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灵异 > 武侠之父 > 章730 斩魁
    此时此刻,整个右侧巨幕之上的一百个格子里,只剩下了三个还是空白,未曾有作家入驻。

    众多影影瞳瞳的上榜作家活动影像中,显得特别的醒目。

    分别是:第一格,第十八格,第二十五格。

    无独有偶,三个名次全在“一线区”。

    形势已经非常明了,可以说,此次此刻除非“权势榜”以后不想办了,黑幕黑成炭,大开国际玩笑,否则这三格,必然是由邓铮、学良、兴朝三位来填充。

    因为其他名次已出,而当前在座尚未上榜的一百多位作家中,除了他们三个外,余下或许有人有上榜的资格,但绝对离“一线区”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每个人心中都有数,都有自己定位,或许有上下起伏,但不至于天翻地覆。

    所以“权势榜”公布到这时候,一片惋惜叹息声中,气氛倒是渐渐松懈活泛了下来,一半的人名次已定,剩下一半人只能待来年再战,大家略作调整后,都开始以较为放松的心情,来看最后的三强争霸结果。

    整个开榜进行过程中,对于受邀而来的在场二百多位名家而言,绝大部分都是非常渴求出现在小白球中并被叫到名字的——先不管名次,上榜便踏实了,先占个保底位置再说。

    但眼下情况怪异,两百多人提前进入无欲无求的“贤者模式”,剩下三人,则眼巴巴看着姜老爷子手中颤巍巍的小白球,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被叫到名字!

    “满天神佛保佑,这一轮千万不要叫到大魔王!阿弥陀佛!无量天尊!愿主保佑,阿门!”林小璐紧张得小脸通红,双手合十,神神叨叨,念念有词。

    “老天保佑,这小白球中千万要是金梁的名字!”容茂实脸皮子哆嗦,不停祷告,因为他爱徒何兴为是二十四,最好金梁是二十五,“强压”一名,简直嗨翻!“嗯,也该是他了,明显他跟剩下那两位还有差距!”他这样安慰自己道。

    凌风上人比他好些,因为上人的名次是十七,眼下情况相当乐观,除非邓铮能斩获第一,否则哪怕他也在“乙”字瓶出现,也就是个十八。

    旁边助理紧张得脸白,不停念叨:“金梁!金梁!一定是金梁!”

    凌风上人不悦:“别瞎叫。凭什么一定是他?”

    助理茫然:“嗯?!”

    “最好出个意外。”他心更黑,他希望这个名次出现意外,能有三人外的作家黑马之,这样一来,就意味着,邓铮要跟学良、兴朝三人竞争剩下的两个名额,几乎死定了!上不了榜啊!

    助理细思凛然,只觉凉气入骨。

    台上,姜老爷子取出“丙”字瓶小白球,萧笙拧开,拿出纸条展开的一瞬间,她顿一顿,有意无意的扫了邓铮一眼,现场“哗”的一下,嗡嗡议论开来,都还以为是邓铮。

    蒋志鹏导演跟萧笙柏拉图了十几年,所以邓铮跟她也很熟悉,一下便看出了眼神中的轻松促狭,无比紧张的心情顿时大定——这纸条上的名字,不是他。

    果然,展开在镜头前,赫然是:

    第二十五:万俟兴朝。

    “耶!”

    “好!”

    “唉,可惜啊。”

    “怎么会这样,兴朝老师最起码也是十八吧?”

    现场出现了很怪异的一幕,没被叫到名字的学良老师以及旁边亲友团神情轻松,喜笑颜颜,击掌相庆。

    年逾六旬的老先生满面红光,四顾睥睨。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就差直接开香槟庆祝了。

    反倒是被叫到名字的万俟兴朝面色一黯,怔坐良久,身边亲友团也大多是满脸失望,窃窃私语,叹息连连,毕竟觊觎的是“一”,得到的是“二十五”,差距还是太大了。

    万俟兴朝坐在台下调整了两三分钟,这才收拾好心情,上台领奖致辞,但是言行举止间那股压抑不住的萧索和老态,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知谁提了一句,大家这才想起来,万俟兴朝这两年身体有恙,已经从作协主席位置上退下,创作方面也已全面停止,这算是最后一次角逐冲魁的机会……看来,曾经的那次“探花”,已经是他几十年职业作家生涯的最高光时刻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差一点,真是不甘啊!”容茂实惋惜的直拍腿,在他看来,邓铮应该是第十八名无疑了。他的徒弟何兴为第二十四,死活还是没镇压住啊!

    “呵呵,十八,算你运气不错。不过那又怎样?本上人十七,强压你一名!”

    凌风上人双目湛湛,意气风发,指挥助理:“你别在这里坐了,回去先把我的红酒打开醒一醒,庆功宴的菜也可以准备了。另外,那几篇早写好本上人力压金梁的稿子,联系相关报社媒体,马上抢第一时间发!钱不是问题!”

    跟他们有同样认知的人还有不少,李热、王侯、猫姐、杀破狼几人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相视苦笑,要是剩下的那个“甲“字瓶名额对应的是七八九十,哪怕是四五六,又或者今年是“射雕三部曲”的巅峰年,他们也敢奢望一下,但眼下这情况……基本应该就是十八了,比去年前年稍微低一点点。也算是稳定住了水准。

    只是,可恨啊,惜败凌风上人那个老贼!

    倒是合琴生信心不改,与其说信心,不如说是怨念和执念,因为他心中一直有一道疤。一道记了近二十年的疤。

    当年一次新锐类型小说的讨论会议上,有几位有着深厚学养背景、常年浸淫在精英文学圈的专业作家列席。

    轮到发言环节,他本着虚心求教的态度,兴致勃勃地询问其中一人对于侠客文学的看法?

    那人迟疑:侠客什么?

    他又说:侠客文学。

    然后那人就笑了,摇了摇头,再没说话。一起来的那群作家,也都笑了。再然后,整个会场的一百多人都笑了。

    那个被他请教并讥笑无视他的作家,正是眼前这位胜券在握满面红光俨然“天选之子”的学良老师。

    “老天爷,就差这最后一步了,请保佑邓小子,只要他能赢学良,我合琴生愿意折寿十年!”

    很快,最后的终极悬念到了揭晓的时刻。

    这一次,流程稍做更改,姜老爷子和萧笙,分别从“甲”字瓶和“乙”字瓶中,取出了剩下的两个小白球。旋开。

    现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但当纸条铺展在镜头前的那一瞬间,引起了哗然惊呼声。

    “金梁,居,居然斩,斩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