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二十三章 舱底魅影
宋奇望着对面的黄龙岭,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便转头向明玉问道:“我记得在我师父的葬礼上,有几个人跪在棺木前哭喊师父。他们也是我师父的徒弟吗?”
  “是的。”明玉把视线从黄龙岭收回,瞟了宋奇一眼,徐徐答道:“凌叔叔在梦岛当了十多年总教头,五年前才退隐至龙尾山。凌叔叔给大部分人都教过武功,因此岛上大部分家丁护卫水手,都可以说是凌叔叔的徒弟。但凌叔叔收弟子非常谨慎,须经过严格的考验,而且每年才收一个,所以真正算得上入室弟子的不到十五个。比如,现任总教头花猛,副教头毛勇,护卫长冯胆等等。你能够为凌叔叔收为徒弟,说明你资质很高。”
  “哪里!”宋奇如有所悟,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
  明玉眼眸漾出一股泪光,目光幽幽,凝视着海面,叹了口气道:“连我的武功也是凌叔叔教的。”
  ”你也会武功?”宋奇脱口而出,不过刚出口就后悔,但是出口之言已经收不回来,只能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傻傻地一笑。
  “是啊。”明玉并不介意。
  “这么说来,我们算是师兄妹了!”宋奇道。
  明玉把头发向脑后一掠,嫣然笑道:“不过我的武功太烂,难以登堂入室。所以算不上凌叔叔的弟子。”顿了顿,见宋奇低头不响,又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宋奇心中还有很多疑团,比如明朱公究竟有没有天书,比如明凌两家的关系,比如明玉和夏菲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等等,不过此时他新来乍至,与明玉交情还浅,也不便深问,便笑了一笑,摇头道:“没了。”
  明玉侧过脸来,明眸轻转,望着宋奇,盈盈一笑,道:“等你想起什么,只管问我,我是有问必答。”
  “好的。”宋奇笑着很爽快地答应了。
  次日,凌雪仍然卧床不起,病病歪歪,恹恹欲睡。叫医生来把脉诊视了一遍,却说并无大碍,只需多多休养几天就可。
  明玉安慰嘱咐了凌雪几句,便依昨日之言带着宋奇等人去东南码头参观大海船。
  梦岛有两个码头,一个在岛的西北,一个在东南。西北码头叫百步湾码头,靠大陆近,主要用于停泊人员出行的小海船。东南码头则主要停泊运输货物的大海船。
  行尽梦岛中央绿荫大道,绕过梦玉山脚,再前行三里半路,便到了东南码头。
  刚进入码头区,就见前面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牌坊,上书五个大字“桃花湾码头”。
  桃花湾码头比百步湾码头大多了,气势多了。
  码头外一里的海面上有两座小岛相对拱卫,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港湾。每隔一百米修了一条长约百米的石砌大堤,笔直的伸向大海,形成了一个个泊位,停泊着一艘艘大海船。一溜望去,总有二十几艘大船。
  最大的海船长约百米,船舷高约十米,桅杆高耸如云。最小的也有三十几米长。
  宋奇吐了吐舌头,他没有想到一千多年前就有这么大的海船。
  明玉好像知道宋奇的心思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要么上船去瞧瞧。”
  宋奇点了点头,便跟在明玉身后上了船。
  大海船是明朱商号的重大机密,平常闲杂人员是不得擅入的。不过此时明朱大小姐亲自带领,谁也不敢拦阻。再说明玉是轻易不会来此处的,现在芳驾光临,也是他们的荣光。
  码头总管乐无甘和海船船长樊一瑙不知从哪里得了消息,一下子从地底下冒了出来,忙不迭地向明玉请安问侯。
  “小姐光临码头,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码头总管乐无甘年约五旬,脸上布满皱纹,搓着他那双起满老茧的黝黑大手,满面春风道。
  “不用麻烦,我只是带朋友随便瞧瞧。”明玉向乐无甘摆了摆手,笑道,“你们还是各忙各的吧。”
  乐无甘和樊一瑙哪里肯依,坚持要引领明玉宋奇他们参观。明玉也不好坚推,只得含笑点头应允。
  众人在乐无甘樊一瑙的引导下,踏上舷梯登上了那条最长最大的海船的甲板,顿时一股清新的空气夹着异样的气味扑鼻而来。
  “这条船叫’万九号’。我是’万九号’海船船长,叫樊一瑙。大家都称我烦恼。”樊一瑙一上来便做了一番中气十足的自我介绍,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然后抬手指指船头又指指船尾,不无自豪地解说道:“‘万九号’长三十五丈,宽十五丈,高十二丈,吃水十丈,满载时可装运两千吨货物。在当今天下独一无二。”
  宋奇听了介绍,颇感兴趣,不由得回头多瞧了樊一瑙几眼,见他年纪不到四十,脸色黑黝,精神旺盛。一面侧耳静听,一面点头赞赏。他扶着甲板上的护栏俯视着船舱,用好奇的目光四处张望,见船舱下面非常宽大,俨然一个小型足球场那么大。
  忽觉眼睛一花,似乎舱底有个人影晃了一下,又不见了。低头再游目四顾,船舱下面空空如也。只有甲板上的自己的影子被太阳投射在舱底。便回头问道:“樊船长,这条海船平时是空着,还是有人住在里面?”
  樊一瑙摇头道:“这条’万九号’专跑远海运输。差不多半年才出海一次。不出海时,便搁在这里整修。”
  “哦,原来如此!”宋奇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樊大哥,可以麻烦你带我们去舱底及划浆室参观一下吗?”明玉笑向樊一瑙请求道。
  “没问题!”樊一瑙爽朗地答应一声,又引着众人缘着楼梯下到舱底夹层,一面高声提醒道,“这楼梯很陡,你们要小心慢行!”
  “没事没事。”众人笑着答应。
  下了几层楼梯,拐了几个弯,便进入了夹层。光线一下昏暗了下来。
  宋奇揉了揉眼睛,游目四顾,着意浏览。这里空无一人。
  在船舱两边隔板和船板的中间,各有一个狭长的暗室,每隔一丈便向外开了一个小窗孔,一束束光芒从外面透射进来,把窗口周围照得格外明亮。每个窗口中都有一条被抓磨得钲明瓦亮的碗口粗的船桨,伸向窗口外的海里。
  宋奇随口问道:“这艘船的速度能达到多少里?”
  樊一瑙手向空中一握又一扬,道:“看用多少人力划浆。如果一百六十人同时奋力划浆的话,满载时的速度,一个时辰可以划三十里。空载时可达五十里。”
  这时宋奇才注意到,每条船桨旁边都摆放有四个斜躺的座椅,这应该是水手们划浆时的位置。一边的舱室有二十条船桨,需要八十人同时划,另外一边的舱室应该也有同样的数目。
  宋奇不禁又吐了吐舌。
  他不知为什么今天会如此容易失态,照理说,几万吨级别的核动力巨轮他都亲眼目睹过,没有道理为这小小的人力海船吃惊作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