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二十九章 蒙匪夜袭
众人正在侧耳倾听明朱公讲解生意经,忽然发现凌雪的椅子空空如也,人已不知去向,不知是何时离开的。
  “我也有些乏了。”这时明朱公也有些担心凌雪,便起身离座,叮嘱明玉道:“你们去看看雪儿吧,”
  西门柳花猛等人见状,便知趣地起身告退。
  西门云不知到该去该留,踌躇了半晌,拿眼睛瞟了明玉两眼,见明玉没有理睬他,心里大为失落,便悒悒不乐地慢慢地离去了。
  宋奇和明玉亦起身目送明朱安服侍明朱公进入里屋,然后两人及翘眉分头出去找凌雪。。。
  在离福临院三百米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河上有座跨河廊桥,叫闻香长廊。在月光的沐浴下,只见疏影斜横,但闻鸟语溪声,犹如梦境。
  此时凌雪反身伏坐在廊桥栏杆上,不住地唉声叹气“唉。。。唉。。。唉。。。”
  宋奇还没到桥头就听见凌雪的叹息声,便和着她的声音唉了一声。凌雪听见,唬了一跳,遽然反过身来,见宋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她身后不远处,便嗔道:“你唉什么呢,吓我一跳!”
  宋奇上了桥,至她身旁坐下,数落道:"我才唉了一声,你就说吓你一跳!你已经唉了十八声!你说你有多吓人!”
  凌雪露齿一笑,茫然问道:“有那么多吗?”
  “有。”宋奇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唉声叹气的!”
  "想我爹惨死敌人之手,身首异处,大仇未报,九泉之下不能瞑目。我现在寄人篱下,何日才能为我爹报仇雪恨?”凌雪凄然道,说着,泪水顺着脸上潸然而下…。
  宋奇听了,亦不免有些伤感,便挪近几步,轻拍着她的肩膀,婉言相慰道:”雪儿,师父的仇一定要报,不过也不在一时,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想起来不免伤心难过!”凌雪抽泣道,顿了顿,又楚楚可怜的说:“可是在这岛上,就算等上一百年也报不了仇!”
  “你说的不无道理。”宋奇叹了口气,望着凌雪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凌雪低头想了想,道:“我想过几天就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去?”宋奇闻言愕然,忙问道,“那你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凌雪说着,不由得又长吁短叹起来。。。
  两人沉默不语,半晌鸦雀不闻,只听得水中蛙声呱呱,叫得这中秋月夜更加寂静。
  凌雪茫然出神,呆呆地望着水中的月亮出神,忽然若有所得,望着宋奇说:”我想去安海关找金叔叔。"
  宋奇想了想,觉得去找金将军倒不愧为一个好主意,道:“你爹是金叔叔叫去的,是因他而死的,他应该对你负起责任!”
  凌雪的手不经意地弄着衣角,轻声问道:“你会跟我一起去吗?”
  “去,一起去,我们生死在一起!”宋奇不假思索的说。
  凌雪听了,大喜过望,凑近了,眼睛热烈地盯着宋奇的眼睛,轻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宋奇笑道。
  凌雪破涕为笑,脸上浮起如花笑靥。过了半晌,又追问道:“那你舍得明玉姐吗?”
  “这。。。”宋奇被问得怔住了。自从第一眼见到明玉,至今已经四个多月了,来到岛上日夕相处也快半个月光景了。一提到明玉,宋奇的脑海里立时浮现起一个长长的头发,盈盈的笑脸,动人的身形,就像天使一样的美丽身影。。。
  凌雪见他低头不说话,顿时若有所失,便鼻子里哼了一声,讥笑道:“看来你是不舍得了!”
  宋奇见凌雪有些生气了,便讪笑道:“我答应跟你一起走,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这还不行吗?至于舍得还是不舍得又有什么关系?”
  ”舍得你就跟我走,不舍得你就留在这里,让我一个人去!”凌雪一面气呼呼地说,一面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你一个人去?那怎么可以?我答应师父要照顾你的!”宋奇急忙道。
  凌霄轻轻回眸,盯着宋奇的眼睛,质问道:“既然答应了,为何又不舍得?”
  宋奇无言以对,只好叹口气,转过头去。
  忽然瞥见远处墙角边人影一闪,一晃就不见了,他擦了擦眼睛,再仔细瞧,什么都没有,只见一颗树木在那里轻轻摇摆。或许是风吹树动,看花了眼吧。
  "怪不得找不到人,原来你在这里!”忽然从桥头传来明玉的笑声。
  明玉声到人到,三步两步上了廊桥,嘲笑两人道:“你两人卿卿我我,谁不舍得谁呀?”
  宋奇见明玉来了,连忙起身招呼,让坐。
  凌雪脸一下飞红了脸,还好是藏身在月光影下,不易发觉,慌忙起身掩饰道:”我想过两天离开这里,可是心里又不舍得明玉姐!”
  明玉携起凌雪的手,双眸中含着笑意,柔声说道:”为什么要离开呢?既不舍得,就不要离开啦。咱们姐妹天天在一起,高高兴兴,快快乐乐,多好呀。”
  ”我要去找杀父仇人报仇!”凌雪低头轻声说道,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你一个小女子如何报仇?还是等你大一点再说吧!"明玉笑了一笑,用手指勾了勾她的鼻子。
  凌雪双眸中漾出泪光,语带哀伤道:“大仇未报,我爹死不瞑目,我也食不甘味,寝不安枕!”
  “可是,你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你要去的话,我爹也不会同意的,否则他如何对得住你爹在天之灵?”明玉劝止道。
  “我不是小孩子,过年就十六岁了!”凌雪急忙分辨道,“而且宋大哥也答应跟我一起去的!”
  明玉回头瞥了一眼宋奇,见宋奇默然点头,便笑向凌雪说:“他去有什么用?他又不会武功,还得靠你保护呢!他去能帮什么忙?他去只能帮倒忙!”
  凌雪听了,瞅瞅明玉,又瞅瞅宋奇,欲言又止,不知所措。
  明玉抬手轻轻抚摸着凌雪的秀发,耐心劝慰道:"报仇不在一时。我觉得你还是过一两年再去。这一两年内,我们两个一起教宋大哥练武,待他会武功了,那时跟你一起去才能帮上忙。你看如何?”
  凌雪心有不甘,却又无言反驳,便紧抿着嘴角,垂头无语。
  这时,忽然从前面屋内传来一阵惊呼声“抓贼啊!”随即传来一阵刀剑碰击打斗之声。听其方向,声音乃从明朱公所住的含章院里传出。
  明玉听到打斗之声,脸色一变,说声“不好!”急忙起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宋奇一惊,也跟着跑了过去。一面跑,一面怪自己太粗心大意了,所谓的贼一定是刚才那个从他眼前晃过去的影子。凌雪随后追来。
  三人刚转入含章院,这时花猛带着众多家丁护卫闻声从门外冲了进来。院子中间有两个人正在打斗,月光下两个人影晃动,两道寒光闪烁,令人眼花缭乱。隐约看见其中一个是黑衣蒙面匪贼,另一个则貌似梦岛护卫长冯胆。
  忽然围观的人眼睛一花,其中一个不知什么时候蹿上了屋顶,须臾后面那人宛若一条黑色游龙,紧随着上了屋顶,两人又接着在屋顶上乒乒乓乓打起来。
  两人步态轻盈,身手敏捷。众人不由得一阵喝彩。宋奇亦站在院子中间仰首向上观瞧。
  明玉慌慌张张冲入大厅,见明朱安搀扶着明朱公正从里间安然而出。便定了定慌乱的心神,三步两步过去拉住她爹的手,急切地问道:“爹,你没事吧?”
  “别担心,我没事。”明朱公拍拍明玉的手臂,若无其事地笑道,“你看我不是毫发无损吗。多少大风大浪你爹我都经历过,这几个毛贼能耐我何?”
  “大风大浪从明里而来,这些毛贼从暗处而至。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明玉掠了掠胸前的乱发,眼睛望着门外,目光幽幽,忧心忡忡道,“梦岛防卫如此严密,这贼人居然能无声无息上了岛,进入院厅,想起来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明朱安回想到刚才的情景,心里后怕,从旁插口道:“是啊,小姐说得对。看来岛上的防卫还得大大加强啊!”
  这时花猛亦手握长剑,脚尖轻轻一点地,便跃上了屋顶。
  蒙匪右手挥舞着刀,左手向花猛一甩,只听嗖的一声,一道寒光像闪电一样照花猛面门而来。花猛并未躲闪,而是迎着寒光而去,于半途中用剑一挥,只听“叮”的一声,将暗器打落在屋顶,随后,哗啦一声滚了下来。
  那蒙匪见暗器被打落,想发第二个,但已经来不及,花猛已经飘然而至,长剑闪着寒光,直奔蒙面人的面门而去。
  蒙匪与冯胆刚好战成平手,再添上武功更高的花猛,哪里招架得住,急忙虚晃一招从屋后面跳了下去,落荒而逃,消失在月色之中。
  花猛和冯胆见蒙匪意欲逃走,也跟着从后面跳了下去,穷追不舍。众家丁见蒙匪下了屋顶,便从大厅左右两侧的过道绕着追了过去。
  宋奇仰得脖子都酸了,这时他也跟着家丁向后面追去。他心想,前面见到蒙匪的影子而没有及时提醒明玉,他是有责任的,此时抓蒙匪他务必尽力帮忙,以将功赎罪,否则他将内疚一辈子。
  凌雪弯腰从地上捡起那从屋顶滚下来的暗器,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定睛一瞧,原来是一支锋利无比的飞镖,闪着幽幽绿光。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将飞镖随手掷于地上,急急忙忙向宋奇背影消失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