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66章 跟我走一趟
“失败,太失败了!”
  一个中年男子在瑟瑟寒风中,不停挥动拳头,狠狠捶打面前的老树,一边打,一边骂,打得浑身冒出丝丝热气,还不肯罢手。
  魏良辅手里端着一大碗红艳艳的汤水,笑着走过来。
  “义修啊,老夫让人煮了姜汤,还加了好几勺子红糖,趁热喝。”
  “哼,我又不坐月子,喝红糖干什么?”说话之人正是唐顺之,要是让外人看到,一贯稳重儒雅的荆川先生和一棵树置气,不知道要碎多少眼镜。
  “败火啊!”魏良辅促狭笑道。
  “败火?我上火去吧!”
  唐顺之索性收手,一屁股坐在魏良辅的对面,怒气冲冲说道:“上泉公,就怪你。”
  “怪老夫什么?义修,你怎么也学会欲加之罪了?”
  吸!
  唐顺之仰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悲愤地说道:“我从早到晚,教那臭小子文武本事,对我儿子都没那么上心。结果倒好,我教九天,你教一天,他就把你的那一套学了个全,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
  由不得唐荆川生气,这两天他也听赵闻说太仓各地都出了征田的事情,可把唐顺之气坏了。当今天下,稍微有点良心的读书人都反对兼并,太仓可倒好,不光不抑制,还助纣为虐。
  唐顺之一气之下,约上魏良辅,就找到了陈梦鹤,兴师问罪。
  在心学一门,陈梦鹤是唐顺之的晚辈,见师叔怪罪,陈梦鹤只能老老实实,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尤其是把唐毅的处置方法告诉了唐顺之,还拍着胸脯保证,他绝对不会为虎作伥,帮着沈良胡来。
  可是哪里知道,不提唐毅还好点,提了之后,唐顺之更加暴怒,从知州衙门回来,就不停发疯。
  “上泉公,国之大害莫过兼并,百姓无田,则无以立足,倭患正盛,这是逼着老百姓下海为盗!这么明白的事情,如此浅显的道理,那,那个臭小子竟然视而不见,让陈梦鹤拖着,还去密报徐阁老,亏他想得出来!要是徐华亭敢放手,信不信我找他理论去!”
  看着唐顺之慷慨激昂,魏良辅只是眯缝着眼睛,老神在在。
  “说完了吧,喝点水,润润喉。”
  “哼!”唐顺之气得一扭头。
  魏良辅不以为意,笑道:“义修,你就别装蒜了,嘴里骂着,心里不一定多高兴呢!那小子要是和你一个脾气,多年之后,不过多一个大才子,多一个道学先生而已!”
  “道学先生有什么不好?”
  “好,很好!可是能救国救民,能如同阳明公一样,立德立言立功,做到知行合一吗?”
  唐顺之冷笑了一声,不屑说道:“那个臭小子也想和阳明公比?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不见得,阳明公龙场悟道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唐毅还不到阳明公一半的年纪,做事章法稳健,滴水不漏,深得官场三昧,吾心甚慰,吾心甚慰啊!”
  噗嗤!
  唐顺之一口老血喷出唇外,阳明公在龙场悟道,悟的就是蝇营狗苟不成?简直气死人也!
  与此同时,唐顺之还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他言传身教了好几个月,唐毅这小子一点正气都没有学到,反而变得更加油滑老练。这样下去,再过十几年,朝廷又多了个严阁老!
  “不行,我唐荆川绝不留千古骂名!”
  唐顺之起身就走,魏良辅可急了,他深知唐顺之和唐毅的脾气,一个恃才傲物,一个骄傲过人,针尖对麦芒,碰到一起,非闹翻不可!
  老头急忙起身,也往外面走,可是唐顺之年轻,速度极快,等他到了门口,人已经消失了。
  “坏了!”
  魏良辅急忙让家人套上马车,急匆匆向着唐家而来。
  “快点,快点!”
  老头不停催促,马车一溜烟儿,赶到了唐家的大门外,魏良辅不等家人搬过条凳,直接跳了下来,连拐杖都没拿,直接往里面走。
  在门口看守的朱海急忙站起身,迎接过来。
  “见过老大人!”
  “别废话了,唐荆川来过没有?”
  “来了,进去有一会儿了!”
  “还等着什么,赶快扶老夫进去。”
  朱海从没见过魏良辅如此着急,急忙点头,搀扶着老头往里面跑,气喘吁吁,赶到了客厅,抬头看去,魏良辅又是一愣!
  只见唐毅和唐顺之并肩坐着,在他们面前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破道士,脏兮兮的,满脸污垢。这两个爱干净的人丝毫不在乎,你一言我一语,给他讲着东西。
  “你听好了,人分三六九等,愚夫蠢妇只要宝相庄严,金光灿灿,就会拜倒磕头。可是见的多了之后,一般的手段就没用了,必须大智若愚,于无声处听惊雷!”
  唐毅补充道:“听说过没有,装傻是最高明的骗术。沈良这种人啊,他对风水命数知道一些,但是又一知半解,说起来是最容易上当的一类人!你只要记住,要学青楼的姑娘,不要一上来就恨不能以身相许,但是也不能冷若冰霜,适当的时候,拉拉手给点甜头儿,不愁不上钩。”
  “要懂得制造落差,就比如一个才子作诗一首,没什么了不起。花儿乞丐能念两句打油诗,都会引起赞叹。”
  ……
  听着这两位的话,魏良辅有种时空错乱的赶脚,这还是他认识的唐荆川吗,整个儿一个江湖骗子。至于唐毅那小子,好像比自己印象之中还要狡猾,怎么连男女之事都那么清楚了!
  你小子还是未成年人啊!老头心中狂喊!
  猛地看到了吴天成,他正听着老师和唐顺之的高论,恨不得立刻拿笔记下来,什么论语孟子,都没这二位说的精彩!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良辅揪着他的衣服,怒吼道。吴天成也听不下去了,只能把事情向老魏和盘托出。
  原来唐毅知道沈良笃信风水命运之后,就想到了整治他的办法。沈家每天都有人送柴禾,唐毅就让徐三假扮送柴禾的,可是呢,在柴禾里面,放了一点白磷。
  江南的气候潮湿,为了烧着容易,就要把柴禾放在灶台旁边,接着热乎劲,把柴禾烤干。
  徐三把柴禾放在了灶台边,摆得整整齐齐,还得到了家丁的夸奖,多给了他两文钱,徐三没口子感谢。从前院出去的时候,他假装着整理裤腿,从里面掏出藏好的青盐,都倒在了鱼缸之中,做完了这一切,没事儿人似的,出了沈家。
  接下来的事情不需多说,鱼缸里的水变成了咸的,对于淡水鲤鱼来说,简直就是毒药一般,能不拼命往外跳吗!
  鲤鱼闹腾,那边柴禾也烤干了,白磷也烧起来了,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厨房就被烧了个精光,马棚也着火了,三匹骏马冲了出去,跑了好几条街道,弄得人仰马翻,好不容易才找了回去。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弄得沈良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发生在沈家的事情,看似神奇,等唐毅解释之后,吴天成顿时恍然大悟,心说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呢!
  “师父,你可太厉害了,放火这么容易,我看干脆把沈家一把火烧了算了!”
  “蠢!没了沈良,还有王良,赵良,再说了,为师是读书人,才不会干那么没品的事情。”
  唐毅嘴上这么说着,可接下来却干了件更没品的事,年关将至,城隍庙前,各地变戏法的,唱大戏的来了不少,三教九流,好不热闹。唐毅在人群里穿梭,突然发现有两个道人,正在那里表演扶乩。
  在他们前面,有一个沙盘,小老道让客人写下要问的问题,然后把符纸供奉在神像前面,再恭恭敬敬,拿着铜钱编的法剑送给师父,老道一手拿着法剑做法,一手抓着乩笔,在沙盘上写字。每次必中,引得无数掌声。
  正在老道得意的时候,唐毅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身后,伸手拍了拍老道腰上的布袋,那里面装着正是写着问题的纸条,原来小道士供奉的是白纸,真正的纸条压在法剑下面,送到了老道的手里,老道看过问题之后,才能百发百中。
  “朋友,拜小巴,见面分一半吧!”老道沮丧地哀求道。
  “我又不是江湖人,要你的钱干什么。”唐毅低低声音说道:“要想我不拆穿你也行,跟我走一趟吧!”
  ——————————————
  前面随手写的辣椒,的确不严谨了。已经修改,可是点娘好像出了点问题,没有显示,总之对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