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游戏旅途 > 第五十八章 强效型

      三天后,除去体质依旧还是要死不活的样子,郑尘的力量和敏捷已经恢复到了四点,已经处于一个算是正常人的水平,稍稍跑几步都要大喘气的正常人……
  
      这样已经不错了,至少不用在很多方面都要被人照顾,引起不少尴尬的情况。
  
      “已经好了啊。”蕾看到已经能够站起来自主活动身体的郑尘,欣喜的说道,只是语气里有点遗憾的感觉。
  
      “恩。”点了点头,郑尘微微抬起了左手,上面缠绕的满满的全是封煌符,因为他本来就是人类,这东西只对圣战天使有效果,所以只能那数量去堆了。
  
      加上封煌符上面的符文,让郑尘的左手看起来就给人一直‘卧槽是不是有什么强力封印,好厉害的感觉’,然而撕掉这东西再少了抑制剂的话,他马上就要重新躺着去!
  
      恢复了行动能力后,郑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地图,然后寻找一些可以离开这片大陆的方式,总之正常的途径一定行不通了,即使非正常的途径,也很困难。
  
      “喂喂喂,你不会现在就想要离开吧?”注意到郑尘的举动后,海德有些不满的说道,“逞强也不用这么急。”
  
      “急有急的好处。”
  
      郑尘淡淡的说道,时间拖的太久了的话对他们并没有好处,暴露的可能性也会提高,时间也会给敌人带来更多的准备机会,现在想办法离开的话,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离开这片大陆又没有被封锁的途径。
  
      以后的话,就像是修补漏洞一样,这些没有被封锁的途径肯定会被慢慢的填补。
  
      “可是你现在和废物没什么区别。”海德挺不客气的说道。
  
      “我还能恢复的更快一些。”
  
      “切,抑制剂的事情席娜已经知道了,你觉得自己还能再加大剂量?”海德撇了撇嘴,“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药,注射的多了也会出事。”
  
      轻轻搓着下巴,海德突然看向了蕾,思索了一会后,“你现在也能勉强同契了,借助同契后的力量,或许能够带来一点帮助?”
  
      同契的确有效,不过可能是被侵蚀的时间太长了,那些黑色微粒已经扎了根,即使同契也没能将其逼迫出去,黑色微粒受到压制的时候,还在干扰者同契后的同步率。
  
      郑尘手臂上的黑色消失了大部分,变成了一些细微的小黑点遍布在上面,海德拿着一把手术刀轻轻的点了点其中的一个小黑点,也没给郑尘打招呼,直接将这个小黑点给剜了下来!
  
      被剜下来的皮肤组织立即变成了结晶体,然后粉末化。
  
      “似乎深入到骨头了啊。”海德嘟咕着,他下刀很快,在剜下那部分的皮肤组织时,血液一时半会也没有涌出来,因此看清了皮肤组织下面的肌肉组织状况。
  
      这黑点一条线的蔓延了下去,“干脆砍了这只手换个义肢?”
  
      郑尘瞥了海德一眼,没说话,砍了?治标不治本,黑色微粒已经蔓延到侧胸处了,还能将这部分也给挖了?
  
      同契没有持续多久就解除了,解除之间,郑尘重新将那些封煌符给缠了回去,蕾有些疲惫的打了个哈欠,和那些黑色微粒对抗,即使没有战斗,也会给她带来消耗。
  
      “什么?不去阿鲁克沃雷了?”听到郑尘的决定,格丽娜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她也很久没有回去过那里了,但是那里作为圣战天使的隐居地,有着很多只有在圣战天使中流通的药剂和特别产物。
  
      其中就应该有对郑尘状态有帮助的。
  
      “没有太多的时间了。”郑尘摇了摇头,没有这个全大陆的联合通缉还能清闲,可是现在已经不能那么做了,即使威胁暂时不会找上门来,郑尘也不想等到威胁主动找过来。
  
      “可是你的身体?”
  
      “我有办法。”郑尘说道,被他看了一眼的海德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席娜也注意到了郑尘的眼神,伸手在海德的腰间戳了一下,“还有席雅。”
  
      “……你要带她走?”
  
      格丽娜皱着眉头。
  
      “她留在这里更糟。”
  
      的确,如果海德的猜测没错,这通缉就是郑尘和席雅联系着的。
  
      格丽娜更不可能带着席雅去阿鲁克沃雷,这样做的话,第一时间大概就会被发现,甚至连郑尘也要想一个周密的计划才能带进去。
  
      “可是你们带着她,似乎也更加糟糕……”
  
      “我有办法。”
  
      “你在敷衍老人吗?”格丽娜嘴角有点抽搐,这些天你可是一直躺着像个婴儿一样被人照顾的好吧,还能有什么办法?
  
      办法?
  
      并不是敷衍,是真的有。
  
      “……”一处实验室中,海德扶着眼镜看着郑尘手里快速粉末化的药材,呼,也只有这种能力才能让他从席雅身上的那些藤蔓中提炼出那些黑色微粒。
  
      郑尘手边的试管里装着的全都是那些提炼出来的浓缩药液,比起正常的提炼方式太有效率了,就是产量略低,不过稀释一下也不影响药效。
  
      这每一滴都是高度浓缩的。
  
      现在要的就是这种高度浓缩的,这些药液也是去调配抑制剂用的,这种高度浓缩的药液调配出来的抑制剂,海德都怀疑打在圣战天使上会不会直接给她们带来无法逆转的伤害。
  
      “可惜,没有太多的时间改进。”调配抑制剂的海德摇了摇头,席雅已经不能说完全是圣战天使了,这些针对圣战天使的抑制剂也不能发挥全效,不仅在她身上证实过了,郑尘这边同样如此。
  
      有充足的时间兴许能够调配出来新型的抑制剂。
  
      “喂,你确定要这么做?”海德瞥了一眼拿着一本书翻阅的郑尘,“这种高浓度的抑制剂,会死人的!”
  
      “无妨,不全是我用的。”
  
      “喂!席雅已经够可怜了,你这么丧心病狂!?”海德顿时就不淡定了!
  
      “提前预防。”
  
      “好吧。”海德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种加强型的抑制剂已经会影响到普通人的健康了,你也要注意不要频繁使用,当然,效果方面肯定更加的卓越,现在打一针?”
  
      郑尘将手里的书籍放在一边,拉开了衣袖,将缠绕在手臂上的封煌符拉开了一点,海德也不犹豫,直接给郑尘打了一针。
  
      短暂的虚弱感涌了上了,大概半个小时后,这种虚弱感才慢慢的散去,手臂上的那些黑色重新龟缩成了黑点的状态,就像是和蕾同契后,被她压制住一样。
  
      “我估计药效能够持续一星期的时间,具体情况按照你自己的感觉吧。”海德推了推眼镜,“可以的话,就算是感觉药效衰弱了,也不要选择立即重新注射,缓解一两天比较好。”
  
      “……”郑尘点了点头。
  
      见状,海德切了一声,有些恼火,“我说这个干什么!”
  
      现在郑尘可能会这么做,一旦他离开后呢?九成不会这样做!
  
      “书看完了记得下午去找席娜,反正你这能力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趁现在多发挥一点作用。”
  
      说完海德直接离开了实验室,给郑尘留下了一个安静的环境,他手里的那本书也不是随便拿来的,而是一本关于封煌符制作的书籍,封煌符制作很麻烦的,也不知道他正式动身离开时能够记下来多少。
  
      离开后,他就没有这边的资源了,要做什么只能依靠自己。
  
      海德离开没多久,端着一个托盘的蕾走了进来,看到郑尘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书籍上面,她轻轻的将托盘中放着的一杯水放在了郑尘身边的桌子上,想要安静的离去。
  
      “谢谢。”
  
      平静的声音从蕾身后传来,少女身躯稍稍一顿,微不可查的嗯了一声后,快步的离开了实验室。
  
      “……”郑尘回头看了一眼,端起了旁边放着的茶水。
  
      “格丽娜,我是不是很没用……”
  
      “为什么要这么说?”格丽娜有些不解的范围道,“他……说你什么了?”
  
      郑尘会干这种事?
  
      “不,席雅我帮不到一点,他我也不能带来太大的帮助,我一直以来都被人照顾。”蕾满是沮丧的低声说道。
  
      “谁说的!”格丽娜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没有你的话席雅怎么能离开艾迪鲁庭园?他怎么可能回来!”
  
      “可是……没有我的事情,他也不会遇到这些事情啊。”
  
      “这很重要吗?不要忘了,你是将要陪伴他一生的人,如果连这种事都承担不起,又有什么资格让你陪伴他?”格丽娜竖着眉头说道,想到曾经无情背离自己的那个男人,心情马上糟透了。
  
      “可是他这段时间好冷淡……”
  
      格丽娜马上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有些苦笑的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蕾的额头,“原来是这回事啊,这是你想错了而已,和他在一起不短时间了,你应该能看出来他并不是那种容易通过言辞和表象表露出内心想法的人。”
  
      “所以不要被表象的遭遇误导。“格丽娜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段时间,他的压力很大啊。”
  
      “是这样?”
  
      “你应该能想到的。”格丽娜轻叹一声,这段时间里蕾的压力也不小,“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多的负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