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54章 该读书了
不经历风雨,不见彩虹。
  一个男人经过了生死考验,就会变得迥然不同,雷七就是这样的人。
  在监牢的日子虽然不长,十八般刑具全都尝了一个遍,把一身铜皮铁骨,愣是打熟了,打烂了!
  要是没有酒精救命,只怕早就死于感染引发的败血症。饶是如此,他还是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恢复了健康。
  经过此番变故,雷七简直脱胎换骨,他以往总是念着江湖情义,对手下人相当宽厚。谁知竟然换来了张环的背叛!
  这家伙勾结胡氏,给自己戴绿帽子,还把关键情报送给胡氏,稀里糊涂下狱,差点丢了性命。出来之后,原本跟着他在码头混得老兄弟,一律遣散,全都打发回家。当然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徐三!
  雷七和胡氏成婚之前,还有一个妻子,只是难产而死,给雷七留下了一个儿子。对于这个长子,雷七很关心,又怕他受委屈,特意在城外买了处庄子。
  他被抓之后,徐三这个混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开窍了,连夜跑到了庄子,把雷七的儿子带走,两个人藏在了乡下,躲过了胡彬的抓捕。
  在乡下这段时间,徐三宁可自己饿着,冻着,也不让雷七的儿子受一点委屈。当雷七发动所有人手,找到徐三的时候,他正躲在山神庙里,用一只手艰难地烤着母鸡。另一条膀子因为偷鸡已经被打断了。
  扑通!
  雷七跪在了地上,给徐三砰砰磕头,患难见真情,要是没有徐三,小孩子肯定会被抓到监狱里,大人尚且撑不住,何况一个孩子,徐三是救了儿子的命!拉过儿子,二话不说,就让小孩子叫徐三干爹!
  恢复过来的雷七,重新拿回了产业,陈梦鹤也把胡彬抢夺的财产都还了回来。可是经此一劫,原本的客户都断了联系,曾经聚集在手下的兄弟都没了踪影。雷七空抱着一堆银子,却要坐吃山空。
  偏巧这时候唐毅着手发财大计,和雷七是一拍即合。从装修到采购笔墨纸砚,再到购买红木,制作家具。
  光靠着空有一肚子主意的唐毅办不到,靠着两眼一抹黑的吴天成也不行,可以说,雷七才是那个出力最多的人!
  只不过此时他站在纸店的前面,竟然止住脚步,不往里面走了。
  “怎么?不进去瞧瞧?”唐毅笑着走出来。
  雷七憨笑道:“算了吧,俺这个粗人,可别打扰了才子们的雅兴。”
  唐毅凑近了呵呵一笑:“其实我也不愿意看,谁让咱们和银子没仇!”
  “哈哈哈,小相公说话就是让人佩服,成了,赏个脸,咱们喝几杯吧!”
  “恭敬不如从命。”
  雷七在前面带路,穿过了两条街道,来到了一家不大的门脸前面,雷七刚一出现,一个中年的汉子迎了上来,憨笑道:“七爷,羊腿都烤好了,就等您呢!”
  “看见没有,今天我可是带了贵客,要是不好吃,小心我砸了你的招牌!”雷七攥着拳头,笑道。
  “七爷放心,吃着不好,不用你动手,小的自己砸!”
  笑着进了雅间,掌柜的亲自动手,摆好架子,捧来了一条色泽焦黄,滋滋冒油的羊腿。飘散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在江南竟然能见到如此地道的烤羊腿,唐毅顿时来了兴趣。拿着匕首,割下一块,放在嘴里,没有丝毫的膻气,外焦里嫩,入口即化!
  “好,真是好!”
  雷七也割下了一大条,塞进了嘴里,含混不清说道:“小相公,知道店家为什么做得这么地道不?”
  唐毅眼睛眨了眨,笑道:“听掌柜的口音,好像是西北人!”
  “小相公就是敏锐,他是西北逃过来的军户,五年前是我救了他,这家铺子也是我帮他置办的。”
  明朝廷在北部边境设立九边重镇,百万大军屯垦戍边,曾经是朱元璋最得意的一项政绩。只是百多年后,军户体系崩溃,有些地方的逃亡人数甚至超过了一半,这个掌柜的也是其中之一……
  只是西北不安全,东南同样也如此,倭寇越来越猖獗,真不知道哪里才是太平之地。想到这里,唐毅越发郁闷,手中的匕首频频动作,一条条羊肉塞进了肚子里。
  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唐毅吃得比雷七还多,不到一刻钟,一条羊腿只剩下骨头了。
  “小相公,要不要再来一条?”雷七提议道。
  “算了,再来一条真成了饭桶了,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
  提到了正事,雷七立刻收起了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小相公,咱们先说哪件?”
  “家具卖得不错,就说说红木吧!”
  “是。”雷七顿了顿,说道:“小相公,我在松江还有苏州都安排了人手,黄花梨、鸡翅木、紫檀木、乌木,全都在收购之列。这些木头采购的人不多,价钱还算公道。”
  “嗯,不能光靠采购,还要和运木材的海商搭上线,最好能按照咱们的要求运送最好的料过来,几年之内,要把江南的硬木市场都给垄断了。”
  唐毅把官帽椅卖得那么便宜,当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放长线钓大鱼。桌椅板凳都算是小件,用料少,价钱也不高。真正赚钱的是雕花大床,是红木大柜!
  就拿最费工费力的千工拔步床来说,一个工匠需要三年多的时间才能做好,因此才有“千工”之说。
  一张这样的大床,最便宜也能卖到五六十两,如果更精雕细作,加上奢华的装饰,卖一两百两也不是不可能。
  唐毅计算过,如果采用标准流程,招募几十个,上百个木匠分工制作,几天之内就能制造一张大床。
  先通过便宜的桌椅板凳抢占市场,出货量足够之后,采购也多,这样就把上下游都给抓住了。其他的木匠作坊多半维持不下去,然后再出手,把他们收编过来,整个家居制造的生意就都握在了手中。
  到时候还可以和昌文纸店结合起来,先征服文人,再征服社会,唐毅可以骄傲地宣称:我卖的不是商品,卖的是生活态度!
  当然这么大的谋划,唐毅眼前的力量还不够,不过不要紧,他可以借势,不是还有锦衣卫吗!
  “酒坊那边弄得怎么样了?”
  “呵呵,小相公,实不相瞒,以前我手下也有两个酒坊,专门制作烈酒。咱们江南粮食多,山东那边好烈酒,来回贩运,挣一个辛苦钱。其实咱们的酒坊也有了蒸馏工序,不过多蒸馏几次。对了……小相公,我擅自做主,和锦衣卫的邓千户商讨的时候,把给锦衣卫的酒精价钱打了对折,另外还许诺他们,卖出的烈酒和酒精,有三成收益归锦衣卫。”
  酒精生意对于庞大的锦衣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周朔把事情交给了江南千户邓振中全权处置,唐毅也不好总和锦衣卫打交道,就让雷七出面。
  听完雷七的介绍,唐毅也明白他的心思,如果不给锦衣卫一些甜头,这帮人哪会尽心竭力地办事。如今有了三成利润驱动,酒坊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事情,酒坊好了,他们的腰包就会鼓起来,不愁这帮人不卖力气。
  “七爷,不愧是经商的好手,我佩服之至!”
  “哈哈哈,小相公才是真正点石成金的天才,雷七跟您混了,才知道以往经商都他娘的是瞎忙活!”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唐毅已经把手下的生意分配好了,吴天成主管昌文纸店,家具制作归了朱掌柜的,正好他们在刘河堡的房子也被烧了,就在太仓安了家。
  至于酒坊,还有采购的事情,则是让雷七一肩挑起。唐毅对他不止有救命之恩,而且唐毅还帮着雷七走通了关系,让他亲手宰杀了胡氏和张环,让他解了心头之恨。对上面只是说两个人暴病而亡,对于歼夫银妇,历来是死有余辜的,根本没人在乎。
  仔细盘算下来,唐毅如今已经掌握了三大财源,纸店、家具、酒精。保守估计,一年也会有三千两银子入账,而且还处在高速膨胀期,日后还会增加无数倍。唐毅不是一个对钱特别敏感的人,够花了也就不折腾了。
  该好好啃啃八股文了,官场的敲门砖,哪怕就是狗屎,也要啃下来,嚼烂了!
  唐毅带着满腔的悲壮,去拜会老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