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五十六章 茶禅一味
此时丫鬟们又向各案上分别更换了茶杯茶水。
  大家自然拿起品茗杯,各自低头品茗。现场除了嘻嘻溜溜喝茶之声,竟然无一交谈说话之语。
  安静喝茶当然比争执吵骂要好,但也太冷场了。
  凌雪游目四顾,见大家或低头喝茶,或正襟危坐,或摸脸出神,或欣赏指甲,便笑向大家提议道:“喝酒有酒令。咱们喝茶也行个茶令,你们看如何?”
  “好!”易紫苓第一个赞同。其他几个小姐也随口赞同。
  燕然公主听了,转头笑向明玉道:“不知喝茶能否行茶令?”
  明玉不假思索道:“虽说喝茶以静为主。但也不是不能行。什么事都是人规定的。”
  “但不知这茶令如何行?”楚兮公主笑问道。
  凌雪作为提议者,自然成竹在胸,笑回道:“茶令如何行,这很简单。咱们也以击鼓传花的方式,花传到谁手上,谁就讲个故事,说个笑话。大家说如何?”
  “这个方法好!”云楚郡主拍手赞成道。
  武媚郡主伸手指了指杯中之茶,笑道:“既然是品茶之会,那说的笑话和讲的故事最好和茶有关。”
  此语一出,其他人自然点头同意。
  现场没有鼓也没有槌,当然这难不倒她们。一个丫鬟找来一个陶罐扣在桌上,以一根竹制茶则为槌,轻轻敲打了几下,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她们就以此为鼓开始了击鼓传花之游戏。一个丫鬟背向大家专司击鼓。
  第一轮鼓声急促地响起。花从明玉手上传至燕然公主手上,然后依次传送下去。这花就像一颗烫手大山芋一样,人们接了赶紧就往下传,决不留在手上半刻。
  传到云楚郡主手上时,她却慢慢地拿着,低头静静地欣赏起花来。
  “你怎么不传啊。”楚兮伸出手来催道。
  这时鼓声也嘎然而止了。
  云楚郡主开心地笑道,“茶的故事笑话本来就不多,被人讲了就无法再讲了。做第一个多好啊!我现在是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好开心啊。”
  众人恍然大悟,皆指着云楚郡主打趣道:“没想到你竟如此聪明狡猾!”
  “好吧!那快讲故事吧!”有人催道。
  云楚郡主拿着花把玩了一会儿,开始指手画脚眉飞色舞讲道:“我讲的这个故事大家应该都听说过。说是有一个岛上,有一个如花似玉美如天仙的富家小姐。很多王孙公子慕名而来,争相向那美貌小姐求婚。第一个来岛上的是一个王子。小姐问那王子道:’来过岛上没?’王子回答道:’没来过。’小姐说:’吃茶去。’第二个来岛上的是一个年轻侯爷。小姐问侯爷道:’来过岛上没?’侯爷回道:’来过。’小姐说:’吃茶去。’第三个是一个富家公子。他回到说:’我不知道来没来过。’小姐还是那句话:’吃茶去。’第四个公子还没等小姐开口问,便先问道:’怎么他们来过也吃茶去,没来过也吃茶去?不知道来没来过也吃茶去?’小姐向那公子挥了挥手道:’吃茶去。’”
  楚兮公主眉毛一扬,笑问道:“这故事不就是赵州和尚的翻版吗?”
  燕然公主向楚兮挤了挤眼,忍着笑看着明玉道:“不同的是和尚改成美貌小姐了。这小姐似乎很熟悉,只是一下想不起来。。。”
  武媚郡主笑得弯了腰,掩口说道:“好像跟现场有个人很像哦。”
  此时大家都明白过来了,满座皆大笑。
  “好啊,你们竟然联合起来取笑我!”明玉满脸绯红,见大家开心大笑,便撅了撅嘴道:“好吧。只要你们开心,想怎么取笑就怎么取笑吧。”
  大家笑罢,又品了一杯茶。
  第二轮鼓响,花又传了起来,鼓声停止时,花落在易紫苓手中。
  她抬头瞟了一眼云楚郡主,又瞅了一眼明玉,笑道:“我就顺着刚才那个故事讲吧。首先是公子进了一间茶室,里面有一桌一椅一和尚。和尚见了公子,眼也不抬,指了指椅子,道:’坐。’又指了指桌子,说:’茶。’随后侯爷进了这间茶室,和尚道:’请坐。’又说:’喝茶。’最后那王子也进了这间茶室,和尚连忙起身迎接且让座,笑眯眯道:’请上坐,喝香茶。’”
  明玉听了,斜视着易紫苓,不无尴尬地笑问道:“你是说我吗?我真有这么势利吗?”
  易紫苓连忙赔笑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到这个故事便讲这个故事。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明玉点了点头,起身扫视了一遍全场,然后敛衽福了一圈,笑道:“各位姐妹,如果我有招待不周之处,请大家谅解。但是我绝对没有分别之心,我对大家一定一视同仁的。”
  楚兮公主白了易紫苓一眼,责备道:“你这个故事一点都不好笑。要罚。罚什么呢,这里没酒,酒罚茶三杯。”
  易紫苓连声说认罚。端起茶杯连喝三杯。
  鼓声又响了几通,花落在冉梦馨手上。只见她晃头晃脑讲道:“我也顺着刚才那个故事讲吧。当然这里并无取笑之意。那王子被请进一间茶室,里面有一桌一椅一和尚。和尚见王子进来,便指了指椅子,说:’请坐。’王子依言在椅子上坐了。和尚伸手指了指杯子,道:’请喝茶。’王子看了看桌上,桌上只有两个空杯。只见那和尚端起空杯就喝。和尚见王子没喝,又说道:’请喝茶。’王子不解地说:’杯子里没茶,怎么喝。’和尚凛然道:’杯子里没茶,你心里有茶,自然能喝出茶味。杯子里有茶,你心里若没有茶,你也喝不出茶味。’王子似有所悟,端起那空杯喝了十数杯之多。不过他到底有没有喝出茶味我们也不得而知。”
  “这个故事并不好笑。”饶夕妍望着冉梦馨道。
  “虽然不好笑,但还是有些禅味。”边素婷举目四顾,若无所思道。
  接着鼓声又响了几通,花落在凌雪手上。她作为茶令提议者,自然早有腹稿。
  “刚才那空杯的故事虽然有禅味,空杯无水毕竟不是待客之道。我这里就讲一个水的故事,给杯中添一点水。”凌雪低头想了想,笑道:“说是有个茶道大师,酷爱煮茶,他煮茶特别讲究水。他认为露水,雪融之水,江心之水才是佳水。煮茶必用这些水,连一泉二泉三泉的水都看不上。一天大师让徒弟去取佳水煮茶。这天又没有降露,又没有下雪,所谓的佳水,只剩下江心之水了。徒弟提着木桶,走了一两里路,到了江边。又驾一叶扁舟到了江中,然后脱了衣服潜入江底,装了一桶江心之水,用桶盖盖好,方浮出水面,又驾船回到岸上。然后吃力地提着水桶往山上回去。走了没多少路,徒弟脚下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手中的水桶也打翻了,桶里的水全部流出去了。好不容易打上来一桶江心之水,就这样打掉了。徒弟拧着空桶回到江边,但是此时他有些偷懒,不想再那么麻烦去江中江底取水,便在江边随意打了一桶水,回去给师傅交差。师傅煮了茶尝了一口,便责备徒弟说:’这茶又苦又涩,你一定是偷懒没有打江心之水。’徒弟想,哇塞,师傅真神,竟然喝得出来不是江心之水!以后就再也不敢偷懒了。”
  楚兮公主拍了拍凌雪的手,笑问道:“江心之水与江中之水有差别吗?”
  凌雪看了一眼楚兮公主,又顾视左右一番,笑道:“差别还是有的。江面之水乃过路之泻水;而江心之水乃回环之积水。江水受日月之照耀,日精月华皆积聚于江心。所以江心之水自然好于江边之水。”
  “就算有些差别,但是煮成茶之后,居然能分得出来,那也太神了一些吧!”燕然公主张着疑惑的眼神望着凌雪,似难置信。
  凌雪回视了燕然公主一眼,点了点头,笑道:“其实那个徒弟也有此疑问。有一次便趁师傅心情好,问师傅是怎么知道不是江心之水的。师傅道:’我见你眼神闪烁,说话支吾,便知这不是江心之水。’徒弟听了,真是晕倒。”
  众人都想知道那师傅如何区分江心之水的,皆凝神静气,侧耳倾听,最后听到是这个方法,皆笑绝晕倒。
  又品过一轮茶。又一通鼓响,花落在东道主明玉手中。
  “我负责给大家泡茶的,也要讲吗?”明玉笑问道。
  “要讲!”大家异口同声道。
  明玉笑了笑:“好吧。让我想想。”她低头想了一想,然后抬手掠了掠鬓发,娓娓讲道:“寺庙里有一个禅师,经常要接待各种各样的施主。他每次接待施主,都是以茶招待。禅师接待了那么多人,已经养成一种异常犀利的眼光,能够一眼就看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这一日庙里来了一个施主,跟禅师一起对坐饮茶,坐饮了三天三夜,始终淡定自若。禅师竟然看不出他到底是何等样人。禅师很奇怪,第四天忍不住便问那施主道:’施主,我接待过千千万万的人。有求功名的,有求利禄的,有求子女的。’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心斋坐忘,无欲无求,一念不生的。难得难得。能做到这一点,你一定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吧。那施主淡淡说:’我哪里是什么大英雄大豪杰。我这一生运程,哪次考试考第几名,哪年结婚,哪年升什么官,官到几品,生儿几个,都被算命先生算定,毫厘不爽。我自己起心动念又有什么用?’禅师听了晕倒。”
  “品茶需要静心。这位施主最适合品茶了。”楚兮公主笑道。
  云楚郡主接口道:“他本来就有这样的静心。他就算是饮酒,估计也是三口而品,波澜不惊的。”
  武媚郡主断然道:“他不是静心,他简直是死心。”
  “是啊,他因为未来的一切太确定,所以死心。”燕然公主若有所悟,眼神凝视着虚空,感叹道,“所以,不确定才是人生的主旋律,太确定了,人生就毫无意思可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