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游戏旅途 > 第三十四章 威力
之所以停下之后的话,只是她不清楚郑尘以前的遭遇而已,仅仅参照自己的遭遇,未免有种强行施加善意的意思,“和圣战天使同契并不是利用。”
  “呃……我多嘴一下,你们不会真的没有同契吧?”抱着脑袋的葛雷亚兹忍不住多嘴问道,很惊呀,虽然情报上是这么说的没错,但真正相信的人不多啊。
  “他不会真是一块石头吧。”可可威特伸手抚摸着脖颈山的圆环,要不是葛雷亚兹给她说了这玩意有多危险的话,她就真的把圆环当做一件漂亮的装饰品了,可惜没有上色。
  “……我不会留在这里。”过了半晌,郑尘才开口说道,“她有要寻找的人,我有要去寻找的答案。”
  拉撒帝忍不住叹了口气,诧异的看了蓝发少女一眼,她不知道还有这件事的,至于郑尘,原来这个冷面男也是有追求的啊。
  “你也不像是乐于助人的好人啊。”可可威特闻言脱口说道,随即被葛雷亚兹赶紧捂住了嘴巴,没看到气氛太过沉闷吗?不要多嘴了啊!
  “咳咳,原来你们找人啊,怪不得走这条路。”葛雷亚兹满头大汗的说道,自己的女人多嘴这个时候只能自己出来担当了,“找谁啊,说不定我还能认得呢。”
  犹豫一会,蓝发少女才开口说了一个名字,“她叫席雅。”
  “哎?女人啊。”葛雷亚兹愣了一下,对郑尘眨了眨眼睛,“有机会哦,老大。”
  “……”郑尘淡淡的瞥了葛雷亚兹一眼,“回答。”
  “咳。”轻咳一声,葛雷亚兹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仔细的回忆着,他在组织里的身份并不高,接触的内部最多达到中层而已。
  “抱歉,我没有太多的印象。”
  “那奇斯?奇斯·飞鲁耕呢?”蓝发少女又说出来了一个名字。
  “哦哦!这个我知道啊!”葛雷亚兹眼睛一亮,猛地一锤手掌,“艾迪鲁庭园的人都知道他。”
  “他可是艾迪鲁庭园里的英雄人物呢。”掰开葛雷亚兹的黑手后,可可威特跟着回答道,“足足活了两百年,简直不像是人。”
  有了明确的消息,蓝发少女紧张的神色舒缓了不少,“席雅就是奇斯的妻子。”
  “……额?”葛雷亚兹和可可威特齐齐的一愣,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一说啊,摇了摇头,葛雷亚兹神色古怪,“真的是这样?不应该啊,如果是奇斯的妻子,那她的名字应该也会刻在英雄纪念碑上的,席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席雅是圣战天使。”
  “这就更不应该了。”葛雷亚兹也严肃了起来,总觉得自己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一脚踩入了一个新的深坑,“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说法了,关于席雅的历史被隐瞒了起来,根据我们知道的,奇斯可是艾迪鲁庭园五百年前的成名人物……”
  葛雷亚兹愣愣的看着蓝发少女。
  “五百年……”拉撒帝满脸愣愕的看着蓝发少女,她认识那名叫做席雅的圣战天使,奇斯的历史高达五百年……恩恩,联系起来的话,眼前的少女少说也有个几百岁了。
  “……”郑尘也有点沉默。
  “为什么都看着我。”蓝发少女不解的歪着头问道。
  “我知道圣战天使都很长寿,但是能保持数百年外表不变化的……真厉害啊。”葛雷亚兹有点纠结的说道,可可威特伸手拍了拍葛雷亚兹的脑袋。
  “嘻嘻,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放心吧,我不会抛弃你的啦。”
  葛雷亚兹有些尴尬,“咳咳,总之以艾迪鲁庭园的底蕴,想要埋藏一个人的历史实在是太简单了,更别说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就算是有什么痕迹,现在也很难发掘了。”
  过了一会,葛雷亚兹才继续说道,“其实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选择去艾迪鲁庭园了,我之所以找到你们,就是接了私下的命令行事……总统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的。”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她才行。”蓝发少女摇着头说道,葛雷亚兹不由得看向了郑尘,很是无奈,见到郑尘的表情不变,他更加发愁了啊!
  不为别的,至少要为自己的生存奋斗吧。
  想要劝服郑尘,恩,可能性略低,既然如此,那就用点别的方式吧,之前他还以为蓝发少女要找的是在艾迪鲁庭园里的青梅竹马之类的爱人,现在搞清楚了,一名疑似姐姐的圣战天使,既然如此,那就好说了!
  “这么说吧,虽然我被老大你打败了,本质上我和可可威特的实力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如果郑尘当时下手再狠一点,还十分之一都没发挥出来?直接就没有然后了。
  冲回甲板,在深夜中这里依旧很安静,不久前的骚动也早就平复了下来,巡查的人根本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人物,现场只有一把摔坏的椅子而已,就像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一样。
  “葛雷亚兹,颈环的材料很奇怪,同契状态下我也能够感觉到。”可可威特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个啊,就当是我们倒霉吧……”葛雷亚兹扯了扯嘴角,眼角看了看旁边站着的郑尘,手持和可可威特同契后的短剑吟唱起来。
  波纹状的音波向四周辐射扩散,郑尘看了看甲板上抖动的桌椅,这些音波不绕开他的话就能伤人了,吟唱状态发招时候保护?
  只是这样的破绽太大了,吟唱需要时间,这段时间里只要打断他们,不管葛雷亚兹有什么大招都点憋回去!
  “音波之初弦!!!”
  音浪冲击轰入了远处的海面上,漆黑的海面上宛如被扔进了炸弹一样,掀起了数十米的水花……相当狂暴的力量,比起正常的炮弹都要具有威力!
  “唉唉唉?葛雷亚兹!!我的力量在发挥的时候好像被截回了一部分。”可可威特惊愕的叫道,同契状态立即接触,她疑惑的打量着自己双手,“我变弱了?”
  “没有啊,我感觉一切发挥正常。”葛雷亚兹挠了挠头,不解的说道。
  “你是炮台,输出的是我唉,怎么能有我清楚?我的力量输出最少被截回了三分之一!”可可威特伸手摸了摸脖子上带着的颈环,“一定是这个东西的缘故,要不然刚才那一下怎么会只溅起那么一朵小水花!”
  “……”小水吗?郑尘看着已经平复起来的海面出神,吟唱蓄力的时间虽然长了点,可是威力却异常的恐怖,郑尘虽然吃惊,却不感觉到恐怖。
  力量都是相对的,破坏力强大没错,但这只是炮台,被近身的时候葛雷亚兹敢这么用?除非不打算要命了!
  “这金属有古怪。”可可威特直勾勾的盯着郑尘。
  古怪?金属来源是蓝发少女沉睡了五百年左右的箱子,有古怪也算正常,想了想,郑尘在可可威特惊喜中将她脖子上的颈环取了下来……然后葛雷亚兹手上多了个手环……
  圣战天使和使用者合二为一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因此在谁身上都一样,这么做是郑尘懒得回收了而已。
  “你真小心眼。”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可可威特鄙夷的瞥了郑尘一眼,不管怎么说,少了那个要人命的颈环后倒是轻松了很多,至于男票,恩恩,暂时就先委屈下吧,脖子上那个就够致命了,手腕上再多一个也就是毛毛雨的,“这下力量就能全力发挥了吧。”
  平静的海面上重新爆开了一团水花,大小比起上次的扩大了二分之一左右,这威力……足够轻松的爆掉这艘客船了,郑尘也重新对同契武器的威力有了新的见解。
  至于威力的大小性,各有千秋吧,可可威特这里的是范围性的高破坏力,但是却不能给使用者带来什么护持,不然郑尘也不会这么轻松的解决他。
  曾经遇到的煌珠猎人卧鲁克斯和吉露露,他们不能发挥出来这么强大的破坏力,却在防御方面有着特别的优势,郑尘也是借助着他们防御上的漏洞才击败他的。
  “嗯哈哈哈哈!这种威力才对嘛!!”
  “回去了。”郑尘说道,两波仿佛谁在扔大雷子炸鱼的动静成功的重新引起了船员的注意力,回去的时候郑尘直接换了个住所,原因是拉撒帝住的经济房间真的是太挤了!
  比起葛雷亚兹和可可威特住的豪华房简直差了十几个档次!
  “……有点后悔将所有的钱都砸在那个死胖子身上了。”看了看豪华房的布置,拉撒帝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对比一下,她们之前住的地方,单调的简直就是贫民房!
  郑尘打开了房间内的电视,在茫茫大海上居然还有信号,节目也多数都是这个大陆的节目,大半夜的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他也不关注这些。
  换到了一个台后,屋子内的人都被吸引过注意力了,里面播放的是关于郑尘做的事。
  围观了一会后,葛雷亚兹有些愣神,看完忍不住又看了看郑尘,这……这个冷面男竟然还会这么算计?
  怪不得他能悄然无息的将蓝发少女突破封锁送上船,原来是将港镇的戒备势力全部都给坑了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