盖,渐渐吴峥的大腿也被吞入口中之后,巨蛇却突然不动了。
  
      等了好久,依然没有感觉到巨蛇继续吞噬自己的动作,反而已经深入巨蛇七寸处的双脚上传来巨蛇肌肉与吞咽时相反的运动,似乎想要把自己给吐出来。
  
      怎么回事?
  
      吴峥忍住刺鼻的腥臭味,以及来自胸口的剧烈疼痛,缓缓挺起上身看了一眼,顿时,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巨蛇被卡住了!
  
      原来巨蛇不知多久没有再吃到被沉塘的人,以至于身体早已长长长粗了不少。完全疏忽了身体变化的巨蛇,按照记忆中的办法,撑开铁笼子,堪堪把吴峥的两只小腿吞下咽喉,刚才被撑开仅能容蛇头钻入的缝隙,已经被再次撑大,直至两根被撑弯的铁条与其旁边的铁条都并拢到了一起。
  
      许是巨蛇急于想把吴峥吞下去,所以当感觉到吞咽困难时,难免会突然加力,从而把刚好卡在七寸处,每侧各两根铁条用力弹开了一线。
  
      殊不知,巨蛇单一的肌肉力量毕竟有限,撑开两根铁条已是勉强,如今想要同时撑开四根铁条,尤其又正好是七寸这要害位置,根本就不可能了。
  
      不仅不可能,因为刚才的突然加力,被弹开一线的,两侧各两根铁条猛然收缩后,竟然直接卡在巨蛇的七寸,并深入肌肉达两寸多。
  
      想想也不奇怪,原本空腹的时候,只要蛇头能过,身体自然也能过,可是现在不是已经吞入吴峥两条小腿了吗?而且,两条小腿还是并排着,怎能不让巨蛇的身体骤然增加到接近原来的两倍粗细。被卡住也就在所难免了。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吴峥此时的心情。
  
      看着两只眼睛被憋得有些发红的巨蛇,吴峥使出吃奶的力气,忍住胸口的剧痛,忍住刺鼻的腥臭味,伸双手死命抓住铁笼子上的铁条,以防止被巨蛇把已经吞进去的,自己的一双小腿再给吐出来。
  
      这可是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吴峥不能不拼命以博取一线生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