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五十章 楚兮公主
当男宾们在悦乎厅将话题转到蒙匪事件时,楚兮公主向明玉凌雪使了个眼色,然后拉着她们悄悄地从大厅里溜了出去。
  那些男宾的注意力都被蒙匪呀变色虎呀所吸引,哪里顾得上女士们的行止去留。
  公主的嬷嬷侍女自然随后跟了出去。此时现场的女宾只剩下西门夫人等人,其他夫人唯西门夫人马首是瞻,见西门夫人不退,她们也不好退,只得继续在大厅呆坐静听下去。
  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在明玉的引导下,一路唧唧喳喳向雀舞苑方向逶迤行去。
  出了悦乎厅,行了不到三百步,凌雪突然止住脚步,向公主敛衽施礼,道:“公主,我今天酒喝多了,有些头昏脑晕,想回去早点安歇。请公主恩准。”
  楚兮公主闻声连忙回头,道:“怎么就回去?我还想和你多玩会儿呢。”
  “公主,雪儿实在是酒有些上头了。”凌雪不无歉意道,“明天我一定和你一起玩个痛快!”
  “好吧。”楚兮公主对于凌雪的去留她并不在意,毕竟两人交情尚浅,她在意的是明玉,便笑着携起明玉的手,道:“明玉姐,你可不准走。我初来乍到,你可得好好陪我几天。”
  “行行行!”明玉嫣然笑道,“放心!你在梦岛住几天,我就陪你几天。”
  楚兮公主拉起明玉的手,用手指头勾了勾,欣然笑道:“一言为定!你可不得翻悔哟!”
  “不翻悔!”明玉也勾了勾她的手指头,回头向凌雪道:“雪儿,你顺道去瞧瞧宋大哥。告诉他我这两天在麒麟院雀舞苑住,有什么事让翘眉向我通报。”
  “好的。我一定把你的话带到。”凌雪答应一声,转身自去了。
  “宋大哥?”楚兮公主皱了皱眉头,盯着明玉问道:“宋大哥是谁?”
  “是我一个朋友。”明玉坦然答道。
  “朋友?长得什么样子?”楚兮公主眉毛一扬道。
  “什么样子?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明玉笑道。
  两人一路说着,一路顺着鹅卵石铺就的甬道迈步随意而行。嬷嬷侍女宫女紧紧跟在后面。
  楚兮公主一面走,一面用力捏了一下明玉的手,悄声说道:“能让你这个眼高于顶的大美人如此牵挂之人,必定不是凡品,有机会一定要带给我见见。”
  明玉也捏了下她的手,扑哧一笑道:“公主别多心,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的朋友。”
  “好好好,我不多心。只怕有人会多心。”楚兮公主故意眉头一皱道。
  “谁呀?”明玉侧首问道。
  “你这是明知故问。实际上你心知肚明。”楚兮公主咯咯笑道。
  “啊呀,你敢打趣我。”明玉蹙眉嗔视着楚兮公主,说着,便伸手去咯吱她。唬得楚兮公主尖叫一声慌忙就跑,向后面的大花园而去。
  明玉从后面紧追不舍。楚兮公主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声向明玉告饶。
  两人就这样一路玩耍,一路打打闹闹,不知什么时候起又不闹了,两人斯斯文文一起坐在一副秋千架上荡来荡去。
  楚兮公主一边荡着秋千,双脚随着秋千的起伏摆动,自然地屈伸着,一边侧头向明玉说道:“像这样一起玩耍的日子多快乐!多希望能这快乐的日子能一直维持下去!”
  “那还不简单!”明玉也随着秋千的晃动而伸展着双腿,“你想在梦岛住多少时间就住多少时间。”
  “唉!岂能事事如人意!我只是这样说说而已。”楚兮公主忽然眼神一黯,长叹一口气道:“恐怕这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楚兮,你何出此言?”明玉愕然问道。
  此时秋千已经慢了下来,只是轻轻地小幅地晃悠。
  楚兮黯然神伤,双眸漾出泪光,缓缓说道:“再过半年,我就要被送去楚国和亲了。以后远隔千山万水,我们要再见上一面就千难万难了。”
  “和亲?”明玉虽然知道和亲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两个字从挚友嘴里说出,仍然令她诧异不已。
  “是的。像我们这样的皇室公主,和亲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使命。”楚兮说着,双眸几乎滴下珠泪。
  明玉伸手抚着楚兮公主的秀发,劝慰道:“假如你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去了。难道就不可以更改吗?”
  “父皇金口玉言,说出去的话岂能随便更改?”楚兮神色黯然,声音哽咽道,“再说,我是楚后的公主,去楚国和亲也是最合适的。”
  “你母后能让你去吗,她就不能劝止皇上?”明玉亦不免有些伤感。
  楚兮珠泪盈盈,仰天长叹道:“要是十年前,父皇对母后是言听计从,那时母后或许可以劝止父皇保护我。可如今,母后不是十年前的母后,父皇也不是十年前的父皇。她自身都难保,哪里还能顾及我?”
  明玉对楚兮的遭遇感同身受,抚摸着楚兮的头发,唏嘘感叹道:“唉,原来贵为皇后国母,竟然不能保护自己的女儿!”
  楚兮公主低头悲泣道:“这都是命,根本抗拒不了分毫!”声音哀怨伤感,珠泪盈盈不绝,泪下沾湿衣襟。
  明玉轻轻抚摸着她的背,此时竞难以用言语安慰。
  两人默然半晌,楚兮公主抬手用袖子擦去泪水,揉了揉眼睛,破啼为笑道,“好了!不要为我白操心啦。说说你自己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没有心上人,许了人家没有?”
  明玉推了楚兮一下,嗔道:“你自己的事情都如此复杂艰难,怎么还有心思为我瞎操心?”
  楚兮随着秋千的晃动,眼望着天空,若有所思地说道:“我这不单是为你操心,有一半也是为我自己操心哪。”
  “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明玉亦望着天空说道。
  “你这么冰雪聪明的人,这么简单的话怎么会听不明白了呢。”楚兮公主发出银铃清脆般的笑声,“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嫁入皇室,你我不就可以天天见面了吗。至少半年之内是可以的。”
  明玉心里有些不悦,淡淡地说道:“你又打趣我了,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我不是打趣,我说的是真心话。”楚兮公主转头望着明玉,笑嘻嘻道,“自打前年你来皇宫之后,我哥嘴里一直念叨着你,心里也一直放不下你。总说要去岛上探望你,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这次终于让他得了个机会,父皇派他来巡视东海郡并来梦到祝寿,他高兴得如同得了什么宝似的,忭舞雀跃,甚至做梦都笑醒来。我知道,他一颗红心全都扑在你身上。”
  “你跟我说这个干吗?”明玉听了这话,脸上顿时羞红了一片。
  楚兮公主伸手按着明玉的手,向明玉眨了眨眼道:“我是说四哥千里迢迢专程来梦岛看你,你是不是得回报人家一下,安排一个时间好好见他一见。”
  “以前我们都还小,什么都不懂。所以无法无天,懵懂乱玩。现在大家年纪都大了,岂能不避些嫌疑?我看还是不见了吧。”明玉低头道。
  “你好绝情啊,四哥听了你这话可要伤心难过的。”楚兮公主向明玉挤了挤眼睛,笑说。
  “你别告诉他就是了。”明玉笑着央求道。
  楚兮公主听了,咯咯大笑起来,一面笑,一面伸手指后面说:“你回头瞧瞧这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