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六十八 无毒不丈夫
    “历城秦叔宝,参见弘农王殿下!”



    就在刘辩浮想联翩之时,秦琼已经策马扬鞭来到了刘辩马前,翻身下马拜伏在地。



    刘辩也不知道秦琼是向别人打听的自己是弘农王,还是系统在他的记忆中植入了自己的模样,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更不能多问。



    翻身下马,笑着把秦琼扶起:“叔宝将军切勿多礼,今日观将军之武艺,不下英布、樊哙,能得将军效力,寡人之幸也!攻破吴县,叔宝当记首功,孤现在册封你为扬威将军,日后随孤征战四方,扫平天下!”



    “多谢大王提携,琼必然赴汤蹈火,甘为驱使,虽马革裹尸,在所不惜!”



    秦琼喜出望外,再次单膝跪拜谢恩。



    与此同时,刘辩脑海里的系统响了起来:“叮咚……获得秦琼愉悦点10个,宿主现在持有的愉悦点总数为82个。获得严白虎仇恨点7个,宿主现在持有的仇恨点总数为14个。”



    “快看,严白虎向东逃跑了!”



    就在刘辩和秦琼叙话的时候,有眼尖的士兵喊了一声。



    原来却是严白虎见刘辩军共破城门,吴县百姓揭竿而起,自知大势已去,便带了百十名随从,在沿着城墙策马向东门逃窜。



    “殿下稍等,容琼去提严白虎首级来献!”



    秦琼一拱手,翻身上马,提了金纂提炉枪,沿着护城河,盯着在城墙上策马逃奔的严白虎,一路紧追不舍。



    “啧啧……秦叔宝这马长得真有特色,看着还真是有点吓人。”



    看着秦琼打马远去的背影,刘辩意犹未尽。好在自己胯下的这匹“追风白凰”也是万里挑一的良马,只是缺少一柄神兵利器而已。



    身为君主,虽然不需要上阵冲锋,但至少应该拥有一把像样的佩剑才够威风嘛,就像曹操,也没见过他和谁拼杀,照样拥有倚天剑、青釭剑两柄神器,那刘玄德也有双股剑,孙权更是一口气铸造了六把神兵,足以开个名剑展览了。身为君主,自己也不能太寒酸了不是,一定得找机会搞一把神兵利器。



    “咦,军师呢?”



    刘辩把目光从秦琼的身上收了回来,才发现刘伯温已经不见了,便询问身边的卫疆。



    卫疆指了指朝城门方向打马而去的刘伯温:“诺,在那儿呢,已经跟着花荣将军进城了。严白虎逃命,守军溃散,料来已经没有大碍了。”



    “那好,咱们也进城看看!”



    刘辩策马扬鞭,在卫疆及五百禁卫军的簇拥之下,紧随着刘伯温进了吴县。



    严舆授首,严白虎逃命,吴县北门的守军顿时军心涣散,要么四散逃命,要么跪地请降,抵抗者者寥寥无几。倒是不知道情况的其他三个门,尚且在负隅顽抗,刘综军以及佯攻的魏延一时之间,难以进入吴县。



    “从城墙上掩杀到东门,砍断吊桥,接应魏延进城!”



    战场上的刘伯温终于不再抱着羽扇,手提了一把佩剑登上了城墙,吩咐花荣道。



    虽然身为军师,但刘伯温也不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在敌军放弃了抵抗的情况下,跟随着队伍刷刷战功,也让是个不错的选择,刘伯温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诺!”



    花荣答应一声,提了蟠龙枪,招呼了部曲,准备顺着城墙向东门掩杀。



    “花将军看城下那旗号,来者必是刘综!”



    刘伯温眼尖,一眼就瞥到了从西门掩杀过来一支约莫两千人的队伍,打着“刘”字旗号,当先一名三十几岁的将军,在部曲的拱卫之下,朝着北城门疾奔。原来是刘综在西门久攻不下,忽然听说北门被攻破,便率领了一支人马过来抢军功。



    花荣点点头:“末将估计这厮是来抢功劳的!”



    “可有把握把他射下马来?”刘伯温双眸滚动,做了出人意料的决定,“城墙上敌我混杂,便是被流矢射中,刘综的部下也分不清是被那方射中的。刘综若死,就连吴郡太守的虚名都不必给他了,而且还可以顺势吞并了他的部曲。”



    花荣会意,点头道:“某尽力为之!”



    话毕,从背上摘下弓弦,弯弓搭箭,悄悄的瞄准了策马奔腾的刘综。



    北城墙上的厮杀声越来越稀疏,刘综急着入城去严白虎府邸抢了太守的印绶,故此一马当先的狂奔,对于城墙上的危险毫无觉察。



    “且慢!”



    就在花荣将要放箭的时候,刘伯温阻止了他。伸手从地上一名死去的弓箭手箭壶之中抽了一支羽箭交给花荣“用严军的箭支!”



    花荣会意,浅笑道:“还是军师想的周到。”



    飞快的把箭支换掉,借着墙垛的掩护,从射孔里面瞄准了策马疾奔的刘综。



    把弓弦拉得如同满月,喝一声“中”,手一抖,羽箭带着风声向流星一般射出。



    刘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穿了咽喉,四肢顿时无力,翻身滚落马下。身后的随从躲避不及,马蹄连续的踩踏上去,虽然及时分开,下马抢救,却早已经没了呼吸。



    “不好了,将军中了严兵的流矢,被射杀了!”



    刘综的部曲军心大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刘伯温笑着对花荣道:“好了,此处没你的事了,接下来该我和殿下登场,去收降这支人马了。你带着部曲杀向东门,接应魏延部入城吧!”



    刘辩和卫疆带着禁卫军刚刚进入吴县,就迎面遇上了从城墙上下来的刘伯温。刚要问话,刘伯温已经率先开口:“严军已经没了斗志,城内大局已定。倒是刘综刚才死于流矢,他的部曲一时之间没了统帅,殿下正好借此机会收编过来。”



    “刘综被射死了?”



    刘辩先是一愣,再看看刘伯温的眼神,顿时会意,忍住笑意,叹息道:“唉……刀箭无眼,没想到吴县城破之际,刘综将军却死于非命,真是让人痛惜!安抚他的部曲,寡人责无旁贷,军师便随我走一遭。”



    当下在禁卫军的簇拥之下,刘辩与刘伯温又打马出了吴县,直奔那些群龙无首的刘综军,远远的喊道:“听说刘综将军中了流矢,寡人特地来探视,不知伤势如何?”



    一名偏将上前拱手施礼:“末将唐轲,是刘综将军的副将。唉……刘将军被严军神箭手射穿了咽喉,当场毙命了……”



    “啊呀……寡人还以为只是区区皮肉伤呢,竟然害得刘综将军殒命此处?真是让人痛心呢!”



    刘辩翻身下马,走到刘综尸体面前,确认死的不能再死了之后,便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唐轲也是一脸沮丧:“吴县已经被攻破,刘综将军却死于非命,我等也不能再待下去了,末将这就收拾了兵马返回曲阿,回复主公去……”



    唐轲越说越是忧心忡忡,又请求道:“此番害得刘综将军毙命,还不知道主公如何震怒?能否劳烦大王修书一封于我家主公,言明今日之事,替我等美言几句?”



    “唐将军这是说哪里话,能够拿下吴县,你们也是有功劳的。当初我与刘综将军约定了,若是能够拿下吴县,便保举他做吴郡太守,虽然刘综将军死于意外,但寡人也不能言而无信。既然你是刘将军的副手,便代替他享受功绩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吴郡的郡丞,统领着你的部曲守卫吴郡吧!”



    刘辩伸手拍了拍唐轲的肩膀,一副言而有信的样子。



    “可是,这样的话,刘使君一定会动怒的……”唐轲果然有些动心,同时也有顾虑。



    刘辩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道:“唐将军尽管放心好了,孤是大汉的弘农王,任命一个郡丞还是有这个权利的。而且你只是刘扬州的下属,又不是他的家将,既然有上命差遣,就不必再请示刘繇,尽管按照寡人的吩咐行事就是了。这件事情,孤自会修书于刘繇,说个明白!”



    唐轲自知回去见刘繇,决计没有好下场,既然有活路可走,又何必自讨苦吃?把心一横,拱手领命:“既然如此,末将愿意听从大王差遣,我这就去收拢各部,从今以后任凭大王差遣!”



    (感谢幻灵魔王、一夜富豪两位同学的打赏,最后求个三江票,最后一天了,咱们一定要守住三江阁状元的位置啊,用电脑看书的同学们,麻烦点一下三江频道,领取三江票,给本书投上一票吧,最后一天了,绝不能把第一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