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四章 牛丢了
    早晨醒来,吴峥急忙为奶奶做好早晨和中午的两顿饭,就着兔肉匆匆吃了一碗粥,又用一只瓦罐装上半瓦罐,从炖兔肉的锅里挑出几块奶奶啃不动的骨头放进去,用一块蓝布包起来,挎到肩膀上,这才一溜小跑来到牛棚。
  
      即便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也是每次大比最好看的一天,毕竟是与武林同道切磋,无需再受族规的制约缩手缩脚,而尽可放手一搏,吴峥还是强忍着好奇之心,牵着大青牛,领着三十多头牛,出了堡子,沿南溪一路上行。
  
      直到进入东山深处,再也听不到堡子里,以及南溪边擂台处传来的喧哗声,打斗声后,才放任牛群在大青牛的带领下随意吃草,而自己则捡了几颗趁手的小石头来到一棵高大的老槐树下,倚着树干坐下来。
  
      眼睛却始终关注着,有没有被牛群从草丛中惊起的野兔和野鸡。
  
      吴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练就的这手扔石头的绝技。只要是让他看到,几乎很少有野兔野鸡会从眼前跑掉。
  
      只是今天的吴峥似乎不在状态,虽然听不到擂台上传来的打斗声,吴峥还是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象如今擂台上的情景。
  
      以至于,前两只野兔都没有打中。
  
      眼看已经日上中天,气温急剧蹿升起来,终于打下来两只野鸡的吴峥,感觉一阵困意袭来,大体观察了一下躲在树丛荫凉地里,或吃草,或卧在地上静静反刍的牛群,便慢慢合上了双眼。
  
      这一觉吴峥睡的格外香甜,等他睁开眼睛时发现,日头已经偏西,估计已是未时中,或者未时末了。
  
      揉揉惺忪的睡眼,走到溪水边洗了洗手,又撩起清凉的溪水打在脸上,感觉清爽了许多的吴峥,回到大树下,解下挂在树枝上的蓝布,取出瓦罐正要吃午饭的时候,猛然发现怎么没有看到大青牛呢?
  
      从未担心过牛会走失的吴峥并没有着急,猜想大青牛可能躲到远处的林子里了。于是站起来,慢慢走过去,想把大青牛再牵回来。只要大青牛在,其他的牛就不会跑远,不然看不到大青牛,眼前的牛群肯定会四处乱走。虽然附近没有庄稼地,不怕牛群糟蹋了禾苗,却也不耐烦等回家时,再到处去找牛。
  
      当吴峥来到林子里依然没有发现大青牛的影子时,心里还是没有多想。
  
      只是,当他把周边都找遍了,竟然没有发现大青牛的踪迹,仅仅是在溪边的沙地上看到了一串牛蹄印,沿着牛蹄印一直走到南溪的尽头,连牛蹄印都消失不见时,吴峥的脑袋顿时大了。
  
      忙不迭一头钻进密密的松树林子里,循着依稀可辨的新鲜蹄印一路追踪下去,直到来到东山山顶上,吴峥一下抱着头蹲到了地上。
  
      过了脚下的东山就已经不是吴家堡的地面,而是与吴家堡是世代死对头的柳林堡的地盘。
  
      看地上的牛蹄印,大青牛一定是被人牵过了山,进入了柳林堡的地盘。
  
      这可怎么办?
  
      吴峥太清楚了,大青牛是绝对不可能独自离开牛群,更不可能爬到如此高的东山上,因为离开刚才的谷底,没几步远便是茂密的松树林子,里面别说牛吃的青草,即便是灌木都极为少见。
  
      很显然大青牛是被人偷走的。
  
      自从四年前父亲随同大爷爷吴继学外出经商时走失,因没钱再教学费,吴峥只能不再念书。靠着族中的关照,这才开始给族里放牛,以赚取几吊工钱,好维持祖孙二人的生计。大青牛正是族里牛群的头牛,也是出力最多的一头牛,又因为性情温顺,所以备受族人的重视。
  
      若是其他的牛丢了,或许自己还有一线生机,偏偏是大青牛丢了。吴峥知道,若是找不回大青牛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结果。最起码是要用祖孙居住的房屋抵债,而且,还极有可能被逐出吴家堡。
  
      想前往柳林堡的地面上拼着被打个半死也要找回大青牛的吴峥,却又担心谷中的牛群,万一大青牛找不回来,再弄丢一头怎么办?
  
      蹲在山顶左右为难的吴峥,早已满脸泪水。
  
      良久之后,终于稳定下心神,擦干脸上的泪痕,转身回到谷底,也不等日头落山,便赶着牛群沿溪而下。早已在心中打算好,回去后如实禀告族长,随他们怎么处置吧。若真是要拿租屋抵债,也只能领着奶奶离开吴家堡外出讨生活了。
  
      当吴峥赶着牛群刚刚转过昨天拴大青牛的河湾处,却发现远处的擂台上依然有人在打斗。待走进一点才看清楚,正是昨天那位灰衣人与族长吴友仁。
  
      两人都是赤手空拳,你来我往之间,招招式式无不是向对方的要害处招呼。
  
      被擂台上殊死的搏斗吸引,吴峥下意识赶着牛群凑了过去。
  
      许是所有人都被灰衣人和族长吴友仁的打斗吸引了注意力,竟然没有谁呵斥吴峥,以至于吴峥都要走到观战的擂台下众人身边时,才自然而然停下了脚步。
  
      也就在此时,早已处于下风的吴友仁,勉强闪开对方一招老树盘根后,趁对方换招的瞬间,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布包,扬手就朝对面的灰衣人抖了抖。
  
      随即纷纷扬扬的白色粉末飞出,顿时落了灰衣人满头满脸。
  
      “下作,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吴家堡,吴爷算是见识了。”
  
      显然灰衣人受到了白色粉末的伤害,单手捂眼的同时,转身就要离开。
  
      吴友仁岂能让对方脱身,揉身再上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刀刃泛着蓝光的匕首。
  
      睁不开眼睛的灰衣人,一心想要脱离战场,离开擂台远遁而去,哪里想到吴友仁会再次暗算自己?
  
      听到身后传来的破空之声,百忙之中侧身一躲,吴友仁手中的蓝色匕首已是划破了灰衣人左边的肩头,顿时鲜血四溅。顾不上疼痛,灰衣人终于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没有转身,而是反手朝身后一撩。逼退紧追不舍的吴友仁后,随即脚尖用力,一招大鹏展翅跃下擂台,不知使用了什么步法,竟然在密匝匝的人群中,迅速穿插出去,以极快的速度沿南溪上行,很快便没入了溪边的树林子里。
  
      只是,当灰衣人经过吴峥身边时,却突然用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句:
  
      “要想找回大青牛,今晚就到东山来见我。”
  
      趁着众人在族长吴友仁的带领下,不依不饶追入林子里乱哄哄的空当,吴峥急忙赶着牛群回到牛棚。甚至没顾上回家看看奶奶,就返身离开吴家堡,避过南溪,绕道朝今天放牛的东山山谷中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