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五十二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读……读完了,请、请殿下示下!”



    老太监结结巴巴的读完了手里的圣旨,整个人几乎后悔死了,悔不该为了讨好董卓,自告奋勇的走这一趟,还不知道今儿个能否囫囵着走出柴桑呢?



    刘辩并没有搭理老太监,而是缓缓起身,扫了一眼他身后的那名武官,冷声问道:“你就是圣旨中说的董盛?朝廷委派的豫章太守?”



    董盛是个体格魁梧的武将,并不像老太监那么战战兢兢,否则他也不会接过这烫手的山芋,来豫章担任太守了。



    自恃有圣旨和印绶在手,昂头道:“不错,某正是新任的豫章太守,而且某也是董太师的族侄,你这样侮辱朝廷使者,实在是悖律法,某必然上书参劾。”



    “哎呀……原来是董太师的侄子啊,失敬、失敬……”



    刘辩忽然变得一脸谦恭,上前几步道:“有失远迎,董大人万勿怪罪,快请上座!”



    董盛自恃是董卓的族侄,平时嚣张跋扈惯了,看到年轻的弘农王突然低声下气,还以为被自己的话吓坏了,得意洋洋的迈开大步,走到了帅案后面跪坐:“这样还差不多……”



    “差远了!”



    刘辩一声冷笑,忽然拔剑在手,兜头劈出。



    董盛因为跪坐在地,再加上猝不及防,不及躲闪之下,一颗脑袋顿时被斩了下来,血淋淋的跌落在堂下,就像孩童手里的陀螺般转个不停。



    看到弘农王突然拔剑,其他众将纷纷效仿,各自抽出佩刀佩剑,砍瓜切菜一般把董盛的十几个随从斩杀在地。只把三个太监吓得匍匐在地,好似将要被杀的猪一般求饶。



    刘辩把剑收了,冷哼一声:“寡人的剑不杀阉党,免得被你玷污了!来人,把董盛的头颅收了,交给这阉臣,让他带回洛阳交给董贼。告诉这头肥猪,寡人早晚取他首级悬于城门之上,让百姓共唾之。若是少传一个字,便是这般下场!”



    “老奴记住了,定然一字不落的转达给董太师……”老太监几乎被吓瘫了,战战兢兢的领命求饶。



    “董太师?”刘辩把眼一瞪,怒视这阉奴,“寡人看你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不给你留点东西,看来你是不会长记性!”



    刘辩说着话从匣里再次抽剑,一手摘下了老太监的帽子,在杀猪般的讨饶中挥出一剑,却是割下了一只耳朵。



    “拿着董盛的头颅快给寡人滚,等我改变了主意,你这阉狗少的就不是一只耳朵了!”



    老太监顾不得疼痛,接过包着董盛脑袋的头颅,带着两个小太监抱头鼠窜,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柴桑城,一路上快马加鞭,头也不回。



    看着几个宦官抱头鼠窜,刘伯温皱眉道:“这样倒是痛快了,但这董盛如此无脑,十有八九是李儒故意派来送死的,然后把殿下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的描述一番,攻击你图谋篡逆。”



    刘辩不以为然的道:“他董卓早已臭名远扬,寡人岂会怕他抹黑?天下苍生,芸芸众口,谁也无法堵住,只有手握重兵,才能一言九鼎。当寡人带甲百万之时,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



    一场意外的插曲在刘辩果断的杀伐之下很快结束,继续按照原计划做出委任,擢升蒋钦为裨将军,留在柴桑担任甘宁的副手,协助他共同组建水师,其他人则全部跟随大军向秣陵进发,即刻启程。



    柴桑目前的军队多达一万人,刘辩决定把六千招募的新军留给甘宁,当做水师训练;并且从虎林大营运来了两千万铜币,三万石粮食交给甘宁支配。



    豫章地域辽阔,境内盘踞着十几股山越贼寇,各部老弱妇孺加起来多达十七八万,大多隐居在山峦林立群山里,每年秋夏两季都会下山打秋风,劫掠汉人。为了保持部队的机动性,刘辩又把自己手中仅有的一千骑兵一分为二,五百人留在柴桑交给甘宁调度,其他的五百骑划拨给魏延统领。



    随着一声悠扬的号角,从庐江过来的近四千老兵再次拔营向东。



    魏延率部在前,刘辩、刘伯温、鲁肃居中,廖化率部断后。新任的豫章太守甘宁与副将蒋钦,以及郡丞费仲一直送出二十里,方才作罢。



    队伍刚刚向东走出五六里,后面又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廖化回头看去,原来是甘宁带了几骑随从,快马加鞭的追了上来,半是开玩笑半是不解的问道:“刚刚分别,兴霸将军怎么又追了上来?难道是嫌大王给的铜钱不够造船吗?”



    “没工夫和你闲扯,我有急事要找大王禀报!”



    甘宁气喘吁吁的打声招呼,马不停蹄的追上中军,来到弘农王面前方才翻身下马。



    刘辩也是一脸诧异:“兴霸匆匆追来,难道柴桑出事了?”



    “非也,非也!”



    甘宁抬起胳膊擦了下额头上的大汗,这一路的飞驰显然并不轻松,“大王刚走,便有一位大人带了几个随从来柴桑投奔,自称是前任太尉黄琬,因为与董卓不和,所以被罢了官。听闻大王在柴桑起事,便带了随从快马来投,我怕他追不上大军,所以特来禀报一声!”



    “黄琬?”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刘辩脑海中的存留的一些意识便被激发了出来,一下子就想起黄琬这个人。



    要说黄琬是谁,这得分从哪个角度看。如果放在历史上,黄琬只是一个无名之辈,但搁在这个年代,却是鼎鼎大名,便是吕布、刘表之流也不及,更不用说此时还名声不太显赫的曹操、孙坚等人了。



    简而言之一句话,这黄琬是个大官,是个很大很大的官!



    在董卓进京之前,黄琬担任当朝太尉,位列三公之一;与太傅袁隗、司徒杨彪都是朝廷举足轻重的大员,论分量和地位,远在卢植、皇甫嵩、王允等人之上。



    要说太尉是个什么样的官职,拿到现在来衡量的话,大概相当于政直局长委、军/委副主/席这一角色,绝对是跺跺脚都能让天下震动的牛逼角色。



    自光武帝刘秀重振汉室以来,太尉与司徒、司空并列三公,执掌天下兵权,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然自从桓、灵二帝以来,军队的实权逐渐被大将军所掌控,但太尉仍然是名义上的军队最高长官,而且还有考校全国武将功绩的权力,仍是百官中的实权人物。



    如果说大将军和太尉有什么区别,这就相当于军/委副主/席和三军总司令的区别,太尉有名义上的权力,而大将军则是实打实的兵权掌控者。所以灵帝死后,何进选择的是大将军而不是太尉,但即便这样,黄琬的影响力在整个大汉仍然举足轻重。



    黄琬的分量究竟有多重,可以从董卓对待他的态度上略知一二。



    此时的董卓已经完全掌控了东西二京,以及整个司隶部,外加雍、凉大部,麾下带甲二十万,自封太师,把持朝政,让天子只能像个傀儡一般坐在龙椅上。



    不过,即便此刻的董卓权势滔天,甚至连皇帝都敢废立,但对于处处和自己作对的黄琬却不敢痛下杀手,只是把黄琬革去职位,贬为庶民。



    当然,董卓投鼠忌器不敢杀黄琬,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当朝太尉,还有其他的原因。



    其一,黄氏一族闻名天下,就是比起四世三公的袁家也不遑多让。黄琬的祖父黄琼同样曾经官居太尉,曾祖父黄香官居尚书令,也可以称作两世三公的世家大族,门生故吏同样遍布天下。



    而黄琬也曾经在青州担任过刺史,还担任过豫州牧,因镇压黄巾有功,又把豫州治理的井井有条,文武并济,政绩为天下之表率,深受灵帝褒奖,赐爵关内侯,录尚书事,成为了官场中最显赫的人物。在太尉杨赐死后,黄琬更是接任太尉一职,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



    其二,董卓把黄琬革职的时候,关东的诸侯还没有起事,董卓也是怕杀了黄琬会授天下人口舌,所以只是把黄琬革职处理。只是让董卓没想到的是,尽管他小心提防,但在曹操、袁绍的扇动之下,关东诸侯还是竖起了讨伐大旗,进军虎牢关,震慑洛阳。



    看到关东诸侯起事,黄琬生怕董卓会加害自己,故此带了随从出京准备前往老家江夏避难。听说弘农王在柴桑起事,心中大喜,便渡江来投。



    想着黄琬的事迹,刘辩慢慢的喜上眉梢。



    在庐江拜访陆康的时候,这个江东士族的代表人物就说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要想称王称帝,身边就算没有国家重臣辅佐,也得有个刺史、太守级别的人物支持,这下好了,有个大牛来投奔辅佐,谁还敢说自己名不正言不顺?



    仔细琢磨一下身边的幕僚,陆康说的还真是这么一回事。鲁肃才十六七岁,甘宁、魏延、周泰等人都是二十几岁的血性青年,岁数最大的刘伯温也不过才刚刚而立之年,这样的高层简直就是一支青年军,难免会招致非议,甚至让人轻视。而现在有黄琬的加入,简直就是上天赐给的及时雨。



    “好啊,来的好啊,寡人要亲自去迎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刘辩笑逐颜开的拨回马头,准备亲自去迎接曾经的太尉黄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