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四十七章 王子驾到
宋奇吹了几支箫曲,吹出了一些闷气,心情舒畅了少许。
  突然一个大浪向岸边冲来,撞到乱石,击起一人多高的浪花,向四周飞溅。
  宋奇坐的石头离海面不远,有一抹浪花溅了他一头一脸的海水。
  他立起身来,退后几步,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水。
  忽然望见远处的海面上旌旗蔽空,数十条海船簇拥着一条高大的龙头画舫向梦岛方向遮天漫海破浪而来。
  曾听明玉说过,那艘停泊在桃花湾码头的龙头画舫,乃是专门用于接待各国王侯公卿的,轻易是不动用的。看来今天一定是有大人物来梦岛了。
  怪不得连日来梦岛到处红灯悬空,锦幔高张,彩带飘飞,连树上都装饰一新。
  其实七天前梦岛就布置得焕然一新,一片喜庆之色。宋奇因为被西门云排挤,弄得心烦意乱,所以视如未见,见了也未多想。。。
  此时此刻,百步湾码头热闹非凡,一片喜庆。
  明朱公身穿公爵冠服,在码头上恭候那艘龙头画舫的到来。梦岛高级人员如明朱安,西门柳,谈无畏,花猛,乐无甘,樊一瑙,毛勇,冯胆,西门云兄弟等人皆身穿盛装,侍立于明朱公身后。
  毛勇率所有的家丁,冯胆率所有的护卫以及水手环列两旁。仪仗队身着大红服装,各拿乐器,于旁边俟候,紧张地望着司仪西门柳,准备随时奏响美妙天乐。
  码头不远处一座精致的庭院建筑“闻涛院”,平时是用来候船的,此时也修葺一新,用于女眷休息之处。明玉云鬓高卷,头戴珠冠玉佩,身着华装丽服,宛如仙女下凡,于闻涛院中休息等候迎接女宾。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海面上的船队渐渐靠港。在前导引的海船,一进入港湾后迅速向边上靠去,把水路给后面的画舫让了出来。
  一艘龙头画舫破浪向码头上靠来,龙头画舫的后面还有一艘凤头画舫。
  龙头画舫的船头立着许多官员军兵,当中一人,状似王者,冠服轩冕,立于船头,既威严,又倜傥。
  凤头画舫上则清一色全部是花枝招展的女宾。
  这时只见西门柳将手向仪仗队一摆,各乐手见了,一齐举起手中乐器,登时,不论是吹的,拉的,弹的,打的,敲的,皆一齐鸣响,合奏出悦耳动听的欢迎曲。
  在那王者上岸与明朱公握手的一瞬间,只听轰的一声,一个礼炮向天响起。礼炮接连响了十九响,说明来者是一位王侯。
  按照梦岛的规矩,接待帝王,放九十五响礼炮,二十年来,九十五响礼炮总共响了两回,一回迎接卫皇,一回接待陈帝。接待王侯公伯,放十九响礼炮,几乎每年响一回。接待卿相,放十一响礼炮,差不多一年有四五回之多。
  “十四王子殿下于百忙之中拨冗提繁驾临敝岛,实乃敝人之幸。欢迎欢迎!”明朱公满面春风道。
  “明朱公宏德逸范,小王久已钦慕不已,只是一直无缘拜访。此次父皇命我巡视东海郡,我便借此机会来梦岛瞻仰拜会。”十四王子拉着明朱公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欣然笑道,“两年不见,明朱公依然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可钦可敬!”
  “多谢殿下记挂!老朽又添了岁月,身体难与从前相比。”明朱公谦逊了几句,亦眯着眼睛在十四王子周身上下瞧了级眼,不由赞道:“倒是殿下比两年前更加稳重大气。”
  “明朱公过奖了。小王也只是虚增了两年齿岁而已,其它方面并未有什么长进。此此拜访贵岛,还请明朱公多多指教。”十四王子含笑道。
  “殿下过谦了。”明朱公满面堆笑,将手一摆,道,“咱们去府里说话。请。”
  “你先请!”十四王子笑道。
  码头上不远的岸边,停候了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四匹皮毛雪白的高头大马,昂然立于马车之前,转着脖子,打着响鼻。明朱公与十四王子寒暄着说笑着,携手登上马车,向岛中的明朱公府粼粼驰去。
  后面随行人员一大堆,皆先后上了马车,随后而行。跟随十四王子而来的府兵,视品级之高低,或骑马或步行,在梦岛家丁的一一对应陪同下,向岛内逶迤而去。
  凤头画舫则于闻涛院的另一侧的码头徐徐靠岸。明玉率领梦岛的女眷,一个个妆梳一新,从闻涛院中鱼贯而出,步至码头边迎接画舫上的女眷。
  一位年龄十六七岁的少女,珠冠霞披,金枝玉叶,鼻子高挺,胸脯耸立,艳丽非凡,在数十名浓妆艳抹的宫女嬷嬷的簇拥搀扶之下,轻移莲步,下了画舫。
  “明玉见过公主!”明玉上前一步,敛衽施礼。后面的女眷亦随着躬身福礼。
  “平身!”公主一面向大家摆手示意,一面上前两步,拉住明玉,携起她的手,满面含笑道,“明玉姐,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楚兮或楚楚吧,这样更加亲切自然。”
  “恭敬不如从命!”明玉笑道,“私下里我们怎么称呼都可以。公开场合我还得称你公主,否则给我爹听到,又得责备我不懂礼数。”
  “行。”楚兮公主一双明眸在明玉周身上下游视了一番,笑道,“两年不见,明玉姐越发美丽动人了!”
  “彼此彼此!”明玉笑道,“时间对大家都是平等的。两年不见,公主也更加端庄大方,宛如天人!”
  说着明玉把身后的梦岛女眷一一介绍给公主,如西门夫人,谈夫人,乐夫人,樊夫人,等等,公主亦一一含笑见礼。
  “这是我妹子凌雪。”明玉拉着凌雪的手,向公主介绍道。
  此时凌雪穿一身鹅黄色长裙,云发高卷,头上珠围翠绕,样貌娇美,楚兮公主一见,心中欢喜,一面凝视着凌雪,一面笑问明玉道:“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子?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雪儿是我姨妈之女,一直住在黄龙岭,来岛上也才一两个月。所以以前没有向你提起。”
  “哦,原来如此!”楚兮公主一面拉着凌雪的手,一面回头向明玉笑道,“没想到你妹子也是如此漂亮。看来仙女都喜欢地灵人秀的梦岛,都到你家下凡了!”
  “公主过奖了!”凌雪向楚兮公主福了一福,浅浅一笑道,“我样貌粗陋,哪能跟明玉姐相提并论。更不敢与公主比拟。”
  “雪儿妹妹过谦了。”楚兮公主忽然不知从哪里来了灵感,眼睫一闪,徐徐扫视了现场的众女眷一圈,遂大发宏论道:“美丽又不是我们的过错,何必谦虚推让呢。大自然把美丽赋予我们身上,我们就要将这美丽绽放放到极致,方不负大自然的厚爱。明玉姐你说是不是?”
  众女眷宫女嬷嬷皆点头称是。
  “公主说得极是!”明玉嫣然一笑,随后伸手向停在闻涛院边上的马车指了指道:“这里风大,我们还是去府里说话吧。”
  “好。我们这次要聊个够。”楚兮公主提了提裙子,欣然向马车移步而去。
  明玉扶着楚兮公主上了头一辆马车,众女眷也分别上了大小不等的马车,向梦岛中央的明朱公府摇摇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