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五十八章 明争暗斗
首先出列祝寿的是陈国易氏商号大东家之侄子易唐,他向明朱公弯腰鞠了三躬,朗声贺道:“易唐谨代表易氏商号祝明朱公寿比南山。敬送纯黄金打造的手杖一根。”
  只见他年约二十,三角眼,阔嘴厚唇,长相并不英俊。手里恭恭敬敬地托着一根黄橙橙的龙头手杖。
  “多谢易东家之盛情,老朽感领了!”明朱公面带微笑,摆了摆手,算是还礼。
  对于晚辈的贺礼,照规矩得由明玉则代表父亲接受。只见明玉提了提裙摆,缓步下了台阶,来到易唐身前五步远处,向易唐敛衽为礼,轻启朱唇,口吐兰音道:“谢谢易公子!”
  那薄纱只能隔远光,不能隔近光。此时明玉就在咫尺之间,易唐的目光好像一缕缕太阳光线,穿过薄纱的纱孔,投射在明玉脸上,眉毛眼睛鼻子完全可见,连微垂的眼睫毛也隐约可见。
  易唐目不转睛地瞅着薄纱后的明玉,看的呆住了,嘴角微张,似乎有垂涎之态。
  明玉象征性地接受了礼物,然后转身上了台阶。礼物自有家丁接去。易唐依然怔怔地望着明玉的背影。
  明朱公见了易唐的丑态,心有不悦。明朱安忙向西门柳提醒道:“下一个!”
  西门柳连忙唱诺道:“下一个请楚国长有商号祝寿。”
  此时易唐才回过神来,脸色飞红过耳,垂着头讪讪地退回了本席。
  纱屏后面,楚国长有商号大东家之女冉梦馨压低声音向左右明知故问道:“这是谁啊?这么失态!”
  卫国裕康商号大东家之女饶夕妍接口道:“好像没有见过美女似的,一点礼仪风度都没有!”
  梁国少凝商号大东家之女边素婷轻蔑地哼了一声:“真是有辱斯文!”
  易紫苓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似的,羞得满面绯红,无地可容,垂着头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
  此时楚国长有商号大东家之侄子冉兴,闻言整了整衣服,昂然出列,致了祝寿之词,并敬送蓝田玉雕寿星为贺礼。
  此后卫国裕康商号大东家之次子饶勤,梁国少凝商号大东家之长子边素安,分别代表本商号致了祝寿之词并呈送了寿礼。
  各商号与明朱公并无供求请托关系,只是因为明朱公乃商界泰斗,因尊敬而来祝寿,故此,他们的贺礼皆惠而不费。
  明玉自然都几下台阶接受礼物。那些公子们开始还嘲笑易唐的失态,可是轮到他们自己近距离接触明玉时,也一样的情不自禁,心神失控,丑态毕现,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时易紫苓抬起头来,眼睛重新有了光芒,视线像锥子一样在三位小姐脸上各刺了几下,隔着纱屏指了指那几位公子,冷笑好几声,一字一顿,刻意挖苦道:“这些都是谁呀,这么没有礼仪,真是有辱斯文!”
  其他三人皆面红耳赤,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无言可答。
  武媚郡主向四人嘲笑道:“你们大家彼此彼此,乃是五十步笑百步尔!”
  “下面请楚国文曲侯代表楚国向明朱公祝寿。”西门柳的唱诺响起。
  文曲侯从席位上挺身起立,迈步来到祝寿之位,依礼向明朱公鞠了两躬。
  只见那文曲侯年龄不过二十一二岁,长得一副马脸,鹰钩鼻,虎背熊腰,不怒自威,他朗声贺道:“我谨代表吾皇也代表楚国向明朱公敬送千年灵芝一枚,祝明朱公身体康泰,长命千岁!”
  明朱公从座位上略微欠了欠身,算是还礼,口内称谢道:“谢楚皇陛下。谢谢文曲侯!”
  当明玉照例下了台阶来到文曲侯面前接受礼物时,文曲侯见到明玉的美貌,只是有些惊讶,并没有像前面几位那样完全失态,他浅浅一笑地向明玉拱手施了礼。
  随后陈国武扬侯上前致辞献礼:“我谨代表吾皇及陈国祝明朱公与玉皇王母同寿,同泰山东海齐福。”
  只见随从抬上来一座三尺来高的珊瑚,造型如树,五光十色,玲珑剔透,极其美丽。
  见了武扬侯呈送的礼物,现场之人皆啧啧称叹。看来武扬侯为追求明玉,算下了本钱,大有志在必得之势。
  而武扬侯本人亦极有才,被誉为陈国的曹子建。只见他长的一副四方脸,卧蚕眉,丹凤眼,皮肤白净,风度翩翩,确实有几分子建的风度。
  当明玉来到武扬侯面前时,后者认真地瞧了明玉两眼,然后彬彬有礼地向明玉拱手道:“明朱小姐美如天人,在下能有幸一见,真是不负此生。”
  明玉瞟了武扬侯一眼,说了声过奖,便移步回了台阶上。
  明朱公见了武扬侯的风采,心中比较满意,便向他颔首微笑。武扬侯见状,心中一喜,向明朱公又鞠了一躬,然后徐徐退回了本位。
  何以两位侯爷与那些公子们的反应之差别如此之大?莫非这些侯爷都是不恋女色之人?
  并非如此。王子侯爷虽然皆未婚,但可先纳妾再娶妻,他们已经品尝过女人之真味,自然不会见到美女就挪不动脚。
  而那些公子,虽然出自崇商巨贾之家,虽然也可以三妻四妾,但依律只能先娶妻再纳妾。他们为了娶个心目中的美妻,当然只能洁身自好,固守童子之身。在绝色美女面前,他们的真阳发动,难以自持,自然挪不动脚,守不住神。所以他们的反应并非下流,而是出自人之天性。
  现场有些人见了武扬侯的风采又见了明朱公的态度,皆与左右切切私语道:
  “假如武扬侯能娶到明玉,那真是一对才子佳人,堪称为天作之缘。”
  “是啊。他们的确很般配。”
  “现场还有两位赫赫王子没有出动。究竟鹿死谁手,兔归何家,尚难料定。”
  女人区也嗡嗡声一片:
  武媚郡主得意地扫视了其它几位小姐几眼,趾高气扬道:“瞧见了没,什么叫分度,什么叫文采。我哥那样的就是!”
  那几位小姐自然无言可答,避开武媚郡主的视线,顾左右而言他。
  燕然公主和楚兮公主气定神闲,似笑非笑,一副置身事外,坐观成败的样子。
  云楚郡主看不惯武媚郡主咄咄逼人的态势,凛然插口道:“文采好有什么用啊?谁不知道明朱小姐爱武不爱文?”
  武媚郡主用力钉了云楚郡主一眼,张了张口,正欲反驳。忽听西门柳抑扬顿挫的唱诺声又响起:
  “下面请梁国八王子代表梁国向明朱公祝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