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三十一章 对话蒙匪
蒙匪如愿以偿,获得了一条送他去大陆的船。
  他押着宋奇,手中的剑始终抵着宋奇的脖子,三步一挪,五步一移,不时地张惶回顾,确定身后二十步范围内没有人影,便快速把宋奇推上了船。一登上船,便喝令负责摇橹的水手将宋奇五花大绑。然后又舱里舱外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只有一个水手,方放下心来。命水手速向对岸摇船而去。
  明玉凌雪带着毛勇等十数名家丁,紧张地登上了另外一条船,一路尾随而行。
  从梦岛至最近的大陆都有一个时辰的船程。蒙匪在船舱中闷坐无聊,便与被五花大绑的宋奇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起来。
  “起先我还以为抓了个没用的人,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值钱的。你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蒙匪不无庆幸地说道。
  宋奇仰靠着船舱,这样的姿势虽然不怎么舒服,但是在这个匪徒的手里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经很不错了。他向蒙匪微微一笑道:“明朱公宅心仁厚,爱岛民如子,你抓了岛上任何人做人质,他都会这么做的。”
  “我不是说明朱公。”蒙匪咂了咂嘴巴,不无艳羡地说道,“我是说你在那两个大美女的眼里很值钱,看样子她们两个都很在乎你的生死安危。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
  宋奇回想到刚才凌雪和明玉对他陷于危险所表现出来的关切急迫之情,心里感动得直欲落泪,不过此时在蒙匪面前不好表现出来。便转头目视舱外的海面,幽幽然叹了口气,扯开话题道:“蒙面大哥,你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越过几十里宽的大海,潜入梦岛明朱公府,到底所为何来?”
  “这个你还不知道吗?看来你是刚来的。”蒙匪嘲笑了一句,手向空中一扬,道,“天下经商之人都知道,明朱公有一本天书,任何人只要拿到这本天书,便可瞬间发达一夜暴富。”
  “这么说,你是来偷天书的?”宋奇凝视着蒙匪那蒙在脸上的布,眼光似乎想穿透进去看清后者的表情,“你也想一夜暴富?”
  “我是来偷天书的,可并不是为我自己。”蒙匪抓了抓头,嘿嘿一笑道。
  宋奇不由得好奇地追问道:“那你是为谁?如此卖命?”
  蒙匪从布后面瞪了宋奇一眼,“小子!不要太好奇!否则会要了你自己的命!”
  隔着那块布,都能感到他眼中的寒气,宋奇不禁一哆嗦,便讪讪一笑,转头去望着海面,掩饰自己的不安。
  此时惟闻欸乃浆声和船体哗哗劈浪之声。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也是一个大商人,一个梦想着超越明朱公成为天下首富的人。”蒙匪转头望着夜色中的海面,语气幽幽道,“明朱公做了二十多年的首富,也该让让位了。”
  “原来如此!”宋奇自言自语道:“要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为蒙面大哥可惜啊!”
  “为我可惜?为我可惜什么?”蒙匪哼了一声道。
  宋奇目视蒙匪,正颜厉色道:“那人有远大的理想,这本来没错,但是他的手段却如此卑鄙下作!可以想见他的品德一定低下,为人一定不好!蒙面大哥为这样的人卖命实在不值得。我看大哥身手不凡,假如能走上正道,跟着正确的人,将来的成就定然不小!”
  “品德?为人?这些东西能当饭吃吗?”蒙匪吃吃冷笑道:“你说的道理我岂能不知道?但是当今天下小人当道,君子退隐,坏人长寿,好人短命。按照你说的去做,我早已饿死在沟壑!”
  宋奇叹息一声道:“蒙面大哥一定是受过什么打击吧,你的看法太偏激了。自古邪不胜正!这世界还是好人多吧。”
  蒙匪仰天长叹道:“好人多有什么用?一万个好人抵不过一个坏人。费充是公认的坏人吧,相国之位上稳稳当当坐了二十年。金国安大将军算是好人吧,被满门抄斩,冤沉大海十几年无人过问!”
  “蒙面大哥能这么说,证明你还良心未泯。”宋奇盯着蒙匪,淳淳善诱道,“你能辨清何为坏人,何为好人。只是你觉得做坏人比做好人的好处多。这一点我要告诉,坏人最终都会得到报应,只是或迟或速而已。这是宇宙的真理!随着报应的降临,坏人所得的所有好处最终都会归于乌有!”
  蒙匪慢慢地垂下头,沉吟半晌,方抬起头,语气坚定地说:“你就算是说得天花乱坠,也甭想说服我。就算你能说服我,你能说服我背后的人吗?你能让他放弃做首富的梦想吗,他为此苦心孤诣谋划了十几年!”
  宋奇听了此话,不免有些感慨道:“是啊,首富的诱惑力极大,谁不想成为天下首富啊?只是那也应该要靠正当手段吧?”
  “正当手段,什么是正当手段?”蒙匪瞪着宋奇,强词夺理道,“只有成功了,一切手段皆是正当的!”
  宋奇并不想与蒙匪讨论此事。他转头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海面,此时东方已微微发白,海岸线也渐渐在望。
  宋奇蓦然回想起那天参观万九号大海船眼见一个人影像鬼魅一样一晃便消失的情景,一直满心狐疑,只是不便对人提起。
  “你在岛上潜伏了多久?”宋奇突然抬头望着蒙匪问道。
  蒙匪被问得一愣:“你问这个干嘛?”
  宋奇盯着蒙匪脸上那块布,似乎要看清布后面的表情,道:“你潜伏期间是不是藏身在一艘大海船里面?”
  “小子,你要想活命,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的好!”蒙匪呵斥道。
  这时船已离岸不远,那蒙匪一剑挑断宋奇身上的绑绳,然后转身飘然一跃,在船还没有靠岸时,已跳至岸上,三纵两跳就消失在濛濛晨曦之中。。。
  明玉凌雪两人几乎同时从甫抵岸边的船上跳了下来,又三步两步跳上宋奇所乘坐的船。
  此时宋奇正靠在船舱,不停地抖落身上的绑绳。被蒙匪胁持了一夜,又被绳子捆绑了几个时辰,他周身麻木酸疼,难以直立起来。
  凌雪帮宋奇把身上的绳子扯掉,一面抬手抚摸着宋奇脖子上的血印,一面含泪自责道:“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到如此惊吓折磨!”
  宋奇见到两人皆面色憔悴,又为他担了一夜的心,便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让你们担心啦!你看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这些算不了什么。”
  明玉用含泪欲滴的目光在宋奇周身上下检查了一通,见宋奇完好无损,方放下心来。
  “我们上岸休息一下吧。”凌雪说着,与明玉一左一右,把宋奇从位置上搀了起来,一步一步慢慢地扶上了岸。
  毛勇意欲带人去追拿蒙匪。明玉向他摆手制止,淡淡地说道:“既然答应了放过他,还是让他去吧!”
  毛勇等人无奈,只得各自散开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