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十二章 陈之留王
“到底发生什么样的打斗,让师父伤得如此之重?为什么那些兵会追杀师父?这些兵是哪里来的兵?刚才从那个将军口中听到刺杀皇上,是刺杀哪个皇上?”实在想不明白!这一天当中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太突然了,太不可思议了,宋奇脑子里嗡嗡作响。
  这一天一夜,凌雪衣不解带,鞋不离足,一直守在她爹床边。她心疼地轻轻抚摸着她爹那仅存的右手,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宋奇则在院子里看炉子,不时地给炉子添柴火,炉子上架着一个陶罐,陶罐里面是药,院子里烟雾缭绕,弥漫着一种药的苦味。
  宋奇一点都不懂医学,还是凌雪懂得多一点,告诉他放哪些药材,怎么熬,熬到什么火候才有功效。哎,早知道会穿越到古代,还是学点医比较好。。。
  熬了半日终于熬好了!宋奇用一块布包住陶罐,把药汤倒在一个陶瓷碗里面,小心翼翼地端进了凌老爹的房间。
  宋奇把药碗递到凌雪手里,然后去帮忙把凌老爹的头垫高,用手撬开他的嘴巴,让凌雪喂药。凌雪从碗里舀了一小勺,嘬起嘴巴吹了几下,用舌头试了下温度,觉得不烫了,然后把勺子送到她爹的嘴里,把药缓缓地倒了下去。喂了半日,一碗药基本上都喂下了去。
  宋奇拿了空碗出来,来到炉子边,准备再倒一碗。
  突然一只鸟从树丛中惊飞起来,发出忒楞楞的声响。
  宋奇一惊,忙寻声望去,发现拴马桩附近的篱笆外有一个人影闪过,隐匿在马旁边,上半身隐在马身子后,两条腿则从马肚子下面露了出来。宋奇心中一惊,喝问一声"谁"。
  那人见被发觉了,扭身撒腿就往山里跑,虽然看不见脸,从背影可以看得出,是一个身穿盔甲的武士,和昨天的那伙追兵的着装一模一样。
  宋奇倒吸一口冷气,暗自忖道:“看来这伙人已经追到这里来了!这个肯定是来探路的。”
  于是他慌里慌张端了药进房间,急语凌雪道:“我看到一个当兵的鬼鬼祟祟地偷窥我们。我想,那伙追兵已经发现我们了,大队人马很快就要来这里了!”
  凌雪并不惊慌,也不害怕,头也没回,只淡淡的说了句:“没什么好怕的!”
  俗话说,老子英雄儿好汉,这话一点不假!凌雪虽是个小女子,也是胭脂不让须眉。对于凌雪的镇定自若,宋奇自愧差之甚远。虽然经历过坠机空难,死里逃生,他这条命算是捡来的,丢了也不可惜,但是面对即将来临的一场恶战,他心里异常恐惧。昨天之所以能打退那些兵,完全依靠地形上的优势。现在这仅有篱笆墙的院子,有何地形优势可言?
  “那批人昨天吃了大亏,轻易不敢再来。但是不来则已,来则不善!我们区区三个人,如何抵敌,如何应战?”在帮凌雪给凌老爹喂药时,宋奇的脑子里一直在转着这个问题。
  同时脑子里一直回响着空谷足音,那武士飘然离去的背影像幽灵一样占据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喂了药后过了约半个时辰,凌老爹慢慢苏醒了过来,看来这熬了半天的药还是蛮有功效的!看到师父醒了,宋奇的心像有了着落,有了依靠,轻松了许多,凌雪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喜色。
  “爹,你终于醒来了!”凌雪眼角含泪,嘴角带笑,抚摸着她爹的手说道。
  凌老爹下巴动了两下算是答应,又吃力地对宋奇谢道:“奇儿,多谢你救了我!”又转头向凌雪道:“这里已经不能再住下去,你赶紧带着奇儿驾船离开这里,去梦岛!”
  凌雪拉着她爹的手,哭泣道:"爹,我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
  "师父,咱们一起走!"宋奇也含泪央告道。
  凌老爹望着凌雪和宋奇,望了半天,嘴巴蠕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知道自己已经油耗灯干,这盏灯就要灭了,他想说但最终没有说出来,他不忍心让女儿伤心难过,只是无奈的点点头。
  凌雪急于知道为什么她爹被这么多官兵追杀,便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凌老爹在宋奇的帮助下又喝了几碗药下肚,脸上有了血色,他歪在床头,长叹了一口气,说:"唉,说来话长!"便开始讲自己外出这段时间的经历。。。
  老皇上陈章帝有个儿子,叫陈去病,陈章帝驾崩时,陈去病还不到两岁,老皇上便立下遗嘱,传位给儿子,并委任四个托孤大臣辅助小去病。
  泰王陈广是陈章帝的弟弟,他觊觎皇位非止一天,现在章帝崩了,他便收买了三个托孤大臣,杀了另一个托孤大臣,擅自窜改了遗嘱,自立为皇帝,他就是当今的陈泰帝。
  陈泰帝广夺了皇位,霸占了皇宫,也霸占了皇后—-也就是他那位如花似玉的嫂子,但是又不忍心杀死小去病,可能顾忌他的皇后嫂子吧,便封小去病为留王。
  日子如白马过隙,展眼间留王就长大了,他从宫女太监的嘴里听到了他的皇位被陈广所夺之原委,心里对陈泰帝充满了仇恨,但表面上却装得什么都不知道,对叔父陈泰帝视如亲父,当然这个叔父已经是他的继父了。
  留王给国人的形象是克己奉公,谦虚谨慎,礼贤下士,在暗中却收买人心,广植私党,他的目标就是要夺回属于自己的皇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称呼他为陈留王了。
  有一段时间,传闻陈泰帝打算立陈留王为太子,可能是他良心发现,觉得对不住他的哥哥,对不住他的侄子,对不住他的嫂子皇后。这个传闻甚嚣尘上,持续了将近一年,后来变成了谣言。最后陈泰帝颁布诏书,还是立了自己的儿子陈去山为太子。
  本来这个传闻给陈留王带来一丝希望,然而这希望最终破灭变成绝望,熄灭了将近一年的复仇的烈火又在陈留王的心里熊熊燃烧起来,而且燃得更旺!
  十几年前金正雷刚到陈国时,落魄无依,侧身草莽,陈留王慧眼识英雄,经常降下身段与他交往,过从甚密。后来也是在陈留王的举荐下,金正雷才加入军中,建功立业,在陈国当上了总兵,只是陈泰帝一直不信任他。
  几个月前,陈留王把金正雷请进王府密室,拉着他的手,关切地问:“金将军,你还想不想为你金家复仇?”
  金正雷不知陈留王何意,便随口回道:“卫国狗皇帝和老贼费充杀了我金家满门,我无时无刻不想复仇!只是像现在这个样子,这仇欲复无门哪!”
  “我可以帮你!”陈留王斩钉截铁道。
  金正雷当时心里想,你的王位能不能保住都难说,你怎么帮我?嘴里含笑问道:“谢王爷!但不知王爷打算怎么帮我!”
  陈留王眼神忧郁而深邃,紧紧盯着金正雷的眼睛,直言不讳道:“如果我当了皇上,就任命你为天下兵马大元帅,那时陈国出兵为你复仇!”经过近十年的交往,陈留王相信金正雷是一个绝对信得过的英雄豪杰,所以说话也就没有什么顾忌。见金正雷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伸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笑道:“不过你得先帮我!”
  金正雷抬起头来,不无愧赧地回道:“王爷所言对我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当然乐意帮王爷当皇上!但是我手下只有一千来号人,恐怕帮不上什么大忙。”
  "我不需要你手下的兵!我只需要你选一个敢死的勇士!”陈留王话说的干脆利落,语气坚决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