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73章 灯会 续

      “一个灯会的状元,又不是殿试状元,有什么好争的!”
  
      唐毅这家伙上辈子就是宅男,这辈子也是一个惫懒的德行,就算眼下刻苦读书,那也是争取早日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标准宅男。话又说回来,前世什么没见过,明朝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带着一肚子抱怨,和王世懋到了街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唐毅很快就觉得眼睛不够用了,街道四处都是挂彩灯,扎彩灯的人,灯的样式多到眼花缭乱。
  
      有人物传说的,比如老子骑牛出函谷,西施村头浣纱,钟馗捉鬼,白猿偷桃等等,有水果花卉的,一大串葡萄,通红的柿子,盛开的荷花,争奇斗艳的牡丹,还有飞禽走兽,虎豹熊鹿,样样俱全。
  
      这还只是一般人家的作品,越向着城隍庙方向,彩灯就越发精致,今天晚上知州大人就会在城隍庙主持灯会。为了迎接各路才子佳人,沿街的店铺,太仓的名门望族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制作彩灯的材料越发值钱,有琉璃球的,有云母屏的,还有水晶帘。就在城隍庙的门口,有一盏巨大的走马灯,四匹高头大马昂首阔步,和真的一样。现在还不到时候,如是晚上,马匹转动起来,保证赢个满堂彩!
  
      唐毅都不得不感叹,后世的景观灯比起这些,创意就差着十万八千里,至于文化的差距,就更不可以道里计了。
  
      “对了,表哥,怎么没见你们王家的彩灯,莫非小气不成?”
  
      王世懋把嘴角一撇,不屑道:“就你会赚钱不成,我们王家好歹也是千年大族,今年我们家做的就是闽中珠灯,光是珍珠就有上百颗,价值千两,到了晚上就拿出来了。”
  
      “那我可要好好涨涨见识了。”
  
      唐毅笑着,向街道两旁看看,不少卖小吃,点心,玩具的摊子都已经摆了出来,为的就是占一个好地方。
  
      元宵节不光是太仓的市民,十里八乡的农民,还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都会出来,万民同乐。抢到了好位置,一夜的收入就顶得上一两个月,小生意人哪里能忍得住。
  
      离着唐毅他们只有几步之远,就有一个吹糖人的小摊子,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小孩子。糖人好吃又好看,简直是小孩子的杀手,没看见沈林的小眼睛都亮了。
  
      唐毅笑着走过来,凑近一看,这个吹糖人的还有些不一般。
  
      在他的面前摆着一个木制圆盘,上面有不下二十种的小动物和常见的东西,一个铜子转一次,指针指向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自然有的转到好的,有的就差点,比如正在转着的小胖子。
  
      一只手拿了四五个糖人,清一色的“龙眼”,这么叫是好听,说白了就是一个小糖豆,可怜兮兮的,还不如凤凰的脑袋大,小胖子气得腮帮子鼓起来,小眼睛瞪着。
  
      “我就不信,转不到好的!走!”
  
      用力一转,指针快速动了起来,渐渐的指针越来越慢,小胖子死死盯着,都不眨一下。渐渐的离着凤凰越来越近,肥硕的身躯,加上巨大的翅膀和尾巴,转到凤凰,那就赚大了。
  
      “近了,近了,就差一点了,动啊,倒是动啊!”小胖子旁若无人地大吼,可指针却不听他的命令,距离凤凰只有一格停了下来。
  
      对面的中年人呵呵一笑,说道:“是个小老鼠,我这就给你做,还想不想继续转。”
  
      “转,怎么不转!”
  
      小胖子把手伸到了口袋里,左翻翻右找找,一个铜板都没了。小胖子气得哼了一声,无奈接过小老鼠,刚一回头,就看到了唐毅和王世懋。
  
      “哈哈哈,大哥,你怎么来了?”
  
      小胖子王绍周见到唐毅,把刚才的不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笑嘻嘻说道:“大哥,小年的时候你都没去看戏,水泊梁山,可好看了,那些好汉一见面都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的,对了,小弟请你吃……”
  
      猛地想到钱都花光了,王绍周急得小脸通红,“大哥,我,我回家取钱去。”
  
      唐毅哪里会让一个孩子请客,一伸手从王绍周手里拿过了一个“龙眼”,笑道:“请我一个糖人就行了。”
  
      “还有我。”王世懋一伸手也拿了一根。
  
      王绍周这才注意到王世懋,顿时小眼睛一瞪。
  
      “侄儿,你敢动叔父的东西?”
  
      “叔父?除夕的时候,你不是装成小辈儿,跑我手里拿红包吗?难道你忘了?”
  
      王绍周被抓到了痛脚,只能拼命看着唐毅,祈求大哥帮忙。唐毅倒是有个老大的样子咳嗽了一声。
  
      “表哥,怎么绍周是你的叔叔?”
  
      “啊!”王世懋打了个哈哈,无奈道:“谁让我们家人多了,别看这小子比我小,还有白头发的管我叫叔祖呢!”
  
      “我才不管他们,你可记着,我是你叔叔的大哥,你该怎么称呼我,心里有数。”
  
      “有个屁的数!肩膀头齐为弟兄,你别想占我的便宜!”
  
      正在他们斗嘴的时候,沈林捧着几个糖人苦兮兮地从人群出来。他刚刚还笑话王绍周运气差,结果轮到自己,同样转了四个“龙眼”,外加一个苹果,论个头,还没王绍周的小老鼠大。
  
      这两个倒霉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泛起了同病相怜的泪花。
  
      “少爷,我,我是不是该找蓝神仙转运啊?”沈林委屈地说道。
  
      “你的运气和鬼神没关系,倒是和这位老板脱不了干系。”唐毅扫了一眼,几个买糖人的孩子多数都是小鼻子小眼的东西,大个儿的一个没转出来,根本不符合常识。
  
      不用问,一定是有人做手脚,占小孩子的便宜,算什么英雄好汉!
  
      唐毅从兜里掏出五个铜子,扔到了老板的手里,笑道:“来,我也转一下。”说着抓起指针,用力一转。别人转动指针之后,都会紧紧盯着,唐毅不一样,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老板的身上。
  
      就在指针越来越慢的时候,唐毅发现老板的目光突然往下面扫了一下,果然有鬼。唐毅不动声色,连续转了三下,得到了一颗鸭梨,两个龙眼,战绩和王绍周、沈林都差不多,引得王世懋在一旁拍手大笑。
  
      连续观察了三次,唐毅心中有了数,转盘是放在木架上面,四周盖着破烂皮子,做糖人的家伙一只脚放在了架子下面,刚好被遮挡起来。每当转动转盘的时候,他就用脚触动机关,操控结果,让孩子们只能转到小的东西,那些大的看得到吃不到。
  
      唐毅再度转动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根短木棒,指针越来越慢,中年人下意识低头,就在此时,木棒如同毒蛇一样,快速打过去,只听砰地一声,卖糖人的顿时脸色就变了,唐毅虽然看不见,但是打得很准,木棒敲在了脚踝上。卖糖人的疼得一咬牙,急忙往回抽,连带着架子都晃了两下。
  
      围着的几个孩子也不傻,见到反常,立刻好奇地凑了过来。卖糖人的脸都绿了,也不知道是怕,还是疼。
  
      “呵呵,大叔,坐久了腿麻了吧,要不拿出来走两步!”
  
      唐毅没有拆穿他的把戏,反而给他找了个台阶,卖糖人的一愣,勉强挤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
  
      “没错,是,是有些腿麻了!”
  
      他勉强回答,装模作样的走了两步,这时候指针已经停了下来,正好指向了凤凰的位置!
  
      “啊,大哥,你太厉害了!”小胖子王绍周拍着巴掌叫起来,其他小孩子眼睛发亮,都被这一幕吸引住了,貌似这是第一个转出来的凤凰。
  
      “大叔,这个你看……”唐毅笑吟吟盯着,卖糖人的哭丧着,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做,我这就做。”
  
      很快一个硕大的凤凰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唐毅还不罢休,又转动起来,卖糖人的也不敢动手脚,只能瞪大了眼睛,盼着能落在小东西上,哪知道唐毅的运气逆天了,竟然再一次落在了凤凰上!
  
      连着出了两个凤凰,熊孩子们都打了鸡血,十几个小家伙呼啸着过来,把小摊围得满满的。一个个从口袋里掏出压岁钱,生怕落后了,热情的劲头吓了卖糖人的一跳。
  
      这时候两个凤凰已经做好了,卖糖人的伸手送到唐毅的手里。
  
      “呵呵,大叔,过年就图个喜庆,薄利多销不是挺好吗!”唐毅眨眨眼睛
  
      “好,好啊!”卖糖人的尴尬地点头。
  
      唐毅拿着两个凤凰,塞给了王绍周一个,沈林一个,小胖子没心没肺接过来,沈林的心思重,他当然看出了端倪,离开了摊子,他忍不住气哼哼道:“少爷,那家伙耍诈,干嘛不拆穿那个骗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