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二十七章 酒后胡言
现场的尴尬气氛一下子扭转了过来。厅中充满了一片愉悦友好之气。
  西门云也按捺住心中的不快,强作笑脸,虚与周旋,不停地与这个碰杯,向那个敬酒,甚至向翘眉也敬了两杯,但是他那份好心情已经被后者那句话冲散到九霄云外去了,再也回不来了。无论他怎么样掩饰,眉宇间一丝忧郁永远挥之不去。
  倒是西门雨如鱼得水,异常活跃,似乎他成了此次酒席的主角。与众人皆交谈甚欢,酒也喝得甚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时只见西门雨端起一杯酒,向宋奇遥举一下,徐徐说道:“我爹说,明年派我去梁国分号做事。听说宋兄是梁国人。以后我们就算半个老乡了,还要请宋兄多多关照了。不知宋兄的家乡在梁国哪州哪府呀?”
  宋奇一手举杯,一手向西门雨挑起大拇指赞道:“老乡好!西门兄这么年轻就能主持一个分号,独挡一面,实在年轻有为。佩服佩服!”他听说西门雨要去梁国,便来了兴趣,笑道:“我家乡在钱塘州。你去了梁国一定要去钱塘州玩,那里的山水非常秀美,可以说独步天下。”
  两人大笑着一仰而尽。
  西门雨乜斜着醉眼望着宋奇纠正道:“我去了梁国一定去钱塘玩。不过钱塘是个府,不是州。哈哈,宋兄你是不是喝多了,连自己的家乡是州是府都说错了。”
  “不多不多!”宋奇又一口喝下一杯酒,眼睛死死地盯着西门雨,坚称道:“钱塘就是个州。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杭州呢。”此时宋奇也喝得有点多了,舌头有点大。
  “杭州?”西门雨听了,摇了摇头,张着疑惑的眼神,望望这个又瞧瞧那个,嘟嘟哝哝道,“梁国有十州三十府,没听说有个州府叫杭州的呀。”
  宋奇一面用手指敲着桌子,一面盯着西门雨极力分辨道:“我自己的家乡,我难道不比你清楚?现在是叫钱塘州,以后会改名叫杭州。”
  “以后?”西门雨疑惑地瞅了宋奇半天,见宋奇倦眼乜斜,像是喝醉了,便没有深究,也用手指敲着桌子,笑着向宋奇订正道:“不管以后叫什么,但现在钱塘只是个府,不是州!”
  宋奇从眼缝里射出一道幽幽目光,盯着西门雨,拍着桌子坚称道:“不管是钱塘州还是钱塘府,以后总归是要改叫杭州的!”
  西门云自始至终浅斟低饮,独自喝闷酒。虽然也喝了很多,但是酒气并没有上脸,脸色反而越喝越白。在宋奇与西门雨的对话时,他冷眼旁观,冷耳旁听,听了半天,他也没弄清楚他俩到底在争论些什么。也没有从谈话中听出宋奇是什么来头。
  凌雪一听到宋奇嘴里蹦出杭州,就知道宋奇在说胡话了,便隔案向明玉直吐舌,晃头笑道:“宋大哥一喝多就开始说胡话了!什么’杭州’’啊’以后’啊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都说出来了!”
  明玉听到宋奇嘴里说出“杭州”又说出“以后”,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双眸中漾起一丝疑云,不过她也没有言明,只是双眸一凝,以幽然而深邃地眼神望了宋奇半晌,然后向凌雪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看来他是喝醉了。”
  宋奇听明玉凌雪两人都说他喝醉了,便胀得满脸通红,脖子滚粗,眼睛想极力睁大,但最后还是咪了一点缝,瞟了一眼凌雪,又瞅了一眼明玉,傻傻地一笑,晃头否认道:“我没醉!这么一点酒就能灌醉我?不可能!”不过口舌已经不怎么清楚了。说着又举起酒杯,仰面朝天而饮,不过这是一个空杯,酒杯已经没酒了。
  “宋兄,还能再来一壶否?”西门雨也喝得醉醺醺的,不过此时谁也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不承认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讨酒喝。
  宋奇听到再来一壶,心里高兴,抬手一拍桌子,不过此时他的抬手的动作相当缓慢,拍下去的动作更慢,舌头打结,口齿不清道:“再来!李白斗酒诗百篇,我宋奇喝一斗不会醉!”
  “别来了!”明玉连忙起身,向宋奇和西门雨两人摆手阻止道,“再喝就连东西南北也找不到了!”
  宋奇醉态朦胧地望着明玉,目光游移不定,忽然傻傻地一笑道:“菲儿,你也。。。”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啪地一声,他手中的酒杯掉于地上,人也重重地趴在案几上,挤得案几边沿的几个碗盘哗楞楞掉在地上,菜肴撒了一地。
  前一刻东席这边宋奇刚趴下,后一刻南席那边西门雨张口便把今晚所吃的喝的全部喷了出来,然后身子慢慢地瘫倒在地上。
  大厅的地上撒满了剩菜和呕吐之物,一片狼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心难闻的酒臭之气。
  凌雪见状,吐了吐舌,她起身走到宋奇身旁,摇了摇他的肩膀,见他已经呼呼大睡,便回头向明玉道:“明玉姐,宋大哥醉了。咱们回去吧。”
  明玉也走上去,见宋奇已经烂醉如泥,便摇了摇头,掩鼻叹息道:“看来我们几个得把他架回去了。”
  西门云连忙上来伸手阻止明玉:“那怎么行?架人的粗活还是让我们男人来干吧。”
  明玉眉毛一扬,向西门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你还是留在这里照顾西门雨吧。你看他也醉得不轻呢。宋大哥还好些,毕竟还没有吐出来。”
  “万一在半路上吐出来怎么办?”西门云眉头一拧,忧心忡忡道,“那时把你们几个鲜花一样的美女弄得一身酒臭之气,那岂不是暴殄天物吗!”
  明玉扑哧一笑道:“不要说得那么夸张。再说现在哪里能讲究这么许多。别婆婆妈妈的了,你赶紧去收拾西门雨吧。我们走了。”
  说毕,明玉与凌雪从桌子上扶起烂醉如泥的宋奇,一左一右架在肩上,一步一挪,出了西门别院,在西门云惊讶而又不甘的眼神注视下,消失在朦胧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