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十章 请节哀
document.write('唐秀才和唐毅在天妃宫又住了两天,没有了利益纠葛,双方关系迅速修复,唐秀才把需要写字的地方都弄好了,还许诺了真,以后需要只管吩咐,然后才欣然回家。
  走在路上,唐秀才看哪里都顺眼,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毅儿,怎么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滋味啊!”
  “现在是秋天好不好!”唐毅正是无语了,不过也不好打扰老爹的兴致。二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差不多是十家农户一年的收成,爷俩算了发了横财,口袋里有了钱,人顿时变了样,路过酒楼的时候,点了二十几道菜,让伙计送到家里。桌子太小了,都摆到了床上。
  唐秀才不由皱眉了,说道:“毅儿,我看该换张桌子,对了椅子也该换了,床太小了不舒服,换成金丝楠的……”
  “好了,您换一套房子成不。”
  “也对啊。”唐秀才说道:“说实话啊,这竹楼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以前住的不也挺好的,唐毅也知道老爹出身官宦之家,二十岁之前都不知道什么叫缺钱。这些年的确苦了他了,折腾就折腾吧!
  正所谓穷人有了钱,如同上了弦,庆功宴吃完,到了晚上唐秀才突然睡不着了,心头就仿佛有小耗子不停抓挠,不得安宁,不停地偷看柜子里,生怕银子不翼而飞了。
  一遍又一遍,只要闭上了眼睛,就仿佛有小贼跳进来,把钱都偷跑了。翻来覆去的烙饼,到了半夜三更干脆爬起来,放在了枕头下面。
  这下放心了,可枕着硬邦邦的元宝,后脑勺生疼,这也不是长久办法啊。
  干脆,豁然坐起,披着衣服就往外面走。
  “爹,您省省行不。”唐毅红着眼睛,怒冲冲说道。
  唐秀才不好意思,尴尬一笑:“还没睡啊,你也睡不着?”
  “我睡着了——又被您弄醒了!”唐毅无奈道:“爹,爷爷好歹是县丞,您也吃过见过,区区二百两银子,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失去了才知道宝贵!”唐秀才神秘兮兮道:“毅儿,这可是咱爷俩的身家性命,爹准备挖个坑埋起来,等以后你娶媳妇用……”
  唐毅翻翻眼皮,笑道:“是不是还要写上此地无银二百两啊?”
  “臭小子,你敢嘲笑你爹,找打!”唐秀才气得哇哇暴叫,作势要打。
  唐毅连忙求饶,说道:“爹,您老想想,孩儿随便一个主意,凭空就能弄到银子,您老还有什么可怕的。”
  唐秀才挠了挠头,他的确是穷怕了,不过臭小子说的也有道理。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讪讪地把银子放在了床边,坐在了唐毅的身旁。
  “毅儿,那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爹都听你的!”
  “您真的听我的?”
  “当然,谁让你有本事呢!”
  唐毅也看明白了,不把老爹安抚住,是别想睡好了。
  “爹,其实孩儿早就想过了,咱们还是要回太仓州,二百两足够买个小院,租房子不是个办法,孩儿想着去私塾读几年书,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想出人头地,就要走科举的路子。”
  唐秀才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毅儿好见识,爹也是这么想的,当初来刘河堡就是贪图花销少,现在看来是爹短视了。明天爹就回太仓找个合适的房子,等安顿下来,再找个挣钱的活,你就只管用心读书,爹养活你,咱们唐家日后就指着你了!”
  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