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7章 欲取先予
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人都陷入了空前的忙碌之中,唐秀才依旧努力履行着诺言,虽然他并没有答应了真什么。既要摆摊写字,又要抽空抄佛经,还要去寺里帮着撰写匾额,修复碑刻,蜡烛三头烧,忙得不亦乐乎。甚至有时候实在回不了家,就在天妃宫睡了。
  至于朱掌柜的也是如此,天不亮就起来,和面,剁馅,包包子。
  好不容易早上的生意做完了,就立刻跑到后面,拿起锛凿斧锯,叮叮当当,忙个不停。经常是忙到后半夜,那么壮实的汉子,愣是没劲爬上坑头。
  而内掌柜的呢,甚至更凄惨,小饰品,小东西,做起来最麻烦,她要帮着采买各种材料,做好了之后,还要挨个验收,保证质量上乘,做工精美。
  也幸亏内掌柜的认识人多,做起事情雷厉风行,要是换一个人,只怕银子摆在面前,都撑不下来。
  不过虽然忙碌,大家都甘之如饴。内掌柜的算过了,一个普通手串采购成本不过五文钱,唐毅给她的定价是十文,一个手串,她就能赚五文钱,顶得上她卖二十个包子了。
  要不是这个生意前途未卜,她都想关了铺子,专心做这个。
  虽然所有人都很忙碌,而那个始作俑者却别提多清闲了。唐毅最多帮着内掌柜的想想点子,设计一下图样,偶尔老爹会喊他去帮忙,不过他的字迹没法和老爹相比,写过两副对联,抄了几页佛经,唐秀才看过之后,默默扔到了纸篓里。
  “不用啊,我还懒得写呢!”
  唐毅干脆跑回了家,读书写字。闲着了就去街上买些肉类蔬菜,做几个可口的小菜给老爹送去。
  每到这个时候,唐秀才就会得意非常,坐在庙门口,当着干活的工匠大吃大嚼,吃得满嘴流油,不够嘚瑟了。
  当然这是唐毅心里的想法,要是让唐秀才知道,哭都没地方哭:你当老子愿意啊,谁让你带来的都是荤菜啊!
  不过吃了大半个月,脸上倒是有点肉了,儿子这手艺真是不差。
  时间飞快,明天就是七月十五,传说中的鬼节。按照民间说法,七月一的时候,鬼门大开,地府的鬼魂就会到人间查看后辈子孙善恶行为,子孙则要趁机祭祀。过了七月之后,鬼门关闭,若是子孙没有祭祀,孤魂野鬼就要在人间飘零一整年!!
  让祖宗受苦,那可是天大的罪孽,一旦老祖宗发怒,子孙可是要遭殃的。
  不管家里有没有钱,都要买些香烛、烧纸、元宝,给先人送点钱花,至于讲究的家庭还要购买鸡鸭一类的牲畜祭品,准备各式河灯,总之花样众多,眼花缭乱。
  唐毅本来是不信这些东西的,可是他连穿越都遇上了,就没有什么理由不信了。坐在马车上,他就说道:“朱伯伯,这两天我怕是要在天妃宫忙活了,等明天有空,您送点烧纸和贡品来,我和我爹要祭奠一下先人。”
  “好嘞,小相公你放心吧,把东西送去,回头我就去买。”
  两个人说着,马车越赶越快,刚刚过了中午,就到了天妃宫门前。
  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天妃宫的前门已经基本修复了,正门新制作的金色匾额,“天妃宫”三个字龙飞凤舞,就是老爹的手笔。一进山门,就是天王殿,塑着魔家四将,各个威严煞气,面门狰狞,有的拿着宝剑,有拿琵琶,有拿着雨伞,还有长虫,油漆彩画,很有气势。
  在旁边还有一面青石碑,上面写着魔家四将的介绍,不用问,同样是老爹写的。
  大殿前面是不大的空场,中间放着一个硕大的香炉,在一旁香烛堆成了小山,正是给明天做的准备。
  唐毅经常过来,他和了真之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见面之后,礼数十足,客客气气,就仿佛朋友一般。庙里的小沙弥更是喜欢唐毅,谁让他脑袋里稀奇古怪的故事多呢!
  虚辰见到唐毅,笑着迎过来,神秘兮兮地问道:“小施主,今天有空吗?”
  “干嘛?”
  “上次你答应讲单刀赴会的,小和尚可一直记着呢!”虚辰一脸崇拜,拉着唐毅说道:“快讲讲,关老爷是不是大发神威,一个人把东吴的贼子都杀了!”
  唐毅这个无语啊,你是出家人好不好,别动不动打打杀杀的。说起来也怪唐毅嘴贱,偶然评价了三国几句,就惹来小沙弥的追捧。
  关羽从明朝中期以后,就快速变成了全民偶像。男的学关云长,女的学王宝钏。也不知道怎么把这两位凑在一起了。
  连带着出家的小沙弥都成了关羽的粉丝,每当唐毅讲桃园结义、三英战卢布、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等段子的时候,都会聚集一大帮人,听得如痴如醉。唐毅甚至都觉得他有当说书先生的潜质了。
  “讲故事是没问题滴,不过……”唐毅拉长了声音。
  “不过怎样,做什么我都答应!”虚辰小眼睛冒着金星说道。
  “没看见马车上的东西吗,赶快搬下来。”唐毅笑着说道。
  这时候朱掌柜的已经把马车上的席子拿开。
  嚯,东西还真不少。
  虚辰瞪大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二十个一模一样,刷着红漆的功德箱,都不算大,他就能轻松搬下来,因此笑着答应。
  唐毅在一旁指挥着,在山门放一个,香炉旁放一个,殿门口放一个,拜垫旁放一个……
  没多大一会儿,全都放好了,这些位置都是香客触手可及的必经之路。
  接着又捧下来特制的香烛,好家伙,最大的都差不多有三尺长,指头粗细,上面还裹着七彩的装饰,一看就是高大上的东西。不用告诉,虚辰也知道这些玩意要放在香炉旁边最显眼的位置。
  剩下就是各种小饰品,小佛像,手串,平安符……这些都要送到大殿里受受熏陶,额不,是开光。
  “万事俱备,就看明天的效果了!”唐毅自信地笑道,人性的弱点什么时候都一样,就不信弄不到银子!
  唐毅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全都被了真看在眼里,和尚背着手山门走进来,每到转弯的地方都有大大的功德箱在面前。
  “功德功德,有趣啊!”和尚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喔喔喔,雄鸡报晓,天色微明,野草上挂着露水。
  有烧香的人早早来到了天妃宫。小沙弥等在这里,手里捧着三寸高,泥塑的弥勒佛像,腆胸叠肚,憨态可掬,满脸的福相。
  “阿弥陀佛,施主,您是第一位前来烧香的客人,足见礼佛之心赤诚,这是蔽寺的一点心意,我佛保佑施主和家人。”
  虚辰说着,恭恭敬敬把佛像送了过去。
  一个村妇模样的香客接过,顿时傻了眼,她还没听说寺庙主动送东西呢,迟疑一下,小心翼翼接过来,连忙道谢,进入了山门。
  随后又有几个香客前来,虚辰也都送上了佛像,默默念经,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他念的分明是:“千万别肉包子打狗,千万别啊……”
  妇人到了大殿,转了一圈,给天妃娘娘,四大天王都烧了香,转身就要离开,正好一眼看到了香炉旁边的功德箱,下意识问道:“师父,这是干什么的?”
  “阿弥陀佛,女施主,此乃是功德箱,寺庙接受各方施舍,若是女施主有心,可赏一些香火钱,不赏也是无妨,只要诚心礼佛,定能家道兴旺,福寿康宁的。”
  原来是要钱啊,老娘可不给!
  她迈步往外面走,就听背后有两个香客低声嘀咕:“让别人办事都要送点钱呢,更何况是佛爷!”
  “是啊,人家还送了佛像,保佑咱们一家人,总不能让人家吃亏啊!”他们说着都掏出了一些铜钱,有几十枚的样子,扔进了功德箱。
  妇人脚步停了下来,脸色一红,她来烧香顺道还给儿子祈祷,眼看二十了,还没媳妇儿呢!
  白拿东西,佛爷又怎么会保佑!妇人一咬牙,一狠心,掏出一块碎银子,扔了进去。
  当啷,掷地有声!
  门口的虚辰差点叫出来,心里头不停狂喊:给钱了,真的给钱了,小施主的法子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