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竞技 > 游戏旅途 > 第九章 不完整的……
姓名:???
  种族:人类。
  等级:1(0/0)。
  属性:力量8、体质7、敏捷11、智力7、精神10。
  技能:无。
  装备:未鉴定。
  这就是郑尘眼前出现的数据,这东西应该是那些玩家才会有的吧?
  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他不知道,同样的他眼前的这些数据并不完整,名字一列上根本没有,至于装备……是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吗?
  “我是……郑尘。”
  低声说了一句,随后他仿佛得到了某种未知的承认一样,姓名那里的空白处立即被填补了起来。
  观察了一会,郑尘眨了眨眼睛,眼前出现的数据顿时消失无踪。
  准备休息的他突然看到自己身上的那些印制电路一样的纹路,如果不是衣服的话,那就是身上多出来的这些奇怪的纹身了?
  除此之外,郑尘身上并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不过这纹身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处他根本不清楚。
  伸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些手臂上的纹身,没有一点格外的触感,和接触自己的皮肤感觉一样,这纹身就像是长在了他身上一样。
  搞不清楚,郑尘也没有在这方面多费心,自己能看到关于自己属性的缘故一定和这些天的变故有关系。
  之后,村子里的玩家数量也变得多了起来,没有了最初的鲁莽后,这些玩家已经很快的代入了自己的角色,很少在原住民的面前说一些在他们听起来怪异的‘话’。
  郑尘在这段时间里也不断的观察着那些玩家的动向,收集着对他有用的信息。
  属性面板是玩家共有的,通过一点一滴的收集倾听,郑尘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个属性面板并不完整,比如那些玩家是能够升级的,而他的等级却一直处于1的层次。
  ‘经验值’这种东西的上限从来都是零……
  至于玩家的升级也很特殊,留心观察下,他们的变强很突兀,在平日里即使很辛苦的锻炼也不会有任何的提升,然后在某个时刻后,突然某一项属性就提高了一些。
  他们对这种提高称之为加点。
  参考自己的状况,郑尘总结了一下,有了一些不怎么靠谱的猜测,可能是他们平日里锻炼后,锻炼效果的一部分以他不能理解的方式积累了起来,然后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后……也就是玩家所说的升级时,那些格外的积累就会转变成一种让他们提升的‘属性点’。
  可以让他们自由的提高自己某一个属性。
  郑尘也听过玩家们的抱怨,说什么属性点给的太少了,只有一点什么的,等级之间提升的经验值跨度太夸张了什么的。
  搞清楚了这些后,郑尘对他们的特征挺羡慕的,正常锻炼提升并不容易,而他们的升级提升很容易造就出来一大批在某一方面十分出众的存在。
  他们的升级比起正常的锻炼还要容易一些,完全可以说是一种捷径,可惜郑尘自己的这种属性面板是残缺的,他好像并没有玩家的那种积累特质。
  之外,郑尘还确认了一些事情,只要是这些玩家谈论关于现实的事情,好像他们说的话就会转变成原住民无法理解的语言一样,玩家想要给原住民透露类似于现实的事情,就会出现一些惊愕的反应。
  郑尘有过类似的遭遇,这让他稍稍的安心了一些,没有弄清楚这件事之前,他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休息好过了,就是在提防着那天莫名其妙出现的窥视。
  只要不涉及关于现实的事情,一般就不会遇到那种情况。
  村子里发现死人了.
  一大早郑尘就被叫到了平十指那里,一见面平十指就带着郑尘来到了医馆的后院,指着放置在地上蒙着白布的两具尸体,“我看过了,是村子里的人。”
  平十指脸上平日里带着慈祥表情完全消失不见了。
  郑尘掀开白布观察了一下,下手的人手法很生疏,从死者身上的痕迹观察,他们是被群殴而死的,回头看了平十指一眼,“没必要找我来。”
  “但这件事需要找人来解决。”平十指捋了捋白胡子,“如何?”
  “白工?”
  郑尘平淡的问道,平十指立即吹胡子瞪眼起来,之后大概是觉得和眼前的这名年轻人较劲很没趣,所以马上平静了下来,“到时候送你一盒特制的金疮药,保你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或者要命的重伤都能马上好起来。”
  “我知道了。”
  郑尘将掀起来的白布盖了回去后,问了平十指一些事情后,转身离开了医馆,村里死人的事情暂时被压了下来,至于是谁做的这事……很简单的就可以猜出来的!
  这种事既然发生了一起就会有第二起,平十指之所以找郑尘……那是因为郑尘有不少和这些玩家相似的地方,解决这事他更合适。
  同样的,郑尘也听到过那些玩家们谈论‘打怪升级’的事情,之前村子里的鸡鸭就莫名的失窃过。
  之前的时候,有些玩家还对郑尘在意过,只是从他这里得不到任何的有用的东西后,就放弃了对他的关注。
  玩家在村子里的融入度不高,这事泄露出去的话,那么这里的村民和玩家的马上就会演变成排斥状态吧。
  晚上才是做一些事情的好时机。
  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郑尘打开窗户悄声无息的跳了出去,在这里正式对玩家开放后,就没有所谓的游戏时间限制了。
  不过晚上的时候玩家也不会到处乱跑,多数都是选择的下线,从平十指那里郑尘得到了不少格外的信息,最重要的就是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和地点。
  潜伏了一个晚上,郑尘一无所获,没有收获郑尘也不沮丧,机会是需要等待的,可他连续一星期的时间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动手的人很谨慎,一点风头都没有露出来。
  “还没发现?”再次来到医馆中,平十指看不急不淡的问道这事急也没用。
  “没有。”
  “不急,这件事可以慢慢来的,别担心事情压不下去,老夫会告诉你我是村长这件事吗?”
  “知道了。”郑尘离开后,平十指静静的思索着,郑尘做事能相信,至于对尸体的保存,他是大夫,当然有一些特殊的手段保存着。
  依靠潜伏的方式效果并不好,郑尘准备换另外一种方式行动,下午的时候,他和铁匠的学徒一起来到了一个酒馆,到了那里的时候,铁匠学徒讲一个条形的布包交给了郑尘,“你要的东西已经做好了,你这人够意思,还请喝酒,没必要吧?”
  铁匠学徒笑嘻嘻的对郑尘说道,一点也不担心回去晚了的问题。
  “有必要。”郑尘看都没看布包里装得东西就将其收了起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铁匠学徒一脸笑意的对酒馆老板招呼了一声,“我说你这人啊,话这么少平时不嫌闷吗?”
  “习惯了。”郑尘摇了摇头,没有了下文。
  铁匠学徒扯了扯嘴角,抄起桌子上放着的酒壶倒了两杯酒水,将其中的一杯推到了郑尘的面前,“既然你不说的话,那就我说吧。”
  他说的话题范围很杂很广泛,再加上酒意,完全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让人多听一会就感觉有些噪杂,但郑尘始终都平静的当着听众。
  铁匠学徒说的东西虽然杂乱,更多的都是道听途说的,却不完全算是垃圾话,整理着铁匠学徒话里的内容,郑尘越加越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丰富程度。
  “这里也有外国人?”听到铁匠学徒提到那些发色不同的存在事,郑尘眉梢一挑,相当罕见的主动问道,外国人……这个词还是他从文献里发掘出来的。
  “呃?什么……歪果仁啊?”铁匠学徒疑惑的挠了挠头,不解的反问道。
  “就是你说的发色不是黑色的人。”郑尘想了想,又补充道,“还不是一个国家的。”
  “呃哈?怎么会呢,我们村子里没有其他发色的人,你去个城市就能看到了,多平常的事呢。”铁匠学徒摇了摇手里的酒壶,一脸你大惊小怪的样子,“让我还以为你指的是什么稀奇的人呢……歪果仁……嘿嘿,老板上酒!”
  打了个酒嗝后,他继续说道,“说起来啊,你如果能够早来一个多月的话,就能看到一名路过我们村子里的了,明明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而已,凶恶的跟什么似得。”
  难道说自己已经太落后了吗?
  连续喝干了几壶酒后,铁匠学徒也扛不住了,看了看外边的天色,晃了晃自己晕乎乎的脑袋,“不行了不行了,回去老头子肯定要揍我,要不一起走着帮我做个担保?”
  “我还有事情。”
  “嗝~”铁匠学徒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拍的胸脯震天响的对郑尘保证道,“下次有什么私活还找我,保证做出来的东西比我家老爷子做的好十倍!!”
  “结账。”
  夜路下,喝高的铁匠学徒一边横着小曲一边向自己家里走去,酒状人胆,一个人走起这种寂静的夜路他也表示不怂!
  直到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突然将他拉到了小巷子,被一个冰冷尖锐的物器抵住腰眼后,他的酒意顿时消散了一大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