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武侠仙侠 > 势凌云霄 > 第二章 奇怪的灰衣人
    躲在白杨树树冠中的吴峥,因为一时着急,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口袋里准备用来打野兔和野鸡的石子,击落了堪堪触及到小霸王吴刚右肋与左腿膝盖的青釭剑、护手钩。
  
      幸好因为灰衣人的突兀出现,以及那声阴阳怪气的话语分散了族中长辈,以及族长与武教头吴春的注意力,才不至于被人发现。
  
      吴峥可是知道,族中对于偷学武技的族人是如何处罚的。
  
      轻则废去所偷学武功,重则挑断手脚筋脉逐出吴家堡,甚至有被浸猪笼的可能。
  
      尽管自己并没有使用什么武功招式,只是平时练习用来打野兔和野鸡,掷石子的本领。可是家族武术中也有使用暗器的招数。若是被族中长辈发现,即便不是偷学来的,到时又如何分辨的清楚?
  
      不过,吴峥感觉,还是被那名突兀出现的灰衣人发现了。
  
      因为那人凌厉的目光,似乎透过浓密的树叶,直接盯在了自己的脸上。
  
      以至于吴峥心脏噗通乱跳的同时,连呼吸都被吓得停滞了一会。
  
      好在灰衣人迅速收回了目光,不然吴峥肯定会忍不住溜下树去,如此一来就再也瞒不过族中众人了。
  
      当武教头吴春的目光也要追随着灰衣人的目光转向擂台后面,南岭岭头上几棵高大的白杨树时,灰衣人再次开口了。
  
      “可惜了,一场好戏没看上。”
  
      本来明天才是族中弟子与前来观礼的武林人士切磋交流的日子,尤其是突然出现的灰衣人那副看好戏的样子,不能不让家族上下气愤填膺。
  
      虽然明知道有人暗中用几颗石子制止了即将发生的流血惨剧,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救了比赛中的小霸王吴刚四人。
  
      如果吴凡的青釭剑,与吴毅的护手钩击中吴刚的话,吴刚即便不死也要落个终身残疾。而因一时怒火中烧犯下大错的吴凡、吴毅,包括吴猛,势必要按照族规第十四条,——“骨肉相残者废去武功,并逐出家族,永世不得以吴家子弟身份示人”的规定加以处罚。
  
      当族长吴友仁走出来面对看似四十来岁的灰衣人时,吴春只是看了一眼,便带着已经清醒过来,知道犯了大错,胆颤心惊垂手站在一旁的小霸王吴刚、吴猛、吴凡、吴毅四人走下了擂台。
  
      “请问阁下如何称呼?”
  
      即便眼前的灰衣人突然出现在族中弟子大比的擂台上,并不符合武林规矩,吴友仁还是忍住内心的不悦,首先拱手一礼,尽量客气地问道。
  
      “吴野。”
  
      由于与“吴爷”谐音,这个名字太容易让人误会,心中不敢确定眼前灰衣人是不是有意前来搅局,吴友仁不得不压下心头怒火,再次出声询问:
  
      “阁下来此意欲何为?”
  
      “看戏啊,难道不行吗?”
  
      再不用怀疑,此人定是前来搅局,本就对刚才族中四名最有希望弟子的表现耿耿于怀的族长吴友仁再也按耐不住,怒声呵斥道:
  
      “放肆,当我吴家堡无人吗?!”
  
      “哈哈,吴家堡怎会无人呢。不是有你们这些专门会窝里斗,专门会骨肉相残的数千名吴家子弟吗?”
  
      对于灰衣人语气中怨怒的味道,没有人会听不出来。
  
      只是吴友仁一心急于想知道,刚才是谁击落了吴凡与吴毅手中的兵器,从而避免了一场真正骨肉相残的惨剧发生。
  
      灰衣人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尤其是他那声突兀而来的阴阳怪气的话语,刚好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以至于吴友仁听到接连两声清脆的叮叮声时,只是看到了吴凡手中的青釭剑剑刃上,以及吴毅一对护手钩上冒起的三朵白色粉末,随即便纷纷脱手。
  
      “既然阁下不念武林规矩存心前来搅局,想必身手定有过人之处,吴友仁倒要请教一二。”
  
      刚要拉开架势,却被族中德高望重的吴继宗制止了。
  
      “友仁退下。”
  
      转头看着坐在裁判席上的吴继宗,吴友仁恭敬地说:
  
      “三叔,此人欺人太甚。”
  
      “罢了,今天是每三年一次族中子弟大比的第三天,明天才是与各位前来观礼的武林同道切磋的正日子。”
  
      “是。”
  
      即便是一族之长,也不能不听从长辈的吩咐。
  
      当吴友仁退回去之后,吴家堡吴门弟子大比的第三天比赛也正式结束。随着人们陆续离开现场,返回吴家堡,再也没有谁搭理站在台上的灰衣人——吴野了。
  
      吴继宗这一招不得不说是对付有心搅局的灰衣人最好的招数,总不能上前拦住吴家弟子就动手吧?
  
      在擂台上尴尬地站了一会,又有意无意地扭头去看擂台后面那几棵高大的白杨树,顿时眉头轻皱,嘴里轻声嘀咕道:
  
      “溜了?”
  
      跟在吴继宗身后,慢慢朝吴家堡走去的吴友仁并没有忘记那个躲在暗处,击落了吴凡和吴毅手中兵器的人。
  
      “三叔,究竟是何人救了吴刚他们?”
  
      “放牛娃吴峥。”
  
      吴继宗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到吴友仁耳朵中却无异于一声惊雷。
  
      “三叔?!”
  
      突然迈前一步,挡住了吴继宗的去路,吴友仁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紧紧盯着吴继宗。
  
      “怎么了?难道不相信三叔这双眼睛吗?”
  
      “怎么可能是吴峥呢?”
  
      “怎么不可能,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吴峥就藏身在擂台后面,岭头上那几棵白杨树上。”
  
      “三叔,从白杨树到擂台的距离少说也有十五丈,即便换做吴春也未必能够一击而中。何况还是用的小石子。”
  
      “唉,是你这位族长失职啊。”
  
      轻叹一声,便不再理会站在那里发愣的吴友仁,朝旁边迈过一步,绕开吴友仁,吴继宗自顾自回去了。
  
      当吴友仁抬头朝那几棵高大的白杨树望去时,早已没有了吴峥的身影,就连擂台上自称吴野的灰衣人也不知去了哪里。
  
      吴峥哪里还敢留在白杨树上,就在吴友仁被吴继宗制止与灰衣人动手,并宣布今天比赛结束,众人纷纷离开的混乱时刻,趁人不备溜下白杨树,悄悄回到了一里地之外,南溪上游继续放牛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