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3章 题字
“等等!”
  朱掌柜的急忙喊道:“客爷,还没给钱呢?”
  买包子的家伙五十来岁的样子,是个矮胖子,脸上的肉溜圆,没有皮包着都要挤出来一般,小眼睛只剩下一道缝,贼亮贼亮的,透着神采。
  他冲着朱掌柜的轻蔑一笑:“怎么,包子钱不就在那吗!”
  朱掌柜的强忍着怒气,赔笑脸道:“客爷,包子一文钱一个,您要三十个小的给您二十六,您看这样成不,就算二十五文钱,您才给了三文,还有二十二文,还请您心疼小的,念在小本经营,体谅我们……”
  还没等他说完,从店铺里面传来一声霹雳般的怒喝。
  “朱老实,你又拿老娘的包子送人情!有钱吃包子,没钱滚犊子,一个子都不能少!”传说中的内掌柜抱着笼屉风风火火跑过来,把笼屉放在锅上,一转身到了买包子的客人面前。叉着腰,上下打量一下对方,冷笑一声。
  “客爷,卖东西的不怕大肚汉,您能买我们高兴,可是不给钱,想占便宜,也要问问老娘是什么脾气!”
  果然名不虚传,内掌柜的一露头,吓得食客们都乖乖闭上了嘴,倒是唐毅毫不在乎,满嘴流油地吃着包子,暗暗捡起一小块木炭。
  买包子的丝毫没有被吓着,眯缝着小眼睛,咳嗽两声。
  “本大爷是来吃包子,不是来受气的,你们想开黑店不成?”
  朱掌柜的连忙摇头,惶急地说道:“客爷,您可不不能这么说,谁不知道我们做生意最讲良心,货真价实……”
  “货真价实,我刚刚来的时候,明明看到是一文钱十个包子,这有三文钱,买你们26个包子,还是你们赚了,难道想讹人吗?”
  “你放屁!”内掌柜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睁开狗眼看看,这么大的包子,一文钱十个?老娘怎么不白给,还能落下好名声。”内掌柜的发威,和母夜叉有的一拼。
  “谁知道了,许是你头发长见识短。对不起,本大爷还有事,恕不奉陪。”
  这家伙转身要走,内掌柜的气得头发都立起来了,跺着脚对着朱掌柜的大骂:“你个怂头日脑的东西,还不给老娘拦住他。”
  朱掌柜的无奈,只能跑过去,一伸手,拦住去路。他拱拱手,哀求道:“客爷,小本生意不容易,您别开玩笑了,二十几个铜子,我和浑家一天都挣不来!”
  矮胖的家伙毫不在乎,伸手一推朱掌柜的,冷笑道:“我管你挣多少钱,招牌上写的,你们定的价钱,老子管不着,赶快让开。”
  “好啊!老娘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吃白食吃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你真让老娘开了眼。”内掌柜的突然抄起一把菜刀,几步就蹿了过来,简直比猿猴还灵巧。
  “你们干什么,要开黑店啊!”矮胖的家伙也害怕起来。
  “你还说对了,老娘就是母夜叉,今天就把你剁成肉馅!”内掌柜的凶狠地骂道。
  眼看着就要出流血事件,唐毅哈哈一笑:“朱伯伯,他说招牌写着,那咱们就好好看看,上面到底写着啥!”
  对啊,一句话提醒了所有人,朱掌柜的两口子还有那些食客一起抬头,顿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朱掌柜的更是忍不住念了出去。
  “千,文,十,个,是千文十个!这,这是怎么回事?”
  “傻子,你还不明白啊!”内掌柜的狠狠白了丈夫一样,一跃三尺高,叉着腰怪叫道:“哈哈,老娘才知道,敢情包子这么值钱,按您说的,拿两千六百文,少一文钱,老娘都和你到知州大人那打官司!”
  矮胖子只觉得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赶脚,这到底是哪个缺德鬼干的?
  他急忙跑过来,盯着招牌仔细看着,突然惊叫起来。
  “你们都看看,这个千字绝对被人加了两笔,看着新旧都不一样!”
  “真是好眼力啊!”唐毅白痴般看着他,冷笑道:“那您再看看,后面的十上面是不是也被加了一笔?敢耍诈,就要愿赌服输,赶快拿钱!”
  “说得好!”内掌柜的把明晃晃的菜刀举在空中,一伸手揪住胖子的衣衫。
  “给钱,给钱!”凶神恶煞般吼道,吐沫星子喷了一脸。
  两个人拉扯起来,有个食客眉头紧皱,突然喊道:“哎呦,这不是常青村的王三财,是有名的土财主,抠门的邪乎。”
  “王三财?就是那个三十夜,用毛笔画红烧肉的那位?”
  此话一出,大家全都想看稀罕物一样,盯着矮胖的家伙,说是抠门不算啥,这位都抠出了境界。每逢过年一般的地主都会给家里的仆人长工加点菜。可是这位舍不得,他苦思冥想,竟然想出了一个绝招,用毛笔画,然后给大家伙看看,就算吃过了。
  也只有如此极品的家伙,才能干出改招牌的事情。
  周围人越说越难听,矛头都指向了矮胖子,俗话说吐沫星子淹死人,王三财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拼命挣扎,可是内掌柜的丝毫不让。
  “你这个泼妇,还不松手?”
  “哈哈,松手?老娘还要拉你见官呢,反正老娘不怕丢人,倒是王财主舍得面子,咱就看看谁更狠!”
  怎么就碰上了母老虎,王三财这个恨啊,他做人的信条就是出门没捡着东西就算丢,这次到了刘河堡谈生意,偶然听别人聊天,就有人讲改招牌吃白食的段子,别人都当一个笑话,唯独王大财主记在了心头,还来了个活学活用。
  没想到竟然聪明反被聪明误,把自己给坑了!
  “我,我认倒霉还不成!”王三财脸红脖子粗,把手伸进怀里,掏了半天,拿出几块碎银子,挑了一块最小的,仿佛割肉般,疼得脸上肉直颤抖。
  “拿去!”
  “呸!”
  内掌柜的接在手里,顿时啐了一口,大骂道:“你狗眼瞎了,这点银子够吗?老娘的包子可是一千文十个,赶快的给钱!”
  王三财被逼得没有办法,只能有拿出一块碎银子。
  “疯婆子,两块银子足有三钱了,你要是还不依不饶,见官就见官,老子不怕你!”
  “你还有理了?看老娘……”
  朱掌柜的急忙跑过来,一把拉住了媳妇的胳膊,低声说道:“行了,咱们做生意和气生财,别闹了!”
  内掌柜的掂量一下碎银子,心中早就合开了花,一个早晨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可是脸上还不依不饶,骂道:“光知道和气生财,净是缺德带冒烟的货儿,老娘得赔死!”
  虽然骂着,手却悄悄松开了,王三财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转头就跑。内掌柜的美滋滋拿着银子,左看看,右看看,别提多高兴了。
  朱掌柜的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说道:“还不过来谢谢唐爷?”
  “谢他,为什么?”
  朱掌柜的一翻白眼,平时挺精明的媳妇,看到银子就糊涂了。
  “要不是唐爷帮着改了招牌,王三财就得手了。”
  内掌柜的悚然而惊,急忙说道:“该谢,真该谢谢。”
  “唐爷,您的包子不要钱了!”
  人家缺你这几个包子啊,朱掌柜的这个惭愧啊,都要没脸见人了。
  这时候有人大笑道:“朱掌柜的,大伙都看饿了,也想买两个包子,可是这千文十个,我们可买不起啊!”
  他这么一说,顿时不少人都跟着起哄,朱掌柜的急忙说道:“一文一个,俺可不敢多要钱。”
  “那招牌怎么算啊,万一买了包子,内掌柜的拿刀追上门,我们可受不了的。”
  “好啊,三子,敢拿老娘寻开心,信不信老娘现在就剁了你!”内掌柜的作势挥刀,又引起一阵大笑。
  唐毅笑着说道:“朱伯伯,招牌不好,的确让人钻空子,要不让我爹帮你写一个新的咋样?”
  朱掌柜的一听,脸上一下子合开了花,“那感情好,就是怕糟蹋了唐爷的一笔好字。”
  内掌柜的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丈夫身后,压低声音说道:“糊涂啊,有人帮着写,你还装什么蒜啊?”
  “你才傻呢,唐爷是秀才,请他写字都要给润笔费的,尤其是招牌对联,少说要一两八钱的,你舍得啊?”
  “啊?那么贵啊!”
  这时候唐秀才站了起来,几步走过来,笑道:“朱大嫂子客气了,我们父子租你家的竹楼,承蒙关照,早就该尽一点绵薄之力,以往都是我不晓事,若是嫂子不嫌弃,我现在就写。”
  多会说话啊,内掌柜的笑得皱纹都开了,大声喊道:“当家的,还不去拿纸笔!”
  “哎,哎!”朱掌柜的连忙答应,转身捧过来纸笔墨砚。内掌柜的清理干净桌子。
  唐秀才提起笔,又有些迟疑。
  “毅儿,你说叫什么名字好?”
  唐毅想了想,突然恶趣味地笑道:“爹,我看就叫庆丰包子吧!”
  “庆丰!”唐秀才咂摸一下,也觉得通俗上口,又看了看朱掌柜的两口子。
  “庆丰好,就叫庆丰!”朱掌柜的咧着嘴大笑。
  唐秀才也不客气,立刻挥毫泼墨,笔走龙蛇,庆丰包子铺,五个字转眼写成。一个字就是俩包子啊,唐秀才总觉得占了朱家的便宜,又把纸铺好,写了“皮薄馅美”“货真价实”两个条幅,最后特意着重写下“壹文壹个”。
  “朱伯伯,这个‘壹’可没法动手脚了,你可以放心了!”唐毅在一旁拍手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