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36章 他在怕什么
如果说第一次抓人,还遮遮掩掩,有所顾忌,这一次则是准备万全,肆无忌惮。唐家的前后都被封锁,根本不给唐毅逃跑求援的机会。
  官差粗暴地冲上来,用绳索把唐毅和唐秀才够捆了起来,吴天成和朱家人都眼睁睁看着,绳索深深陷入唐毅的手腕,看着都替他疼。可是唐毅丝毫没有害怕,脸上还带着轻蔑的微笑。
  “不愧是我师父,就是好样的!”
  吴天成突然来了勇气,扯着脖子大喊道:“我也给雷七算过账,把我也绑起来!”
  还有主动送死的,胡彬一摆手,两个官差扑上来,把吴天成也给捆了起来。唐毅气得直翻白眼,怒道:“蠢货,你当陪绑的,有什么用?竖子不足与谋!”
  吴天成疼得龇牙咧嘴,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师父,弟子太笨,在外面也没用,不如陪着您,万一他们动刑的时候,弟子皮糙肉厚,还能替您挡几下。”
  唐毅张大了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收下吴天成,多半怀着游戏的心态,图一个好玩而已。除了唐秀才之外,在唐毅的眼中,其他人更像是电视剧中的人物,一点也不真实,他的心态就是一个看客。
  他知道这种心态不对,可是却没有办法克服,穿越始终是他的心病。直到此刻,他被捆成了粽子,生命真正受到了威胁。有人愿意陪着自己,有人担心自己……我不是过客,我是有生有死,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大明人!
  霎时间唐毅身上似乎发什么特殊的化学反应,他对老爹,吴天成,还有所有人露出了大大的笑脸。
  “放心吧,有我在大家都没事的!”
  老爹目光坚定地点头,吴天成神色激动:师父,我信你!朱家两口子眼中含泪,朱山和朱海兄弟攥紧了拳头……
  “哈哈哈,真是感人啊,唐神童,到了这时候,你还这么有自信!”万浩居高临下,满是嘲讽地说道。
  唐毅看了看他,突然也笑了起来,“万大公子,其实你该感到羡慕,我唐毅到了这个地步,有慈父,有朋友,更重要的是我清白无罪,问心无愧!倒是你万大公子,诬告构陷,就不怕身败名裂吗!”
  唐毅目呲欲裂,吼声如同春雷,在耳边炸响,万浩竟有种错觉,捆住的不是个少年,而是一头猛兽,仿佛随时会把他吞下去!
  该死,本公子岂会怕他!万浩急忙甩甩头,咬牙道:“唐毅,少跟我斗嘴斗舌的,胡判官,还不把他们带走!”
  “是。”胡彬急忙点头,让人押着唐家父子还有吴天成,直奔知州衙门。
  人都走了,万浩站在当场,脑中总是闪过唐毅轻蔑的笑容,该死!一个小娃娃,有什么好怕的!
  他突然一转头,盯着随从而来的两个家伙,其中一个是春芳楼出现过的国子监生韩童,另一个则是胡彬的长子,叫胡辉。
  “你们有一刀毙命的罪证吗?”
  韩童谄媚地笑道:“大公子,衙门办案,就看嘴大嘴小,由您坐镇,不用说一句话,光是胡大人就能把唐毅置于死地!”
  “哼,不要大意,那小子鬼着呢!走,陪着本公子去看看热闹。”
  说起来万浩和胡彬搅在一起,还有些过程。
  春芳楼被唐毅击败之后,万大公子怒气攻心,气得几乎发疯,同时也怕的要命。万浩来到江南就张狂不已,士林早就看不惯他。
  偏偏又出现了疑似抄袭的问题,谁能放过这个机会,大肆传颂,更有人提议联名上书,废了万浩的功名,禁止他参加科举,甚至还有言官要弹劾万镗。
  把个万公子吓得连家都不敢回了,拼命想着挽救的办法,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还有一个人比万浩还要悲催,那就是韩童,大家都认为是他帮着万浩买的戏词,走到哪里,都是鄙夷的目光,更有人破口大骂,弄得韩童跟过街老鼠一样,好不凄凉。
  正巧他躲在小酒馆喝闷酒的时候,胡辉也跑了过来,腮帮子上还有鲜红的掌印,两个倒霉蛋凑在了一起,询问之下,总算是弄清楚了怎么回事。
  原来雷七被抓进大牢,虽然定了罪。可是据说雷七手上还有证据指向胡家,无论胡彬怎么拷打,雷七都咬紧牙关,就是不说。
  胡彬整天为了此事发愁,胡大公子就来了聪明劲头,他想着一死百了,只要把雷七弄死,什么麻烦都没有了。因此他找来几个狗腿子,商量来商量去,发现通倭历来都是大罪,而且几乎没有翻案的可能,一经发现,绝对掉脑袋。
  胡大少爷就自作主张,伪造了几份书信,又弄了一批刀剑武器,悄悄埋在了雷七的一处庄园地下。
  然后就出现了唐毅看到的那一幕,官差慌里慌张,把发现雷七通倭的事情,报告了上去。
  由于当时胡彬不在,陈梦鹤又招待魏良辅和唐毅,事情就传到了同知孙雅芳的耳朵里。老孙并没有见猎心喜,而是压了下来,悄悄告诉了胡彬。
  得到消息的胡彬同样没有喜悦,而是把儿子叫过来,左右开弓,狠狠抽了一顿巴掌。
  “糊涂,愚蠢,蠢得不可救药!逆子,你知不知道,陈梦鹤已经不让你爹审这个案子了!”
  “怎么会?”胡辉也吓傻了。
  难怪胡彬生气,通倭的罪名的确够大,可是同样也意味着案子会成倍扩大,不光是陈梦鹤会插手,甚至会惊动苏州府,乃至巡抚。一旦案子闹大了,就不是胡彬这个程度的能压得住。
  痛骂了儿子之后,胡彬懒得搭理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思考对策。胡辉狼狈地跑到了小酒馆,和韩童撞见,胡辉贪酒,量还不大,喝了几杯,就管不住嘴巴。
  “都怪那个姓唐的臭小子,要不是他,我爹也不会被知州大人训斥,还丢了审案的权力,这下子全都完了。”
  “姓唐的小子?他叫什么?”韩童对唐字十分的敏感。
  胡辉倒是没去春芳楼,随口说道:“我怎么知道,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弄的,竟然请来了魏良辅帮忙,那个老棺材皮也是的,仨鼻孔多出一口气!”
  “是唐毅!”
  韩童失声叫道,简直如获至宝,自己被士林痛骂,又没脸见万大公子,不都是这小子害的,如果能抓住他的把柄,把他弄倒了,不就能咸鱼翻身了……
  韩童越想越高兴,急忙询问情况,胡辉嘴上没把门的,渐渐都说了。
  原来胡彬通过雷七的手下知道有人帮着他算账,胡彬就怀恨在心,后来更是听说雷七手上有他的罪证,胡彬又越发担心,生怕藏在了这个神秘的账房手里。
  他急忙派人调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雷七在这段时间,除了太仓之外,就只去了刘河堡,刘河堡地方不大,账房先生更少,很容易就找到了方账房和葛账房。见到了官差,这两位就腿软了,自然供出了唐毅和吴天成。
  这才有火烧竹楼,跑到唐家拿人这些后续事情。
  韩童听完之后,眼前突然一亮,大笑道:“胡老弟,这下子咱们都有救了!”
  “咱们?我听不懂。”胡辉茫然说道。
  “哈哈哈,贤弟,胡大人发愁,那是因为唐毅背后有魏良辅,可是只要能找一个比魏良辅还有实力的,就不用怕了!”
  胡辉翻翻眼皮,不屑道:“韩兄,你喝多了吧,太仓还有谁比魏良辅名头更大,那可是从二品致仕的官员!”
  “从二品,好大的官啊!”韩童突然大笑道:“比起二品太宰如何?”
  ……
  唐毅被五花大绑,胡彬为了羞臊他,专门走热闹的街道,大庭广众之下,不少人都探头缩脑地看着,有人还认出来了,忍不住惊呼道:“这不是唐神童吗?”
  “啊,就是‘人生如之如初见’的那位?他犯了什么罪啊?”
  “谁知道啊,世事无常啊!”
  大家议论纷纷,胡彬一脸的得意,突然走过一个街角,有个黑影向胡彬猛扑过来。
  “胡大人,你还我的女儿,快还我的女儿啊!那丫头老实本分,她不会逃跑的,准是你把她藏起来了,还我的女儿啊!”
  没恶心到唐毅,倒是先恶心自己了。胡彬不耐烦地挥手,怒斥道:“快把这个疯子带走!”几个官差拖着这个比要饭花子好不了多少的家伙往胡同里走,凄凉的喊声不绝于耳。
  唐毅一直注意着胡彬的表情,老花子冲出来的一刹那,胡彬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恐惧,他到底在怕什么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