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11章 被鄙视了
“干娘,饶命啊,别打了,再打就看不到干孙子了!”
  徐三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脑袋,哭得别提多惨了。
  内掌柜的卯足了劲头的大脚停顿了一下,不足三成的力道踢在了徐三的屁股上。一连串的骂声就出来了。“小兔崽子,我可告诉你,你娘和我是多年的干姐妹,她临死的时候,告诉老娘,要好好看着你,让你小子长成个人模样!你瞧瞧你,都混成了二流子,在外面折腾不够,还敢砍了老娘的桌子,你小子不想活了是不?”
  “干娘啊,我不是想……”
  “想什么?”内掌柜的狠狠啐了他一口。
  “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那点道行,连老娘都骗不过,还敢在小相公面前丢人,真是不知死活!”
  徐三一听,竟然猛地坐起,惊呼道:“姓唐的小子,你知道还让我砍桌子?”
  唐毅挠挠头,陪笑道:“刚知道,刚知道而已!”
  嘴上这么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徐三气得哭天抢地,内牛满面!
  唐毅看着满身脚印子,可怜兮兮的徐三,突然脸色发红,自己似乎有点做的过了。
  “朱大婶,都怪我不好,不该和徐兄开玩笑的,这样吧,桌子的钱我出。”唐毅说着就掏银子,他现在可不比以前,兜里有不少碎银子。
  内掌柜的却连连摆手,笑道:“小相公,你这是什么话,您给我们找了新活儿,这个面馆也不挣钱,借着机会就关了。这个混小子就缺教训!”
  徐三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满身的尘土,一听面馆要关了,也顾不上疼痛,怪叫道:“干娘,可不能关了啊,我以后上哪吃饭啊!是不是儿子欠账太多了,我,我这就拿钱去。”
  “你给我回来!”
  内掌柜的一把拉住了徐三,气呼呼道:“三儿,干娘这些年也没照顾好你,正好现在有了活计儿,你就跟着你死鬼学赶车吧,别往码头跑了,打打杀杀的,万一出了点啥事,后悔就晚了。”
  内掌柜的虽然疾言厉色,可是心肠不坏,这几句话处处都为了徐三着想,弄得傻小子眼圈通红。
  “干娘,还是您对我好,可是眼下我不能答应,雷爷有了麻烦,要是跑了,不是爷们做的事。”
  还挺仗义,唐毅有些刮目相看了。
  “唉。”内掌柜的叹口气,摇头道:“儿大不由娘,你自己个机灵着点,到了啥时候啊,干娘这都有你的一碗饭。”
  内掌柜的转身去忙活了,眼看着临近饭口,来的客人越来越多。虽然不打算干了,但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做面条是一点马虎不得,熬汤的骨头更多,给的面条更实惠。
  想到了还在睡觉的老爹,唐毅又要了一碗面,端着往家里走,没走出几步,突然眼前一闪,徐三跳到了他的面前,张牙舞爪的,吓了唐毅一跳,这小子不会想报复吧!
  愣神的时候,徐三突然单膝点地,一抱拳,说道:“小相公,徐三有一事相求,你能不能帮忙?”
  “什么事?”下意识问道。
  徐三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伸手从后腰掏出了一本账册,送到了唐毅的面前。
  “看看这个。”
  唐毅眉头紧锁,这小子到底搞的什么鬼啊。把面条给了徐三,他捏着鼻子,翻开了账本,一目十行,看了起来。
  自从穿越之后,唐毅就觉得自己记忆力明显提升,脑筋转得飞快,不说过目不忘,也差不多。
  他飞快的翻看,这应该是一个商铺的出入流水账,可是看着看着,唐毅不由得摇头了。这份账目非常混乱粗糙,上面的日期错乱,字迹不清楚,外加上不少涂改的痕迹,一看就让人挠头。
  不过这还难不住唐毅,他在后世什么样的账目没见过,什么手段不知道,应付这些,简直就是小儿科。
  徐三眼巴眼望看着,小心翼翼问道:“小相公,账本有问题没?”
  “问题肯定不小,被黑的银子最少上千两。”唐毅不知道这小子打得什么算盘,只能含混说道:“不过光是这一本我也没有办法说清楚。”
  徐三咽了口吐沫,问道:“所有账本都给你,能不能弄清楚?”
  “应该差不多吧!”
  “太好了!”徐三拉住唐毅的胳膊,不由分说就走。
  “喂,你要绑票啊?”
  徐三连忙赔笑:“小的哪敢啊,求你高高手,帮我一个忙成不?”
  “查账,对吗?”
  “嗯。”徐三祈求地点点头。
  “不去!”唐毅拒绝的别提多痛快了。
  “你敢?”徐三把怪眼一翻,手里的朴刀又举了起来,怪叫道:“小子,刚刚你哄骗大爷,害得挨了顿揍,这账还没算呢!我这把刀叫青龙,青龙月亮刀,信不信一刀劈了你!”
  那叫青龙偃月刀好不!唐毅彻底被打败了。
  “你小心点,别把面条弄撒了,看朱大婶不收拾你!”
  听到朱大婶,徐三下意识打了个机灵,急忙把碗抱好。
  “我答应你还不成,我爹还在家里睡觉呢,先把面条送去。”
  “哦,你爹咋这么懒呢?”
  丫的,找打是不!
  “你再说一个字,就算你跪着求,我都不搭理你。”
  徐三吓得一缩脖子,赶快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跟在了唐毅后面,亦步亦趋,上了小竹楼。
  唐秀才半睡不醒,唐毅拿着面条,在他的鼻子前面一晃,就乖乖张开了眼睛,笑眯眯说道:“还是毅儿知道心疼你爹,我先洗把脸。”
  起身,正好看到了徐三吊儿郎当靠在门口,忍不住问道:“这是谁啊,怎么不像好人?”
  眼里真不差!
  唐毅笑道:“爹,他让我帮着去查账。”
  “查账,你会看账本?”唐秀才可真的吃惊了,小东西一个主意,一个点子,爷俩眼看着成了有钱人,儿子天资聪明,脑筋灵活,唐秀才是承认的。可是想弄懂账本,必须算学精深,还要懂得记账的规矩,没有几年的功夫可做不到,貌似没有教过他啊?
  看到老爹怀疑,唐毅呵呵一笑:“看看而已,要是不成,不还有您老吗!”
  这个马屁拍的很舒服,唐秀才傲然一笑:“没问题,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要真是不成,有爹兜着!”
  “成了,孩儿先走了。”
  从家里出来,徐三在前面带路,没走几步,突然停住了,自言自语道:“我好像又上当了!你爹是不是比你厉害?”
  唐毅点点头,笑道:“那是自然了。”
  “那我找你干嘛,找你爹多好啊!”徐三转头就跑,唐毅一伸手,拉住了他的衣领,徐三劲头还挺大,唐毅跟着跑了几步,才停了下来。
  “我可告诉你,大人干大事,就一点烂账,要不是看在朱大婶的面子上,我都懒得去!要是我爹出马,走一趟至少二百两银子,你能出得起吗?”
  “二百两啊!我连二两都没有”徐三顿时耷拉下来脑袋,乖乖带路,往刘河堡的码头走去。丝毫没想过,要是唐秀才那么厉害,何至于住在逼仄的小竹楼……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码头,放眼看去,有几艘船只正停靠着,有力巴搬运沉重的货物,累得浑身是汗,吭吭唧唧。在岸上有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大汉,正在指挥搬运。
  徐三高声叫道:“七爷,七爷,我把您要的人找来了!”
  大汉猛地回头,一眼看到了唐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一抹络腮胡,怒骂道:“徐三,你瞎了狗眼,我让你找账房先生,找个没断奶的娃娃干什么?”
  丫的,被鄙视了!
  唐毅瞬间就怒了,不就是一点烂账吗,老子在后世见识了多少,别说区区一个刘河堡,就算到了京城,唐毅也丝毫不怵。
  当然有自信是一方面,还要有平台不是,眼下唐毅傻愣愣跑到京城,最大的可能就是到铺子里当个跑腿的,搞不好还要上大街捧着碗要饭。
  但是无论如何,眼前这家伙至少没有鄙视唐毅的本钱。
  唐毅有心骂回去,可是看了看对方的胳膊根,比自己的腰只粗不细,再加上周围的打手,很快就认清了形势。
  年轻人可以中二,但是不能犯傻!
  “徐三,既然人家瞧不起我,那我也就不在这碍眼,告辞了!”唐毅转身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