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天决 > 第二章 来之安之
这是一千年前的天空,蓝天白云,空气清新,没有雾霾污染;地是一千年前的地,没有水泥沥青,地上铺着鹅卵石和沙子,颇为平整。屋子是标准的草庐,宽敞舒适,院子左半边栽满了树,有桔树,桃树,梨树,树上开着红花,结着绿果,缠着青藤,姹紫嫣红,生机盎然,右半边是一块很大的空地,中间立着个小亭子。
  宋奇见眼前站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凌老爹和他的女儿凌雪,便依古礼腿一弯跪倒在地,连叩了几个头,眼含热泪道:“凌老爹,您对我的救命大恩,天高地厚,我将铭记在心,永世不忘,他日若有机会,一定赴汤蹈火,报答你们!”说着,他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眼泪止不住滚了下来。
  凌老爹赶紧侧身趋避,伸双手把他拉了起来,口中谦让道:“举手之劳,何必如此重礼!”宋奇又朝凌雪拜谢,凌雪还礼不迭。
  “宋兄弟,我这小山村从来没有来过外人。你既然来到这里了,说明咱们有缘分。你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要吃什么只管说,不必拘束。”凌鹤来笑向宋奇道。
  “多谢凌老爹!真是打扰你们了!”宋奇谢道。
  “不要紧。”凌老爹又吩咐凌雪道:“雪儿,你带宋兄弟到处瞧瞧逛逛,熟悉熟悉环境。”
  “有劳雪儿妹妹了!”宋奇道。
  “应该的!”凌雪笑道,说毕,便象个导游似的带着宋奇向院子外面信步走去。
  “这里一带山岭叫黄龙岭,那最高峰叫黄龙顶,前面这小矮丘叫龙尾山。”凌雪一面走,一面指指点点介绍道。
  宋奇笑着点了点头,抬头四处张望。
  “宋大哥,你看那里!前天下午我和我爹就是在那里发现你躺在沙滩上人事不省的。”凌雪一面走,一面指向左手边一里开外的海滩说。
  宋奇听了,忙顺着凌雪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这那片海滩不是很大,最宽处约五百米。沙滩上铺满了浅黄色的沙石,随地可见各色贝壳,点缀在沙滩上面,在阳光照耀下熠熠闪光。
  “我们去那里看看吧。”宋奇望着凌雪道。
  “好,正要带你去的。”凌雪笑道。
  他们逶迤下到沙滩上。此时海水已退下去一丈之多,在高一点的地方发现几个挖得很深很乱的坑,可以想见当时求生的无助与艰难。宋奇的心情陡然凝重起来了。
  他记得自己是乘坐从美国洛杉矶飞往杭州的飞机,在空中飞行了约四小时就发生了坠机空难。他只记得飞机在空中激烈抖动了几下就往下坠,坠落后的事情则一无所知。
  “飞机爆炸了吗,解体了吗,我是怎么从机舱里面出来的?又是怎么漂浮到海滩上的?”宋奇的视线在海面上搜索着,从东扫到西,从上扫到下,毫无飞机的任何线索。
  “最让人费解的是飞机的航线根本不经过这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他呆呆的呆立在沙滩上,望着远方天海相接处茫然出神。。。
  “我是谁?是人还是鬼?以前的事情还清楚记得,说明灵魂还是我自己的,但这个身体是不是我自己的呢?”他用手指狠命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痛的止了手方罢。
  “哗”的一声,一个浪头卷了过来,打湿了他的脚。他仍然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任万千思绪随着海浪起伏翻滚。。。
  在宋奇自己的世界,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他从大三开始创业,至今已经做了四年的老板,虽然没有做出很大的成就,但是也拥有了不菲的财富,有车有房,还有大有发展前景的事业。可谓如日中天,天子骄子。
  如今穿越到壹千多年之前,一切归零,房子没了,车子没了,一切都没了,突然间他成了一文不名无家可归之人。
  作为名校毕业的物理系研究生,他拥有优秀的数理化知识,精通计算机和英语,本来大有可为,可以大展鸿图,可是回到一千多年前,他所拥有的这一切知识技能等将都毫无用处,成为一堆废物。
  最关键的是,一个古代士子所需要掌握的吟诗作赋,打拳斗勇,骑马射箭,等等必要技能,他宋奇是一概不懂。也就是说,回到古代,他这个高材生将活生生成为废人一个。
  在这里他将寸步难行。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对未来充满恐惧。
  错误啊,实在是天大的错误啊!悲哀啊,真是太悲哀了!。。。
  “想家了吗?”凌雪不知什么时候移步来到他身后,轻声问道,“现在想起你家在哪里了没?”
  宋奇不由得回头斜视了凌雪一眼,心里暗自笑道:“看来她仍然认为我前天说的是胡话。”便朝身旁的石头努努嘴,示意她坐下。
  凌雪很听话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用手指慢慢梳理着垂在胸前的头发,并不急于听到宋奇的回答。
  宋奇这几天静思默想,把大脑中的历史朝代大致梳理了一遍。根据他对历史的了解,那时的杭州叫钱塘,属于梁国,距飞机失事的时间最少有一千多年。
  宋奇目光幽幽,望着海面,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说道:“想起来了,在钱塘。”
  凌雪听了,莞尔一笑,道:“说起钱塘,我还是约略知道的。我前几年才读过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这时海水已经退落很多,凌雪随手拾了根树枝,在湿润的沙地上随意划了几个圈圈。划毕,用树枝指着地上的圈圈,抬头瞟了宋奇一眼,道:“这里是陈国,南面是卫国,卫国南面才是梁国。钱塘属于梁国。此地去梁国路途最起码三千里。现在卫国和梁国正在打仗,双方的边境上烽烟四起。”
  “打仗?”宋奇所生活的年代太平无事,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乍一听打仗显得很吃惊。
  凌雪用树枝分别指了指地上代表卫国和梁国的圈圈,叹道:“本来梁国为了与卫国和亲,将一个美丽的公主嫁给卫国的一个王子。岂知那卫国老皇上见梁国公主美艳绝伦,便将未来的儿媳妇据为己有。梁国皇上听到如此丑闻,勃然大怒,一怒之下便兴兵伐卫,捍卫赫赫皇室尊严。”
  宋奇难以置信,愣了半晌,将手在石头上一捶,愤然骂道:“霸占儿媳妇?天下竟然有这样禽兽不如的人,而且还是皇上!”
  凌雪淡淡一笑道:“现在是乱国时代,礼崩乐坏,廉耻丧失,人心唯危,道心惟微。那些失去制约的皇上什么坏事做不出来呀。”
  “乱国时代?”宋奇好奇地望着凌雪。据他所知,在历史上可没有乱国时代的说法。
  “是的。”凌雪点了点头,解释道:“当今天下分为四国,东方的卫国最大最强,西方的楚国次之,北方的陈国和南方的梁国乃是小国。在陈国的北面还有蛮夷之国赤朱国。各国纷争,几乎天天打仗。”“原来如此。”宋奇徐徐点头,似乎有点明白了。或许这是当时人对她们那个时代的说法。
  凌雪点了点头,目光幽幽,随意瞟了宋奇一眼,道:“所以,不如等梁卫战争结束了,路上太平了,那时再回去不迟。”
  宋奇目注地上的圈,默然不语。他也并没有执意要离开。虽说暂时把杭州跟钱塘对上了号,但是杭州并没有穿越过来,在钱塘能找到自己的家吗?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吗?若离开这里,他能到哪里去呢?
  宋奇长叹一口气道:“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