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六十九章 引蛇出洞
经过会商,花猛最后决定连夜将天书挂在演武场的旗杆上。并在旗帜上赫然书写了几个大字:“天书在此,有胆来取!”
  在没有抓到劫匪之前,保护天书是首要之事。除了劫匪有可能来抢夺天书之外,来梦岛参与祝寿的四大商号亦有趁机劫取天书之可能。
  如果说四大商号来梦岛道目的是为了窃取天书,那自然是冤枉他们了。但是一旦天书悬挂出来了,那就保不定他们也会生觊觎之心,冒险夺取。毕竟天书的诱惑力绝对会击穿大部分人的道德良心之底线。
  因此保护天书的重要使命自然得由梦岛的护卫家丁来担当。花猛派毛勇带十人守在旗杆下面,另外派数十人在演武场四周埋伏。
  四国王子侯爷派来之协助者则被安排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埋伏,防备劫匪,伺机擒拿。
  众人如临大敌,枕戈待旦,目不交睫,战战兢兢地守侯了整整一夜,直到东方发白,劫匪始终没有露面。
  “劫匪不是要天书吗?他怎么还不露面?”一个家丁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抱怨道。
  “或许劫匪并不知道天书在这里。”另一个家丁抬手指了指旗杆上挂着的金丝楠木盒,解释道。
  “怎么让劫匪知道天书挂在这里才好。”第三个家丁揉了揉眼睛,接口道。
  毛勇听了家丁们七嘴八舍的谈话,似乎有所触动,连忙吩咐道:“你们在这里打起精神看好天书!我有事去与花教头商议商议。”家丁们有气无力地答应一声。
  毛勇揉了揉眼睛,搓了搓脸,提步进入了演武场议事厅。花猛冯胆等人正在里面议事,他们议论的主题正好也是如何让劫匪知道天书在这里。毛勇进门就说:“我想到一个办法。”
  “你有何好办法?”花猛抬起头望着毛勇问道。
  毛勇微微一笑,比划着手势道:“我的办法就是以搜岛的方式四处出动,大声宣扬’公爷同意交出天书,你自己来演武场取。’这样劫匪一定会听到。那时他自然会来演武场周围出没,伺机劫取。我们也设重兵隐伏在演武场周围,伺机抓捕他。”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可行。”花猛听了,无奈地点了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办了!”
  当即派出几十支小分队,分别向梦岛的各个方向游行而去,一路上敲锣打鼓大声吆喝道:“天书已交出,放在演武场,请放了人质,自己过来取。”又分别在沿途显眼位置张贴同样内容的告示。
  如果劫匪看到梦岛上的人敲锣打鼓地招引他,他一定会发笑的。当然劫匪是一定能够看得到,因为梦岛就这么一点点大。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瞒不过岛上的任何人,更何况如此大张旗鼓?
  明朱公将天书挂在外面,这是二十几年来的首次。就凭这一点来说,这个劫匪的成就已经大大超过了以前所有的匪徒的成就。
  此时劫匪就隐身在梦岛的某一个角落,看到了这一幕。他当然很兴奋,他潜入梦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得天书,现在天书已经挂了出来,他岂能作壁上观,不去行动。
  但是他不会忘乎所以。演武场重兵守卫,十面埋伏,他岂能轻易上钩,自己钻入圈套。但是他也不会什么都不做。他在选一个薄弱的地方,哪里最薄弱,此时相对最薄弱的地方是明朱公府。
  劫匪已经开始行动了,只是人们并无知觉。等人们知觉了,明朱公府前一块告示板上赫然插着一柄短箭,箭杆上自然系着一封箭书。这是这名劫匪的一贯作风。
  当即有家丁发现这封天外飞来之箭,立即从告示板上拔出箭,一路小跑着来到演武场议事厅,急声报道:“花教头,这支箭不知是谁射在公府门口告示板上,上面还绑着一封书信。”
  “拿来我看!”花猛命道。
  那家丁小心翼翼地奉上箭及信。
  花猛一把从箭杆上取下书信,展开快速一览,只见上面以歪歪扭扭的字体赫然书写道:“着一人于午时之前将天书送至梦玉山听海亭,如果拿假的,来多人,便等着给此人收尸!”
  花猛倒吸一口冷气。心想,那劫匪也太狡猾了,看来他对于天书是志在必得。他那里有几人不得而知,那里有没有陷阱不得而知,而且送过去后能否放出人质也不得而知。这样看来,送天书过去是凶多吉少。
  但是毕竟有了反应,比傻坐干等要强许多。
  不过送天书兹事体大,花猛自然不敢自专。他将保护天书之重任郑重交待给毛勇,然后携着箭书,一径去公府向明朱公报告。
  明朱公眉头拧在一处,眼睛盯着箭书,足足盯了半刻之久,半晌方望着花猛说道:“就按劫匪所说的办,派一个人送天书过去。不过派谁送去,你还得好好把握一下。”
  “公爷,如果一定要送,自然是我亲自送过去。”花猛向明朱公抱拳说道。此时他无法做任何保证,比如人在天书在,全力救出人质的,等等。想了想,他还是做了一个承诺:“公爷,如果看不到人质,我绝对不会交出天书!”
  明朱公默然点了点头,此时他也没有什么要交待的了。那劫匪如此猖獗,在梦岛如入无人之境,随便抓人绑人,随便射箭书进行要挟。梦岛人虽多,但在与劫匪的较量中明显处于劣势。他们好像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明朱公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花猛明显能感受到明朱公的心情的沉重以及不满意。这不满意或许不是针对花猛的,但花猛觉得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整个梦岛的安全由他负责,现在岛上发生如此重大的安全漏洞,他岂能等闲视之。
  花猛向明朱公鞠了一躬,随后转身回到演武场,向毛勇等安排送天书之有关外围工作。
  “花教头,你是一岛之教头,梦岛的安全须臾离不开你。还是让我去送吧。”毛勇主动请缨道。
  “还是我去吧!”冯胆拉了拉毛勇的手臂,微微一笑道,“我以前跟各种劫匪多次交手,虽然不认识这个劫匪是谁,但是对劫匪的大致脾性还是了解一些,至少比你们了解的多一些。”
  “你们不要争了。”花猛摆手制止,语气坚决如铁,“梦岛出了这么大的安全漏洞,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已经在公爷面前承诺过,一定要亲手办好这件事情,一弥补我的失职!”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有很大的责任!”毛勇冯胆同声说道。
  “好啦!咱们别再讨论孰是孰非了。”花猛目光幽幽,神情凝重,凝视着高挂在旗杆上的金丝楠木盒子,叹了口气道:“本次不仅仅是送天书保护天书,更重要的任务是救出人质,抓住劫匪。看到我发出的信号之后,你们既要随时到达可能要去的地点,又不能被劫匪发觉行踪。所以外围工作也是至关重要。千万不可等闲视之。”
  “我明白了!”冯胆握紧拳头向虚空重重一击,像是对花猛说话,又像是对劫匪说话,“这劫匪比以往的都可恶,我们这次一定要抓住他!”
  毛勇似有同感,激动得大声道:“这次若不能抓住劫匪,咱们梦岛的面子往哪里搁?咱们明朱商号的面子往哪里搁?”
  外围的安排全部安排妥当之后,花猛周身也结束停当,宝剑,暗器,弓箭皆整备齐全。又特制了一件褡裢,专门装放金丝楠木盒,可以稳稳地背在肩上,丝毫不影响飞跃和打斗。
  检查了三遍,确保万无一失后,花猛踏上了异常惊险的送天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