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五十四章 群芳茶会
梦岛最盛大的群芳茶会在麒麟院君兰亭开宴了。
  此时七八个丫鬟,从席案之间,面带微笑,穿梭往来。只见她们一人手托一个茶托,茶托上承着个小杯,轻移莲步,一面将茶托中的茶分送至各人席案之上,一面嫣然含笑说:“请用茶!”
  众人笑着接了茶,见茶杯小小,不足盈手,杯内之茶浅浅,不足一泯。各人之茶杯形状不一,或如荷叶形,或如莲花形,或如斗笠形,或为圆筒形,或为四方形。茶杯色泽也不尽相同,或为天青色,或为梨皮色,或为月白色,或为纯白色。虽然出自同一茶壶,因各人茶杯色泽不一,故杯中之茶汤色泽亦迥异。
  有人端起茶杯啜了一小口,但大部分人并不急于喝下,皆齐刷刷将目光投向东道主明玉。
  那明玉虽与燕然公主并肩同席,由于她要烹茶分茶,故而她前面另外摆设了一张大花梨木茶桌。桌上茶炉茶具茶杯及茶道六君子俱全,物品虽多,但相当清爽整洁。一个丫鬟跪于明玉下手边俟候火炉负责烧水。
  只见明玉右手执透明茶壶,左手轻拈右袖袖口,极为优雅地向面前的异形品茗杯中注茶,虽然仅是一小小之杯,每杯她都要似缓而极快地浅斟三下。注好茶后,单手用茶夹轻轻夹起杯沿,轻盈地放置于茶托之上。加水,烹煎,注茶,夹杯,所有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几乎没有一滴茶水外漏。明玉始终面带微笑,气定神闲。
  丫鬟们立即蹲下托起茶托,然后起身向各席分头送去。
  须臾,在场的每人面前都有了茶。
  明玉放下茶壶,一手分三指捏起小小茶杯,一手抬起向空中轻轻划了一圈,嫣然一笑道:“各位,请品茶。”
  众人纷纷端起茶杯,举至唇前,或一口喝干,或啜饮两口,或浅浅一泯。
  明玉见大家饮了茶,便笑问道:“味道如何?”
  众人自然一迭声说好。
  “你们品出什么味道来了?”明玉笑问道。
  众人听了,有的砸嘴回味,有的端起空杯闻吸,有说是花香味的,有说是药味的,有说是酒味的,有说什么味道也没有品出的,真是众口各异。
  明玉盈盈一笑道:“喝茶以品为主。各位饮而未品,故而不知其味。”
  “以品为主?”众人异口同声问道。
  明玉笑着解释道:“是的。酒是拿来醉的,茶是用来品的。酒用于展现男人的豪爽,而茶则适合展现女人的娴雅。所谓品茶,从字形上就能看出,三口为品。从茶道上来说,一口为喝,二口为饮,三口为品。”
  云楚郡主鼻子高而挺拔。只见她捏起茶杯,上下细瞧了一番,不解地问道:“这么小小的一杯,一口都不够,还要分三口?难道第一口就不能品出茶的味道来吗?”
  “也不是说第一口就不能品。”明玉笑道,“但这是茶道的一些规矩,就像做任何事情都有规矩一样。当然,这个规矩还是有道理。第一二口能使我们的口舌咽喉肚肠适应茶气茶香茶味。第三口再细细品味,就能品出异香。”
  “品味品味,细细品尝才有味道。”燕然公主举起品茗杯闻了闻,笑着点头赞同道,“一口就喝干,岂不成了猪八戒吃人参果。什么味道都没有品出,就下了肚,岂不是暴殄天物!”
  楚兮公主笑着比手划脚接口道:“如果咕咚咕咚俯首闷喝,岂不成了牛喝水?”
  一句话说的大家忍俊不禁,捧腹而笑。
  云楚郡主笑得前俯后仰,笑得头上的金钗都发颤,笑毕,转动双眸向左右顾视一周,伸手向个人面前划过,打趣问道:“谁是猪八戒?谁是牛喝水?”
  “这里既没有猪八戒,也没有牛喝水!”武媚郡主晃了晃脑袋,忍着笑向明玉央求道:“不过怎么正确品茶,还是先请明朱小姐为我们示范一下。”
  “好的。其实品茶也并不复杂。”明玉说着,右手出三指捏住品茗杯,其余两指作兰花状,举起茶杯向左右徐徐转动了半圈,然后举至樱唇边,鼻翼轻动,闻吸了两下,之后十分优雅地抬起另一只手,以袖掩口,轻轻啜饮了三口。示范毕,明玉轻轻放下品茗杯,双手置于案上,笑着解释道:“流水不能照影,静极方能生慧。禅修的是定功夫,茶道培养的是静功夫。所以说,禅茶一体。”
  众人听了皆啧啧称叹道:“看来明朱小姐已经做到禅茶一体了!”
  此时丫鬟们又给众人案上换了新杯。
  众人亦依样画葫芦,先端起茶杯闻吸,然后再掩口啜饮。顿时大厅中先发出一片鼻翼闻吸之声,然后又是一迭声饮茶之响。
  饮毕,有人说似兰花香,有人说似丁香花香,有人说似茉莉花香,有人说有苦涩之味,各说不一,不过比喝第一杯时详细多了。
  “品到苦味就入了茶道之门了。”明玉眉毛一扬,向说出苦味的方向莞尔一笑,然而徐徐解释道,“茶字的古原形是荼字。荼就是苦菜的意思。所以不苦不涩不为茶。至于品出其他味道,皆随各人心境之不同而各异。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心境之下喝同样的茶,品出的味道都有可能迥然不同。”
  云楚郡主不禁笑视明玉点头赞叹道:“真看不出明朱小姐竟然如此精于茶道。碰巧我们从楚国出发时,我哥文曲侯特意买了两斤上好的君山银针,七万个芽头才做成一斤茶。贵重无比。回头我叫我哥给明朱小姐送一斤来。”
  明玉正要开口婉辞。
  不防同席的燕然公主将手一摆,抢先说道:“说到茶叶,天下最知名的好茶还属我们梁国茶。我们梁国出名的茶有碧螺春,大红袍。比如说我们的明前茶,那要在清明前一天同一时间采摘。上午采的和下午采的还不一样,过大过小的都不要。一斤何止七万个芽头。饶是如此珍贵,宫廷之内堆了好十几箩筐,而且都是清明前上午采摘的。此次我王弟就带来一箩筐过来,专门送给明玉。”
  云楚郡主被这句话堵得声噎气阻,脸色霎时绯红,口内却无言可答,便端起空杯做饮茶状以掩饰心中的不快。众人听了,也乍舌摇头。
  “谢谢!你们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明玉微微一笑,向燕然公主和云楚郡主婉言辞谢道:“不过真的不必。我不过也就是偶尔泡一壶茶玩玩。哪里需要如此贵重的茶叶?”
  “那些茶叶再贵重,也不过是茶叶而已,哪里都买得到。梦岛乃天下首富之家,什么没有?还会缺那些茶叶。”楚兮公主瞟了一眼燕然公主,然后傲然扫了一圈全场,笑道,“我王兄亦素喜茶道,曾访求天下最著名的老瓷工,用白瓷混合蓝玉,打造了几套似玉非玉更胜玉的茶具。茶具上的字画亦是请天下最著名的画工专门绘制。那茶具烧制出炉之后,具有一种罕有的灵气。我觉得更适合明玉姐烹茶之用。”
  陈国武媚郡主鼻子里冷笑了一声,语带讥刺道:“适合又怎么样?就怕送的时候又挨一巴掌,到时候摔破摔碎了,就反为不美了。”
  这也是因为陈卫各为一国,否则一个郡主哪敢讥刺公主?楚兮公主粉面含怒,蹙眉嗔视着对方,见她眼睛大而妩媚,属于人见人爱的那种,一时之间无法发作,便嗔了一句:“你怎么说话的!”
  武媚郡主并未理睬楚兮公主,转头目视明玉,晃头晃脑道:“我哥武扬侯才比子建高一斗,貌比潘安胜三分。到时候让我哥写一篇美人烹茶赋,记录今天的群芳宴之盛事,岂不是一件震古烁今的佳话!”
  明玉向武媚郡主连连摆手道:“使不得。我明玉就是一个俗人,烹茶也就一件俗务,哪里需要惊动大才子写诗作赋的。”说着,又游目徐徐扫视了一圈众人,满面含笑道:“今天我烹茶款待各位,各位多品几杯茶,多赞个好,我就开心了。”
  “是的。既然是茶会,还是多品茶好。”凌雪见两公主两郡主横眉冷对,互不想让,忙起身打圆场道,“明玉姐为我们千辛万苦烹出如此好茶,冷了岂不可惜?”
  “是啊,还是品茶要紧。”几个商号大小姐皆同声附和道,“说起哥哥弟弟,咱们谁没有啊。但这里是女人茶会,咱们就暂时先把哥哥弟弟放下,好好品茶吧。”
  这些商号大小姐本来亦想在这里为各自的兄弟宣扬张本的,不过见那些公主郡主的傲人架势,一个个像骄傲的公鸡,俾倪群芳,不可一世。这种态势,谁敢招惹,便都三缄其口不提哥哥弟弟之事,否则无异于自取其辱。
  再说,明玉答应了,还会安排时间跟她们各自单独见面的,什么话,不可以留在单独见面时说啊。。。
  当然这些小姐不殚辛苦千里跋涉随团来梦岛,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极其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获得那些王子侯爷的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