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十五章 羽箭填江
讲到这里,凌老爹好像再次亲临刺杀现场,显得异常激动,不住地咳嗽,咳得身体都有些发抖。
  宋奇忙用手轻轻拍打他的背,由衷地赞叹道:“师父,你太厉害了!”宋奇心想,自古以来刺杀君王的故事不胜枚举,但是刺杀成功的少之又少,刺杀成功而刺客又能全身而退的更是屈指可数。他心里不由得对师父的勇敢和机智升起一种无比的敬意。
  凌雪听得很入迷,听到她爹刺杀了皇上,拍手叫好!她眼睛里闪着泪花,含笑对她爹说道:“爹,你真了不起!”在她眼里,她爹就是一个大英雄!
  凌老爹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睁开眼睛接着讲他是如何从三千御林军的包围中冲杀出来的。。。
  凌鹤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刺死陈泰帝广后,在御前侍卫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疾速越过御座后面的几道屏风,三晃两晃就从大殿里面消失了。
  “抓刺客!”过了好几个瞬间人们才反应过来。
  大殿中的太监侍卫宫女慌作一团,几个侍卫抽出宝剑,怒气冲冲踢倒屏风,拔腿就去追那刺杀皇上的刺客。
  那太监见皇上沉重倒地,急忙去扶,只见皇上脸色乌青,伤口鲜血汩汩直流,一面慌忙按住伤口,一面凄声惊呼道:“御医!”
  御医就在旁边,被吓得呆若木鸡,此时闻呼急忙三步两步来到皇上身边,探手试了试鼻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命若游丝。
  太监和御医见此情景,惊恐万状,面面相觑,都禁不住滴下眼泪。
  皇上挣扎着使尽全身最后的气力,喉咙大幅度蠕动着,声音却十分微弱:“传位于太。。。”
  御医和太监早已会意,哭着向皇上点头,再看皇上已然止声息气,双腿一蹬,龙驭上天了。
  御医垂泪道:“皇上驾崩了!”
  太监和宫女闻言,皆叩头恸哭。。。
  等侍卫们追到屏风后面时,凌鹤来已经破窗而出,冲到了临时宫殿的外面。大殿周围的御林军听到抓刺客,又瞧见凌鹤来手擎一柄短剑满身血迹冲出来,急忙围上来截杀。凌鹤来手擎利刃,向前猛冲,如砍瓜切菜一样,把那怒刺狠砍而来的刀枪一削两段,那断下的一截在半空中乱飞,把御林军反而击伤一片。
  凌鹤来怒吼一声:“挡我者亡!”剑气凌空,剑光闪处,已有几个人头落地。
  御林军见状,前面的纷纷后退,但后面的又围了上来。
  大殿里面的侍卫也纷纷从破窗中飘然而出,以白鹤凌空之势,挺剑向凌鹤来发起凌厉的攻击。
  凌鹤来感到一股寒气向后背袭来,猛地回身一挥宝剑,顿时一股剑气裹着他的全身,只听咔嚓两声,后面刺来的两把宝剑几乎同时一折两段,只见寒光一转,断头的那两截剑刃,竟然向刺来的方向回射而去。
  这把后面的侍卫吓出一身冷汗,急忙一个鹞子翻身,蹿到一边,躲过飞来的剑刃。那剑刃擦过两人的臂膀,噗的两声,一柄扎在那破窗的窗檩上,一柄扎在墙壁上。
  凌鹤来知道那些御前侍卫非是御林军可必,皆是本领高强武功盖世之人,遂不敢恋战,扭头就跑。
  此时从临宫到江边的十几米的空地上乌压压排满了怒愤填膺的御林军,被挤得没有一丝隙空之地,可以说水泼不进,蛇钻不出,要想从这虎贲之师筑成的人墙中杀开一条血路冲到江边,只能望着人海兴叹,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但这难不倒凌鹤来。只见他脚尖一点地,纵身一跃,便跳上御林军的头顶,脚尖踏着御林军的头盔,踩得他们东歪西倒。那些被踩的御林军也不含糊,他们就势向地上一蹲,想把头上之人跌下来,但头上之人早已一个跳跃,移步至另一个头顶上去了。
  御林军怒不可遏,纷纷举起刀枪剑戟,向头顶上空胡乱攻击。
  但凌鹤来象猿猴跃树一样快捷,象蜻蜓点水一样轻盈,飘然而至,滑然而去,那些刀枪剑戟根本无法近他之身。
  御前侍卫到底武功高强,见御林军根本奈何不了那刺客,也纵身上了御林军的头顶,三蹿两跳就赶上了凌鹤来,开始了以人头为战场的头顶之战。
  若在平时,凌鹤来也不惧怕这三五名侍卫。但是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另外十几名侍卫也跳跃而至,并且现场有一千多名御林军,还有两千名御林军怒冲冲从四面赶来,皆张弓搭箭,引弓待发,虎视眈眈。
  此时他的刺杀使命已完成,而现在唯一的使命是逃命。
  他将全身的内力凝聚至剑锋,向挡在面前的一名侍卫,以犀牛望月之势劈去,只见寒光一闪,一阵寒冽的剑气,直逼那侍卫面门而去。
  那侍卫在三尺开外就能感到这股剑气之锐利寒芒之凛冽,知道此剑锐不可挡,急忙一缩身,向下一蹲,这一蹲便从人头顶上跌到人脚下去了。
  凌鹤来无心恋战,便从这个口子向江边跃去。
  “别让刺客跑了!”侍卫们从后面穷追不舍,一面大呼小叫道。
  现场徒有三千御林军,因从临时宫殿到江边距离太窄,这么多人根本无法施展开来。他们只能干着急,此时望着刺客向江边逃窜,他们也不敢放箭,因为一放箭最有可能伤到的是自己人。
  只见凌鹤来踏着最后一排一个人头,向空中纵起老高,然后一个老鹰展翅,头下脚上,向江中俯冲而去,落水的一瞬间,击起一道巨大的水花。那水花向四周散延开来,把刚从后排转身变为前排的御林军淋了一脸一身,视线顿时都被水花淋得模糊起来,纷纷抬手擦眼抹泪。
  “还不赶快放箭!”一个侍卫头目厉声喝道。
  那些弓箭手闻命,纷纷向江面放箭,密集的箭雨向江水中猛烈地攒射而去,嗖嗖之声不绝于耳。
  这时一名身穿银盔外罩锦袍的将军带着数十名侍卫匆匆赶来,喝问道:“刺客往哪里去了?”
  “鄂统领,那刺客刺杀了皇上,已经潜入江中!”一个御前侍卫急声报道。
  那鄂统领乃是御林军大统领鄂飞,统辖三万御林军,兼领大内侍卫长之职。之前他见陈留王借故离开,他便带着几名侍卫至殿外尾随陈留王,没想到陈留王一进入茅房就不出来。左等也不见出来,右等也不见出来,约莫过了一柱香的工夫,鄂飞便径直闯进茅房。茅房中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如过厕的迹象,环视四周,那陈留王已经踪影全无,不知从那里消失的。
  鄂飞情知不妙,急匆匆赶回大殿,意欲向皇上汇报陈留王的异常举动。没承想他离开大殿才不到一刻工夫,皇上便让这刺客乘隙刺杀身亡了。
  此时他眉毛紧拧,凝视着江中,喃喃自责道:“我为什么要神使鬼差地离开大殿呢?我若守在大殿内,岂能让那刺客得其所愿哉?”沉吟半晌,抬手一扬,目视一个御林军头目,愤然下令道:“一千御林军在江边排成一排,向江中射箭,把这个狗刺客射成鱼酱!”
  那头目答应一声,领着一千名御林军迅速在江边展开了两里来宽的人墙,一齐向江面张弓射箭,仿佛钱王射潮一样,顷刻间箭如雨林,泻向江面。
  鄂飞又命另一个头目带一千御林军速至对面,如这边一样守在江面射箭。另一千名御林军受命而去。
  鄂飞又命剩下的御林军:“你们负责在宁江两边上下游各十里的范围内严密搜查。不得放过水面上的任何一个人!”
  “是!”那些御林军领命而去。
  三千御林军在江边守了一日一夜,射入江底的羽箭足可填江塞流,然而那刺客生不见人影,死不见尸体,江面上连一滴血丝也没有。。。
  “爹,你是怎么避过那些箭雨的?”凌雪听了她爹这惊心动魄的讲述,好像已经身临其境,急不可耐地想知道他爹是如何从那天罗地网中逃出来的。
  情节进展到这里,可以说到了千钧一发间不容缓的时刻,如果不是师父就躺在眼前的床上,宋奇根本无法想象他还能活着离开那条大江。所以此时他也想知道下文,但又不好催促,便给凌老爹递上一杯茶,笑道:“师父,喝口茶,慢慢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