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首辅 > 第2章 吃白食
唐毅坐在床边,老爹脑袋还在水缸里面,双眼紧闭,屏住呼吸,只等着窒息而亡。这个不孝子竟然连救都不救。
  “爹,您没发现啊,水缸里没水了。”唐毅懒洋洋说道。
  “没了?我说咋一点不难受呢!”唐秀才讪讪抬起头,傻傻问道:“水呢?”
  “洗骨头熬汤了。”
  “哼,我还要别的招!”唐秀才几步到了窗户前,两手扒着窗框,就要往下跳。讨厌的声音又在背后响起。
  “这是二楼,保证摔不死的,没准会摔伤,到时候咱家就两个病号了!”
  唐秀才已经抬起的一条腿缓缓放了下来,心中暗想就不信死不了,猛地回头,冲到了米缸旁边,那里正好有一把菜刀,干脆抹脖子吧!
  “您老可想好啊,咱这把菜刀上都是缺口,有句话怎么说来的,要解心头恨,钝刀斩仇人。您老就那么很自己?”
  “废话,坟地都卖了,唐慎就是家族罪人!”唐秀才咬牙切齿说道,可是看了看和锯齿差不多的菜刀,到底没了勇气。
  嘡啷,菜刀颓然落地。
  被儿子插科打诨,唐秀才也没心思死了,突然脸色一变,凶巴巴盯着唐毅,大声骂道:“臭小子,你爹都要死了,也不知道拦着,你说天底下还有你这么不孝的儿子吗?”
  面对老爹的咒骂,唐毅反倒一脸笑容,从床上起来,扶着气呼呼的唐秀才,让他坐在椅子上。
  “您老说得对,儿子就是天下最不孝的,所以啊,儿子都没想死,您和自己过不去干啥?”
  唐秀才神色一怔,鼻子头发酸,抬头望着儿子懂事的小脸,泪水再次朦胧了双眼。粗大的手抓着唐毅的胳膊,不停摇晃。
  “臭小子,给你爹下套是不?”唐秀才叹道:“丫头,你是好孩子,都是爹不孝,爹对不起你死去的爷爷,对不起唐家啊!”
  都说了不让叫“丫头”还是没记性,算了,眼前这样子,说了也没用。
  “唐家就是咱们爷俩,孩儿倒是没觉得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块儿地吗,当年也是爷爷买下的,咱们再买回来就是了。”
  买回来?
  唐秀才眼前一亮,接着苦笑着摇摇头。
  “你娘临死的时候,和我说买个薄皮棺材,把她埋了就行。谁让你爹是个犟种,是个傻瓜,一屁股债还要逞能,非要大肆操办。借了印子钱,一年不到,一百两变成三百两。幸亏还有一块祖坟,要不然他们就要砍断你爹的手脚,扔进扬子江了……”
  唐秀才呆呆望着天棚,泪珠一个接着一个流淌下来。一对拳头攥得紧紧的,脑门上青筋暴露。悲愤,自责,羞愧,无助,各种表情写满了脸上。
  唐毅能清楚感到老爹的每一丝情绪,这个男人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
  “爹。”
  一双小手扣在了大手上面,唐毅眼圈微红,动情道:“您老不是傻,是爱我娘爱得深,娘亲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要真是办得寒酸了,到让儿子看不起你!”
  唐秀才呆呆看着儿子,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爹做对了?”
  “当然!”唐毅毫不犹豫点头。
  “那,那现在一无所有,该,该咋办?”
  “还能咋办,想办法呗!”唐毅笑道:“您放心吧,儿子差不多好了,我想办法赚钱,不光是坟地,就连咱家的老宅,全都要拿回来!”
  唐秀才傻愣愣看着信心十足的儿子,往日闷葫芦一样的小东西怎么霎时间就长大了,竟然比当爹的还有气魄!
  错愕了半晌,唐秀才伸出大手拍了拍儿子的肩头,心中越发羞愧。
  “好孩子,爹想通了,来,这不是有羊汤吗,饿了一天吧,多吃点!”
  还不太适应老爹突然变脸,看样子大约不会寻死觅活了吧。
  唐毅还在迟楞的时候,老爹已经动手把骨头上的肉块都撕了下来,一股脑放进了唐毅的碗里。自己捧着骨头啃残余的筋肉,用力吮吸骨髓,啧啧有声。
  “爹可不是不给你分享啊,眼下你脾胃弱,还是多吃点肉。”唐秀才得意地说着,仿佛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面对老爹拙劣的演技,唐毅并没拆穿,默默消灭光了眼前的肉食,什么都比不上快点恢复健康,让自己,还要老爹能够从谷底爬出来……
  喔喔喔!
  嘹亮的鸡鸣,唤醒了沉睡中的小镇,唐毅揉了揉眼睛,从小床上爬起。向四周看了看,突然不见了老爹的踪影。
  不会又想不开,跑哪自杀去了吧?
  唐毅惶急地站起,急忙穿衣服,出去看看,正在此时,楼梯作响,唐秀才提着两桶清水从下面晃晃悠悠走了上来。看到唐毅醒了,顿时露出大大的笑容。
  “丫,额不,是毅儿,嘿嘿,你今天老实看家,爹准备出去找点活儿。”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向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唐秀才竟然想就业了,是不是耳朵出问题,听岔了?
  唐秀才不好意思地说道:“毅儿,爹以前是不对,可是昨天我想通了,爹考了十几年科举,把家业弄没了,你娘也死了,年近而立,一无所有,可见科举是个坏事的玩意,爹再也不碰了。”
  “爹,其实要想出头,科举还是……”
  没等唐毅说完,唐秀才用力摆手,打断了他。
  “不用说了,我下定决心了,挣钱养儿子,把你小子养大成人,我就对得起你娘了。”唐秀才提起水桶,倒了半盆清水,洗了洗脸,又找出一件没补丁的衣服穿在身上,对着水盆看了看。
  “毅儿,你爹长得还不差吧?”唐秀才难得玩笑道。
  “那是自然,天生丽质啊!”
  “臭小子,那是形容女人的好不?”唐秀才笑骂道:“爹出去找活儿了。”
  说完转身下了竹楼,没走出几步,突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猛地一回头,只见儿子亦步亦趋跟在了后面。
  “毅儿,你跟着干嘛?”
  还能干嘛,不放心你呗!
  昨天还嚷嚷着自杀,现在又要洗心革面,猫一阵狗一阵,真能找到活儿就出鬼了。
  他笑嘻嘻道:“大夫说了,多走动有利身体恢复,再说了今天的阳光多好啊,是咱爷俩全新的开始。”
  唐秀才一听,仰望着初升的太阳,心里也像开了一扇窗户,敞亮许多。
  “好,你就跟着吧,要是累了可要早点回家。”
  爷俩一前一后离开了竹楼,难道不用看家吗?废话,穷成那个德行,要是哪个小偷跑来,都算他瞎眼了!
  出了小院子,往前走几步,就是朱掌柜的面馆。其实两家是一个院子,只是后面一段建成了竹楼,中间是朱家的房舍,前面临街的正好作为铺面。
  面馆除了卖面条之外,早上也卖包子稀饭啥的,离着十几步就能闻到包子的香味。拳头大小的三丁包子,鲜美多汁,一文钱一个,远近驰名,不少人家专门买朱家的包子。
  倒是唐毅这爷俩从来没吃过,一来是唐秀才宅男,以往苦读的时候还能早起,现在越发懒散,日到三竿才起来。至于唐毅呢,小家伙老实得和姑娘一样,从来不花一分钱。
  今天一闻到香味,爷俩都忍不住咽口水了。昨天晚上只是喝了点汤,灌了个水饱,早上一泡尿肚子就空了。
  可是肚子比兜里还空,唐秀才老脸一红,倒是唐毅,费了好大劲,从口袋里底儿摸出了一枚光滑如新的私房钱!
  有门,再找找,上上下下,翻了个遍,找不出第二枚了。唐毅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总不能两个人吃一个包子吧?
  “毅儿,爹不饿,你吃吧。”说着不饿,肚子里咕噜噜叫起来,唐秀才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一个就一个,大不了一人一半。”唐毅笑道。
  “还是我吃皮,你吃馅儿吧。”唐秀才低声嘟囔着,脸上烧得厉害,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挣到钱,让儿子随便吃包子。
  唐毅攥着一文钱要去买包子,突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有个矮胖的家伙从招牌前面走过,招牌上面的字竟然变了,在第二个“一”中间多了一竖,一文钱十个包子!
  唐毅顿时眼前一亮。拉着老爹,坐在了幌子下面桌子上,唐秀才还不好意思,责怪道:“毅儿,你不怕丢人啊?”
  “丢什么人,朱伯伯,来十个包子!”
  朱掌柜的一见是唐家爷俩,急忙端了十个包子过来,笑道:“唐爷,小少爷身体可好了?”
  说着又拿过一碟小咸菜,放在爷俩面前。
  “浑家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咸菜切得细,加了香油香醋辣椒,爽口下饭,不要钱的,要是不够,还可以加。”
  “多谢朱伯伯,您忙去吧。”
  “嗯,多懂礼的好孩子。”
  就在此时,突然另一张桌子上面有人喊道:“老板,拿三十个包子。”
  大客户啊,朱掌柜的急忙跑过去,粗略一算,笼屉里竟然只剩下26个,用油纸包好,送到了客人面前。
  “真对不住,还差了四个,要不您等下一锅?”
  矮胖的客人看了看堆成小山的包子,突然冷笑一声:“差就差了,多余的钱算赏你了。”说着从兜里摸出三文钱,还特意在朱掌柜的面前晃了晃,仿佛真是给了天大的好处。占便宜的占得理所当然,唐毅都忍不住伸出了大拇指。
  “真他娘的极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