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32章 谁是狐狸
“不好了,好多鹰爪孙来了!”朱山慌慌张张跑进来,听到他的话,大家脸色狂变,朱海更是抄起了门栓,就要拼命。
  “别动!”唐毅急忙怒斥道。
  朱海抓着门栓,不服不忿,吴天成可怜兮兮问道:“师父,难道咱们坐以待毙吗?”
  “我是怕你们找死!”唐毅脸色铁青说道:“不能以卵击石!”
  唐秀才面色凝重,抓着唐毅的胳膊,求助似的问道:“毅儿,咱们该怎么办?”
  “表弟,官府的人应该能卖我几分面子。”
  “不行。”唐毅快速否定:“现在情况不明,还不知道是什么罪名。你又不是官身,贸然插一脚,不但帮不了忙,还会有损王家的名声。”
  唐毅眼珠转了转,说道:“爹,还是按我刚才说的,先去找魏老大人。您就要委屈一下,带着大家伙……”
  还没等说完,就响起砰砰的砸门声,叫骂不断。
  “快滚出个带活儿气的,官府公干,快滚出来!”
  “来了!”唐毅急忙说道:“爹,您千万记着,不要反抗,您有功名在身,他们不敢怎么样。孩儿立刻就会救你们,千万别乱来!”
  “放心,倒是你可要小心啊!你要是有差错,咱们都完了!”唐秀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眼泪都快出来了。
  唐毅还想嘱咐两句,外面轰的一声,大门都被撞飞了。唐毅哪里还敢停留,和王世懋两个撒腿就往后院跑。
  刚到了后院,王世懋突然一惊,问道:“表弟,你家有马?这下好办了!“
  急忙解开了缰绳,王世懋飞身上马,唐毅还不会骑,只能爬上去,紧紧搂着王世懋的腰,生怕被甩下去。好好的策马奔腾,竟然是跟一个男人,唐毅脸涨得通红,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学会骑马……
  容不得他多想,王世懋就催动战马,飞一般冲出了后院,他们在前面跑着,后面官差提着刀就追了上来,双方不过差了十几步而已。
  王世懋和唐毅一溜儿烟冲出了巷子,官差拼命追赶,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越来越远。
  “哈哈,太,太刺激了!我终于明白鲜衣怒马的感觉了!”
  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思想这个。唐毅都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兰陵笑笑生的弟弟了,总不能差距这么大吧!
  好在王世懋虽然疯癫,还没有糊涂,连续穿过几个街道,来到了一处幽深的巷子里。他勒住了马,两个人跳了下来,唐毅腿一软,好不容易站稳。
  “表弟,前面就是魏老大人的别院,咱们赶快进去求救吧!”
  “慢!哪能这么进去!对老人家太不尊重了。”
  唐毅眼珠转了转,正巧街边有个剃头铺子,唐毅借了点清水洗脸,又平静了一下心情,还跑到点心铺子买了四样糕点,然后大摇大摆,向着魏良辅的宅子走去。
  王世懋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我疯癫,你小子比我还疯癫!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家里出了大事了!
  看着王世懋傻愣愣的模样,唐毅腼腆一笑:“表哥,初次拜会老人家,总要带点礼物不是。”
  “啊,啊!”王世懋彻底无语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虚礼!
  两个人到了门前,把礼物奉上,家人微笑着说道:“老爷吩咐了,只要唐神童前来,不用禀报。”
  “多谢!”唐毅迈步往里走,王世懋跟着,唐毅突然说道:“表哥,麻烦你帮着看门,若是有人追来,一律挡驾。”
  “嗯!”王世懋不知道唐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听从。
  唐毅抖了抖身上的尘土,深吸口气,迈步走进了小院。
  魏良辅的品味不用说,小院奇花异草,茶叶末色养鱼缸,红色的鲤鱼来回游动。廊下挂着画眉八哥,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真会享受!”唐毅暗自感叹,说话间到了魏良辅的书房,老头正好坐在门前的躺椅上晒太阳,手边拿了本书,正在看着。
  还挺用功,可是唐毅扫了一眼书名,顿时一口老血,喷出三丈外!
  如意君传!
  “这个老不羞啊!”
  唐毅咳嗽了一声,魏良辅一抬头,看着他古怪的表情,竟然哈哈一笑,满不在乎。
  “原来是唐神童来了,老夫还以为你是个有趣的呢,没想到也这么道学,额不,是假道学!伪善!”
  挨得上吗?
  唐毅也不废话了,而是躬身施礼,笑道:“老大人好品味,小子自愧不如。小子此番前来,是想请老大人履行诺言,您可是许给我一个要求,不会反悔吧?”
  “什么话,老夫一把年纪,岂会说了不算。说说吧,你想要老夫干什么?”
  唐毅突然眉开眼笑,说道:“是这样的,小子读书一直缺少高人指点,难免偏颇,可名师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您老说是不是!”
  送上门了!
  自从见到唐毅的戏词,魏良辅就下定决心要收他,可是碍于面子,老头不好直接提出来,现在唐毅亲自找来,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江湖认有句话,叫徒访师三年,师访徒三年,天地君亲师,师徒如父子。敬美或许也提过了,你若是有心思,老夫愿意帮忙。”
  愿意两个字被咬得很死,老头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等着唐毅上钩。
  哪知道唐毅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忙说道:“如此小子多谢老大人了,我早就想——想拜在荆川先生的门下,苦于无人介绍,老大人若是……”
  “噗!”
  魏良辅一口茶水喷出老远,脸涨得通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说想拜谁?”
  “当然是荆川先生唐顺之了。”唐毅一脸天真憧憬道:“荆川先生是探花郎,做过翰林官,学问大,人品好,还会武功,您说说,东南还有比他更有名望的读书人吗?”
  一句话,把老魏给问住了,说起来东南的才子不少,比如王世贞,比如徐渭,但是论起学问精深,无人能比得过唐顺之,就连他魏良辅都差着十万八千里。
  可是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老夫看重的徒弟怎么能让唐顺之截胡啊?
  魏良辅越想越气,到嘴边的鸭子,额不,是徒弟,绝对不能让他飞了!他悠悠说道:“想拜师唐顺之,可不容易啊!”
  “没事,我有信心,也有横心,不破楼兰终不还!”唐毅无比认真说道。
  老头彻底疯癫了,突然一拍桌子,怒吼道:“唐毅,你难道觉得老夫比唐顺之差吗?”
  “这个,不好比吧!”
  听在魏良辅的耳朵里,却变成了不能比!
  “好好好,唐毅,老夫可告诉你,论起文武本事,或许比不上唐顺之。可是有一样,唐顺之永远都不是老夫的对手。”
  “什么?”唐毅还真不知道。
  魏良辅得意笑道:“就是做官的本事,他唐顺之刚出仕就得罪了首辅张璁,两次罢官,蹉跎十几年。老夫自从当官以来,顺风顺水,步步高升,一直到了左布政使,岂不是比唐顺之高明万倍!”
  这也值得夸耀啊!
  唐毅突然仰起脸,斜着头说道:“什么都不如品德高尚,我唐毅一定要拜唐荆川为师!”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魏良辅眼睛缩成了精芒,看了足足一分钟,突然仰头大笑。
  “哈哈哈,别人说老夫都信,唯独你小子老夫一万个不信!”
  “为什么?”
  “因为老夫认识了真!”
  噗,这回轮到唐毅喷血了,不带这么玩的,了真不是说不告诉别人吗!出家人不打诳语,简直就是骗子,无耻!
  “老夫十天前才从天妃宫回来,我那个老朋友是想不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手段的。”
  “他把什么都告诉你了?”
  “当然没有,了真是有德高僧,什么都没说,不过,那个小沙弥倒是挺可爱的,给了一串糖葫芦,就什么都说了。一个十二三岁满肚子坏主意的小娃娃,还有一个写字漂亮的秀才爹,不是你还有别人吗!”
  “虚辰,小混蛋,我白给你那么多零食了!”唐毅是仰天长叹:“魏老大人,您想怎么样,是准备公布出去吗?”
  “按理说老夫该替士林除掉一个心术不正的小混蛋,不过么,法理人情,若是你答应拜在老夫门下,或许可以商量也说不定!”
  唐毅眼珠来回乱转,突然愤然起身,双膝跪在地上。
  “弟子唐毅拜见恩师!”
  “好啊,乖孩子,快起来吧!为师知道你也不容易,不必在意。”魏良辅立刻换了副面孔,正在这时候,外面人喊马嘶,家人急匆匆跑过来。
  “老大人,胡判官带着人来抓唐公子了!”
  瞬间,魏良辅的笑容就凝固了。
  ————————
  票票啊,怨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