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十四章 盘碎剑出
在离长宁城北门十里远处,有一条大江叫宁江,江面宽阔,翻着细浪,岸边搭起来一栋临时宫殿,虽说是临时搭建的房子,可也是琉璃作瓦,金砖铺地。在这栋临时宫殿里面,陈留王要请陈泰帝品尝天下最鲜美的三鲜鲤鱼。
  陈泰帝身穿龙袍,头戴皇冠,昂首挺胸,威风八面,高坐在大厅正中,陈留王在他面前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毕恭毕敬,点头哈腰。
  “皇儿,今天请朕过来,不知有什么样的美味让朕品尝?”陈泰帝手捋胡须,笑问道。
  “臣知道皇上爱吃鱼。臣有一厨师,烧得一手好菜,特别擅长烧鲤鱼,其烧制的三鲜鲤鱼,配料精细,味道鲜美,天下难有其二!臣不敢独享,故而请皇上来尝尝!”陈留王起身离座跪下回奏道。
  “难得你有此孝心!不知这三鲜鲤鱼是哪三鲜?”陈泰帝摸着下巴笑问。
  陈留王直起身子,伸出一根手指头,笑回道:“第一鲜是鱼鲜,鱼刚从江里捕捞上来时,立即在船上开膛破肚,就地烧制,边烧边开船,船到岸边,鱼刚烧好,故而鱼鲜!”
  “边烧边开船?听起来就很新鲜!”陈泰帝笑道。
  陈留王伸出两根手指,继续说:“第二鲜是汤鲜,水手潜入江底装取江心之水,就用这江心之水烧鱼,故而汤鲜!”
  陈泰帝有些不得其解,虽然他是至尊无上的皇上,也难免为好奇心所驱使,便惑然问道:“江心之水和江面之水有什么区别吗?”
  “回皇上,之前我也大惑不解,就向那厨师请教其中之区别。”陈留王早知道皇上会有此一问,已提前准备好了答案,便不慌不忙,缓缓解释道,“那厨师解释说,江面之水乃过路之泻水;而江心之水乃回环之积水。江水受日月之照耀,日精月华皆积聚于江心。常年喝江心之水,可以延年益寿,返老还童。”
  “江心之水竟有如此之妙处?朕还是头一次听说。”皇上听了,瞪大眼睛,似难置信。
  “是的,皇上。那厨师是这么说的。”陈留王向上拱手道,“臣已让水手打捞了五缸江心之水,敬送给皇上。但愿皇上龙体康健,圣寿无疆。”
  皇上龙颜大喜,朗声大笑道:“难得你有此孝心!朕就笑纳了!”低头见陈留王还跪在地上,便向他一摆手,道:“快快平身。皇儿,没想到你对食事钻研得如此透彻。比朕的御厨还要精通几分啊!”
  “谢皇上夸奖!”陈留王向上叩了一个头,起身归坐,自嘲自贬道:“臣这是不务正业,有点儿玩物丧志。”
  “好一个不务正业!如今我大陈国国泰民富,四境安宁,需要的就是这种不务正业的精神。如果每个皇室子弟都能把不务正业务到你这样精深的境界,则是我大陈国之幸!”皇上赞了一回,话锋一转道,“玩物丧志则不可,毕竟我大陈国的未来储君还得靠你们这些皇室子弟大力扶持。”
  “谢皇上理解!”陈留王向上拱手道,“皇上春秋鼎盛,这大陈国千秋万岁都是皇上的天下!皇上天纵英明,辰纲圣断。哪里用得着臣等操心啊。”
  “千秋万岁?这都是美好愿望而已!朕虽然糊涂,这个岂能不明白?如果每个皇上都能千秋万岁,哪能轮到朕当皇上?”皇上眼光徐徐扫视了大殿一圈,叹了一回,又目视陈留王道:“不说这个了,你只说了两鲜。还有呢?”
  陈留王的另外两根手指头早已收了回去,这时一起伸出三根手指头,道:“第三鲜是味鲜,该厨师用其秘制的佐料加入汤中,其烧出的鱼,色香味俱全,香闻一里之远!”
  陈泰帝听了,咂了砸嘴,吞了口唾沫,笑道:"听你这样讲说,朕已经垂涎三尺了!那就快请上菜!"
  陈留王答应着,就令下人开始上菜。先上冷盘,再上热菜,每道菜都在皇上面前放一大盘,在王爷面前放一小碗,给皇上的那份菜,每一盘都要经过太监的严格验毒检查。
  陈留王端起酒杯,向皇上跪下祝道:“祝皇上身体健康,万寿无疆!”说毕,一饮而尽。
  皇上向陈留王摆了摆筷子,示意他回座,随后用筷子夹了一箸菜放进嘴里品尝,一面吃一面赞道:“不错,味道确实不错!”
  “谢谢皇上夸奖!这些菜只是最基本的味道,味道最好的还是鱼!”陈留王笑道。
  皇上听了,停下筷子望着陈留王道:“基本的味道都如此可口!好的岂不是更加好吃!对这个三鲜鲤鱼,朕甚是期待啊!”
  陈留王知道他自己退场的时候到了,他故意啊呀一声。皇上忙问他怎么了。陈留王假意皱起眉头,手捂着肚子,回道:“臣昨夜偶染风寒,身体稍有不适,今天又喝多了酒,肚子有些不舒服。”
  皇上说御医就在身边,让御医看看吧。陈留王谢道:“谢皇上关心!也不甚严重,可能有点内急,去茅房拉个肚子就可以了。”
  皇上便命他你快去快回!陈留王谢过皇上,便离席去了茅房,然后从预先挖掘好的地下通道偷偷溜走了。
  这时该凌鹤来上场了。陈留王为了麻痹皇上及皇上身边的护卫及太监,规定不同的菜由不同的斯役端上去,每个斯役端一盘菜,不得重复,斯役全部统一着装,这样他们就不会特别注意哪一个。
  鱼就在江中大船上烧制,鱼在烧,船在行,鱼起锅时,船也靠了岸。鱼汤嗤嗤响,香气四溢,渐渐散开,随风飘扬,弥漫整个江岸,凌鹤来看到每个人都在砸嘴巴,吞唾沫。
  从岸边到临宫不到十米,沿岸站了无数持枪执戟的御林军。凌鹤来打扮成上菜斯役的模样,端着这个特制的盘子,盘子里那条色香味俱全的三鲜鲤鱼冒着喷香的热气,馋得凌鹤来都差点流出口水。
  这个厨师烧菜的水平确实一流,这两天凌鹤来也吃过他烧的鱼,味道鲜美,余味无穷。不过今天这条鲤鱼是一条致命的鱼!鱼是好东西,吃鱼而致命并不是鱼的错,只能怪人贪吃。
  鱼还在锅里烧时,太监就用银针在锅里验过毒,盛到盘子里,又验了一次。凌鹤来端着盘子,从船上走向大厅,一个太监像跟屁虫一样尾随着他,到了大厅门口,另一个太监拦住了凌鹤来的去路,只见他手里拿了根银针,在鱼汤里面浸泡搅动了几下,又分别在鱼头鱼身鱼尾各插了几下,然后撤去银针,扯开嗓子喊“三鲜鲤鱼到!”算是放行了。
  按着这样的验法,鱼肚子里藏匕首是不可能的,当年专诸刺吴王实在太侥幸了。
  在太监验鱼的时候,凌鹤来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全场:大厅最里面的宝座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人长眉大眼,高鼻梁,四方脸,下巴上三绺短须,身穿龙袍,头戴皇冠,不怒自威,这就是陈泰帝广,面前一张大案,碗盘森列,堆满了各种菜肴。陈广身后伺立着一个太监,两个宫女和四个带剑的侍卫,东西两边各站了至少二十名侍卫,从门口到外面,则全部布满了御林军。
  东边一张略小的案桌上也堆满了碗盘,案桌后面空空如也,看来陈留王恰到时机地开溜了。
  陈广听到鱼来了,就拿眼睛盯着凌鹤来的盘子,急不可待地向他招手说:”哈哈,期待已久的三鲜鲤鱼终于来了,老远就闻到鱼香!快端上来!”
  凌鹤来端着鱼,不快不慢稳步而行,绝对不能把鱼汤洒了出来。此时凌鹤来就是一个上菜斯役,不能像侠客一样快步如风,也不能像秦舞阳一样瑟瑟发抖。行刺国君,古有先例,不过成功的很少。如荆轲刺秦王,败就败在秦舞阳的发抖,当然荆轲的剑术也不怎么高明。专诸刺吴王,刺杀是成功了,不过自己却被剁为肉泥。
  今天凌鹤来既要刺杀成功,又要成功逃生,这是他对自己的最高要求。
  凌鹤来端着盘子,一步一步走向这个全陈国最有权力的人,他曾经宰割天下,操纵生死,今天他的生死由凌鹤来操纵,他的性命由凌鹤来宰割。他盯着凌鹤来盘子里的鱼,闻着凌鹤来盘子里的鱼香,凌鹤来则盯着盘子后面的他,看到他流血倒下。
  陈泰帝吸了吸鼻子,吞了吞唾沫,手中筷子夹得作响,笑道:“真香!皇儿还没有来,看来朕要独享这鲜鱼美味了!哈哈!”
  “你就吃吧!鱼肉好吃,鱼刺难受!”凌鹤来心里嘲笑道。按照前面无数次排练过的动作,凌鹤来假装滑了一跤,一个趄趔,盘子摔在地上。陶瓷的盘子瞬时裂成了碎片,发出清脆的声音,盘碎剑出。
  凌鹤来抄起预先烧制在盘子里的莫愁宝剑,一跃而起,跨过桌案,一剑击穿了龙袍里面的重恺和天蚕护身软甲,直透入陈广的心脏。
  在凌鹤来用剑刺向陈泰帝广的时候,还听到他因摔了鱼而遗憾的叹息,“啊,鱼摔了?好可惜啊!”随即又看到他脸上求生不得张惶无助万分恐惧的表情。
  拥有四海威赫一生的皇上,一刹那间,从天堂跌进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