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三十八章 坠入深渊
如果时间可以拨动的话,那就向前拨动五百年。
  大明朝,南京城,有一户经商人家,男主人姓沈名万章。
  沈万章走南闯北,在外跑生意。由于他聪明勤快,诚实守信,生意越做越大,从最初的小本买卖,发达到动辄一笔买卖上万两,财源也越来越广,从最初的脚步不出南京城,扩大到足迹遍布三江五湖大江南北。
  没有几年沈万章就白手起家,揽聚了数万两银子的家财,虽算不上巨富,但也是家资丰饶,应有尽有,富贵无双。
  在沈万章小有资产时,娶了楚人之女西廉氏。此女貌虽娇小,心比天高,贪财好货,争权夺利,口如钢刀,心若蛇羯,对仆妇颐指气使,对公婆疾言厉色,唯有对生财有道的丈夫尚存一丝敬畏,倒也不敢任意胡来。
  有一次,沈万章手下的掌柜与盗贼里应外合,狼狈为奸,在半路上劫道,把沈万章的一批价值数万两的货物尽行夺去。沈万章本人为了护货也身被数刀,还被贼人呼喊追赶,一路逃到江边跳水钻入江底才免于一死。
  他侥幸拖得半条性命回家,求医问药,多方医治,终于保住一条性命。然刀伤导致腿脚行走不便,所以有两年在家休养,没去经商。家庭经济失去来源,只剩一些店铺租金的收入,顿有坐吃山空之感,加上被贼人夺去的价值数万两的货财,家产比丰年少去一半有余。
  虽然如此,沈家仍然是衣食无忧,一无所缺,仍不失为富豪之家。
  但西廉氏常常责怪沈万章做事不谨慎,好像他是有意丢了这数万两的产业似的;在他卧病在床期间,常常给他摆脸色,好像就是他的病拖累了这个家似的;在他伤好了但是因腿脚不便没有出外经商的日子里,又极尽挖苦嘲讽,骂他现在是一个一无用处的人,好像是靠她吃软饭似的。
  "这些家产都是我挣的,虽然损失了一半,但是还有一半,过日子尽是足够了!”沈万章争辩道,但是已没有什么气势。
  “前面挣的这些家产也有我的一半。你的那一半已经损失了,你有本事再把你那一半挣回来!”西廉氏蛮横地哼了一声,气势十分嚣张。
  面对这么胡搅蛮缠蛮不讲理的悍妻,沈万章甚是无语,遂仰天长叹一声道:“看来对于男人来说,只有不断地挣钱,才能齐家。”
  等腿脚稍微好一点后,沈万章决定东山再起,于是跟西廉氏商量道:”我想再进一批货出去卖,免得你说我现在坐吃山空,不能挣钱”。
  ”你去好了!”西廉氏淡淡地回了一句。
  "进货需要本钱,多则万两,少则二千两,我有两年没有出去了,行情有些生疏,先进二千两的货吧。你先拿二千两给我吧。”沈万章赔着笑脸说。
  西廉氏脸上顿时结起厚厚一层冰,语气冷冷地说:“还要本钱啊?要本钱就别做!”
  沈万章急道:“世上哪有不要本钱的生意?”
  "你不是很厉害吗,说什么白手起家,赚了万贯家财!要本钱还算什么厉害!"西廉氏把嘴一撇,冷嘲热讽道。
  “行情不一样了,现在生意比以前难做!起点也不一样了,现在家里不缺钱,难道还要像以前一样去白手奋斗吗,那要奋斗多少时间?”沈万章愤然道,说着,声音明显有些激动。
  西廉氏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答话,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沈万章急了,追上前去怒视西廉氏道:"钱放在你手里保管,就长了肉,不愿意拿出来是吧?”
  “你什么时候放了钱在我这里?”西廉氏也怒目相向,那眼光似乎要把沈万章吃了,高声道:“告诉你,以前的钱是老娘积起来的,不是老娘积起来,早就被你亏光了!这些钱是老娘养老的费用和女儿出嫁的嫁妆。你一个子都休想动!”
  沈万章怒从心头起,大声吼道:“你到底拿不拿?”
  “不拿!”西廉氏比他吼得更响道。
  沈万章气极,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狠狠地说:”你再这样我要休了你!”…
  “你敢!”西廉氏毫不退让,也一个耳光甩了回来。
  夫妻两人为此冷战了一个多月,谁也不理谁,形同陌路。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西廉氏约了沈万章到紫金山谈话。
  西廉氏带着哀怨责备的语气说:“相公,夫妻间没有隔夜的仇。可现在你有一个月没有同我说话,也不同床,做得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沈万章默然点头,徐徐说道:“对不起,我做得是有些不对。但我是有苦衷的,希望你谅解。”
  “我能理解,男人以事业为重。”西廉显得很是大方,坦然认错道,“
  我自己经过冷静思考,发现自己可能也有错,不应该对你的事业横加拦阻。当然你的脾气也过于暴躁了。我们两个人都需要改正,以后好好过日子。。。”
  沈万章听了甚是感动,以为西廉氏一心向好,盼望多年的家庭和睦有望,便满心欢喜道:“是啊,以后我们一起改正,和和气气过日子。我现在一大把年纪了,事业不事业其实也无所谓。只有家庭和睦,身体健康,一切都够了。”
  “如果能这样,那就是妾身之福。”西廉氏怡然笑道。
  两人和好如初,有说有笑,携手在山顶一路游玩。
  当他们驻足悬崖边观看山对面美景时,沈万章心里还在合计以后的日子如何好好过的时候,西廉氏趁他一个不留神,猛然一下死劲地将他向悬崖下推了出去。
  沈万章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挣扎,便被无情地推下了悬崖,向无底深渊沉沉坠落。
  等他反应过来,回头绝望地向山顶回望时,还能透过纷纷下坠的乱石空隙望到西廉氏那张横眉怒目狰狞可怖的脸。
  此时他也无从反应,无从挣扎。只能仰首举目望着越来越遥远的天空。
  他的身体不断划过悬崖边的岩石,树枝,藤蔓,向深渊呼啸跌去。
  一切都结束了,夫妻间的争吵,幻想中美好的日子,东山再起的梦想,一对女儿的可爱面容,一切的一切,都七零八落,在他向深渊坠落的时候,纷纷如烟如梦一般迅速从他身边向空无之中寂然消散殆尽。。。
  在他的肉体坠入深渊之前,他的心早已跌进冰冷的地狱,而灵魂早已被黑暗炼狱魔鬼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