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五章 小飞侠吴立英
    即便看见族长吴友仁带人还在沿着南溪旁边的树林子搜索灰衣人,吴峥并不担心被他们发现自己。
  
      若说吴家堡子之外的沟沟坎坎,是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会比吴峥更熟悉了。
  
      天擦黑前,吴峥就已经来到中午丢失大青牛的东山深处的山谷中,藏身于浓密的松树林子里,直到吴友仁等人寻到谷口,见天色已晚,又没有带照明的灯笼,知道黑灯瞎火之下不可能找到灰衣人,不得不退走后,吴峥才从松树林子里悄悄走了出来。
  
      只是吴峥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灰衣人,心中顿时有些忐忑起来。
  
      难道灰衣人食言了吗?
  
      尽管已经打算对族里实话实说,可是,哪怕有一点点希望,吴峥还是想找回大青牛。真要带着奶奶外出讨生活,除了讨饭还能做什么?毕竟奶奶年龄大了,夏天还好,随便哪里都能过夜,若是到了冬天可怎么办?
  
      就在吴峥等的心急火燎的时候,突然听到刚才隐身的松树林子里传来细微的声响,蹑手蹑脚走过去,借着微弱的天光,赫然便看到了躺在松树下,铺满了落叶的松软地面上的灰衣人。
  
      显然灰衣人受伤不轻,急忙走过去试图把他扶起来,不想那人却对吴峥摆了摆手,用微弱的声音对吴峥说:
  
      “就让我这样躺着吧,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仔细听好了。”
  
      吴峥只是看见灰衣人被族长吴友仁手中,刀刃泛着蓝光的匕首划破了左边的肩头,怎么灰衣人会这样说呢?
  
      “你是吴峥?你父亲叫吴立鹏?”
  
      “是我,大叔,你认识我爹?!”
  
      吴峥这一惊非同小可,自从四年前大爷爷吴继学回来说父亲走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关于父亲的消息。突然之间由一个陌生人口中说出父亲的名字,吴峥怎能不既惊又喜呢?
  
      “不错,我的确认识你爹。而且和你爹还是兄弟。也许你不记得了,我就是当年吴家堡人称小飞侠的吴立英。”
  
      什么?!
  
      灰衣人的话再次让吴峥吃了一惊。
  
      小飞侠吴立英,那可是吴家堡中所有孩子心目中的偶像。
  
      飞檐走壁不说,还有一手精准的暗器功夫,基本上同代人中很少有人能够在小飞侠吴立英手下走上三招两式。因为根本就没人能够躲得过吴立英手中的暗器。即便是吴峥最佩服的父亲吴立鹏,也只能是和吴立英打个平手。
  
      “立英叔叔,真的是你?!”
  
      灰衣人无力地点点头说:
  
      “四年前我也在吴继学的经商队伍中,我和你爹并不是他们说的走失了,而是遭到了他们的暗算。”
  
      “谁?!”
  
      其实,话一出口,吴峥就明白吴立英说的是谁了。所以马上改口:
  
      “为什么?!”
  
      “没有时间多说了,吴友仁太下作,不仅匕首上沾有剧毒,就是那白色粉末也是掺有剧毒。当年我和你爹就是毁在了那不知名的白色粉末之下。”
  
      “我爹怎么样了,现在哪里?”
  
      这才是吴峥最关心的问题,甚至都忘记了此来的目的,是要寻找大青牛的。
  
      “你爹,你爹他没事。不要再打岔,仔细听着。”
  
      听到吴立英声音越来越微弱,吴峥心里虽然着急却毫无办法。
  
      “你爹让我告诉你,在你家北屋的东间炕洞内有一个暗红色的竹筒。记住,竹筒现在绝对不能打开。”
  
      许是说话太多,吴立英剧烈地咳嗽了一阵,直到嘴角和鼻孔中都冒出了血丝,才终于止住。不过,随着胸口的急速起伏,吴立英的喘息声如同出了大力的老牛一样,让吴峥担心时刻有喘不出第二口气的可能。
  
      “立英叔!”
  
      终于,吴立英用手按着自己剧烈起伏的胸口,口中的喘息声似乎稍微平息了一点,才接着说:
  
      “那个竹筒内藏着与你身世有关的秘密,另外,还有你爹要对你说的话。”
  
      再一次喘息,再一次停顿,良久之后,吴立英已经是气若游丝。
  
      “切记,不到你奶奶去世,万万不可打开竹筒。万万不可,……。”
  
      “立英叔——!”
  
      看见吴立英的头猛然朝一侧歪去,吴峥急忙哭喊着把他的头抱进了自己怀里。
  
      “牛……。”
  
      随着吴立英的右手无力地朝身体右前方的松树林子指了指,便陡然垂了下来,口鼻中再也没有了喘息声,一切都恢复了寂静。
  
      “立英叔——。”
  
      吴峥的哭喊声顿时打破了山野夜晚的寂静,可是,不论他怎么晃动怀里吴立英口鼻流血的脑袋,无论怎么呼喊,再也听不到吴立英的回应了。
  
      忍住心中的悲痛,吴峥心想,既然吴立英说他和父亲是被族里人暗算了,那么就绝不能让族里人看到吴立英的尸体。担心族长吴友仁他们回去后,再点上灯笼火把前来寻找吴立英,吴峥急忙用吴立英腰间的软剑,就地挖了一个深坑,先把吴立英的尸体摆放进去,又在上面盖上一层树叶,这才填土埋了起来。
  
      怕被人发现,不敢堆起太大的坟头,只是略微高出地面一点,还不忘再次盖上厚厚的落叶,包括刚才挖出来的新土,都遮盖严实,这才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
  
      当吴峥站起来后才发现,忘记把吴立英使用的软剑放到坟中了。想了想,便把软剑插入堆起来的坟头松软的土中。
  
      果不其然,刚刚做好这一切,南溪下游便传来了纷乱的声音,随即明晃晃的灯笼灯光也映入了吴峥的眼帘。
  
      迅速抬腿迎着族里来寻找吴立英的众人,吴峥毫不迟疑跑了过去。
  
      “吴峥,你怎么在这里?!”
  
      “吴峥,你来干什么?!”
  
      先是吴春,继而是族长吴友仁的呵斥声。
  
      “族长,大青牛丢了。”
  
      “什么?!”
  
      “在哪里丢的,什么时候丢的?!”
  
      看到瞪圆了眼睛,似乎要把自己瞪死一样的武教头吴春,吴峥胆颤心惊地说:
  
      “就是未时前后,本来在溪边吃草的大青牛却突然不见了。”
  
      “未时前后,突然不见了?你以为我们都是小孩子呢?!”
  
      “我当时,我当时因为天气太热打了个盹,醒来就不见了大青牛。”
  
      让吴峥这么一打岔,吴友仁差点把前来的正事给忘记了。
  
      “滚回去老实待在家里,等待族里的处理。”
  
      吴峥嗫喏着,刚要转身离开,却被吴立山给喊住了。
  
      “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今天在擂台上的那位灰衣人?”
  
      “灰衣人?没有,我一直在找大青牛,没有看见任何人,直到你们来了。”
  
      转头又对族长吴友仁说:
  
      “族长,要不我留下来继续找大青牛吧?”
  
      虽然刚才的表情多半是装出来的,可是一提到大青牛,吴峥脸上既害怕又委屈的样子,却是此时他心情的真实表现。
  
      “你先回去吧,我们会找大青牛的。”
  
      吴友仁的话语突然软了下来,没有再呵斥吴峥。
  
      见此,吴峥心里反而更加忐忑了,只好点点头,转身朝堡子里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