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灵异 > 从太阳花田开始 > 第二十三章:我不是萝莉控
    白衣胜雪的男人从天而降,持一把长剑,一穿而过。

    “力量层级并不强,本身的破坏力顶多和中级妖怪中级恶魔之类的相持平,但如果考虑到本身的应变能力在对待攻击力不强的对手时可以达到略低于上级武力世界的大妖怪或者说最上级恶魔的水平。”

    他收起剑,身后的纳拉克维勒在一阵剧烈的震颤之后四分五裂,倒地时扬起了大片的灰尘。

    “他.......他是什么人?!”

    双手还举着重剑形态武器的煌坂纱矢华咋舌。

    “果然好厉害啊苏先生。”

    晓古城目瞪口呆,不过他很快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脸色焦急地喊道:“苏先生——纳拉克维勒可以通过元素转换修复身上的损伤!”

    苏墨还没啥反应呢,他身旁的桐人却是一笑:“你觉得那台纳拉克维勒在被他攻击之后还有再站起来的可能么?”

    “可——诶?”

    原本还想反驳的晓古城突然一愣,因为他发现那台兵器并没有像之前在几人还有效的几次攻击肢解后又恢复的迹象。

    “那种东西一般都有一个核心,把那东西干掉就彻底丧失机能了。”

    苏墨笑着解释——他没有说自己曾经碰到的有自我恢复能力的对手没一个比这东西简单的,其中最难缠的就是初次同毁灭意志相遇,而第二次.......嗯,是他自己,当时实在是被恶心地不轻。

    而当然,他更没有解释艾斯特本身的特殊能力,如果轮到对付这个世界的吸血鬼的话,恐怕自己要比姬柊更加得心应手。

    “要是能那么轻松地找到核心该多好。”

    桐人耸耸肩。

    “就算我不来的话你应该也能解决掉吧?”

    苏墨看了他一样。

    桐人很沉静,只是瞟了他一眼。

    但并没有否认。

    纱矢华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就有些变了。

    “然后呢,晓古城你的那个初中生小女朋友和同班同学大女朋友还有骨科妹妹都被劫持了,现在是去救人还是咋的?”

    苏墨一口气说出了三个让晓古城脑瓜子疼而且还不知道从何开始反驳的称呼。

    不过他身旁的纱矢华瞬间就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你胡说什么?!可爱的小雪菜怎么可能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

    嗯,少女擅长一点破面。

    “哦,抱歉啊忘了她是你小女朋友。”

    苏墨憨厚地一笑,瞬间将纱矢华号击沉进入海底。

    “女.......女朋友.......女朋友.......”

    “喂喂,纱矢华,振作一点啊!”

    晓古城异常担心的望着面容红晕双眼失神的纱矢华——而亚丝娜和桐人则是对苏墨报以崇拜的注目。

    不过好像崇拜的方向有些不对。

    “现在好像不应该是让你们开开心心地在这里聊天调笑的时间吧。”

    撑着蕾丝阳伞的精致少女突然出现悬浮在半空之中,表情冷淡的说道。

    “那月酱啊——!”

    晓古城习惯性地对老师报以不尊重性质的称呼,然后被那月用一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转移过来的叉子戳中了额头,两眼一翻就喷着鲜血昏了过去。

    除苏墨之外的三人全部噤若寒蝉,就连之前还沉浸在羞涩之中的纱矢华都被活生生吓醒了。

    “你知道他们被绑架到哪儿去了?”

    “海上的一个游轮上。”

    南宫那月的确清楚很多事情:“不过那上面有结界,我的空间制御魔术转移不进去。”

    说着这样的话的,她却是目光灼灼地望着苏墨。

    “结界这种小事情,带我去那儿,我搞定就好。”

    苏墨点点头,然后看向一脸哀怨地坐在地上的晓古城和其他几人:“你们准备好应对之后的纳拉克维勒大军吧——晓古城和桐人你们俩就别藏着掖着了,眷兽啊双剑啊什么的都给我用出来。”

    “大......大军?!”

    晓古城感觉这画风好像有些不对。

    苏墨则是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纳拉克维勒号称什么?”

    “众神的兵器?”

    晓古城跟个小学生一样举手回答。

    “嗯,所以说你见过谁家的兵器就只有一把的?这东西可是战争兵器,如果只有那种程度的话实在是让人笑掉大牙。”

    苏墨非常好心地开始科普,而南宫那月也跟着开始补充:“没错,就像他说的一样,纳拉克维勒本身就是量产型的兵器,刚刚那个只是他们放出用来威胁蓝羽浅葱继续破解石板的样品而已。”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南宫那月颇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如果让他们启动全部的兵器,就算是攻击第一真祖的战王领域都绝对会大获全胜,毕竟就算强如第一真祖也不可能拥有保护整个战王领域的能力,就算他本身毫发无伤,但只要整个战王领域被破灭的话那便是战争的胜利——纳拉克维勒便是这样的兵器。”

    “那.......”

    “嗯,你们的目标就是在我们搞定对方老大的期间挡住这些兵器,绝对不能让它们摧毁弦神岛。”

    “.......”

    “.......”

    一阵沉默之后。

    “这算是弦神岛的委托么?”

    桐人抬头同南宫那月的双眼对视,没有丝毫躲闪。

    “你们会获得相应的报酬。”

    那月点头。

    “这一点我没有丝毫怀疑。”

    苏墨注意到他和亚丝娜眼神同时微微下移了几秒——而感知中也捕捉到了向冒险者发布任务时才会产生的细微波动。

    这个世界果然并不是单纯的游戏世界,至少像那种看上去高科技感十足的任务通知其实是一种更加类似于利用魔法传递信息的手段。

    “那我们了解了。”

    桐人和亚丝娜对视一眼,身形一跃便消失在原地。

    纱矢华只是深深地望了苏墨和那月两眼,然后便默不作声地提着重剑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晓古城留在了原地。

    “还有什么事情吗?要知道这次你可是主力——第四真祖。”

    那月说道。

    根据高中地理学知识,受海陆热力性质差异影响,白天时陆地升温速度快,温度比海洋高,陆地水平气压低于海洋,空气从气压高的地方流向气压低处,于是咸腥的海风从苏墨和那月身后的茫茫海洋迎面吹向晓古城。

    “她们三个......就拜托你们了!”

    抿着唇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晓古城突然恭敬地九十度鞠躬拜托。

    “尽管放心。”

    于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那走吧。”

    苏墨看向南宫那月——结果他发现对方却从空中降了下来,并且用相当复杂地眼神看着自己。

    “.......带路呗?”

    “.......”

    沉默了一小会儿,南宫那月小声说道:“你抱我过去。”

    “.......菇凉,我不是随便的人!”

    苏墨一脸的正气凛然:“而且我不控萝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