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十四 蛾贼来袭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鲁肃在十几个门客的簇拥之下登上了门楼。
  只见他年方十六七岁的模样,身材颀长,相貌厚重,身材魁伟,言行举止间透着豪爽干练,向门楼下面的二人拱手施礼:“在下鲁家庒庄主鲁肃,敢问两位贵姓大名?所为何来?”
  刘伯温在马上拱手还礼:“在下刘基刘伯温,现为弘农王殿前军师。这位将军名唤花荣,亦是弘农王麾下大将,此番所来乃是为了求粮。”
  鲁肃借着火把仔细打量二人,见俱都是仪表堂堂,器宇不凡之人,便不复怀疑。人的外表虽然能够化妆,但从骨子里散发的气质却是无法伪装的,想来那些饥不果腹的葛陂贼是没有这等气概的。
  “放下吊桥,打开庄门,放二人进庄说话。”鲁肃挥手吩咐道。
  “就这样放他们进来,会不会有危险?”旁边的一名门客犹豫着提醒。
  鲁肃不以为然的笑道:“我鲁家庒有庄丁千余人,他们只是两骑,有何危险?尽管开门放进来便是。”
  吊桥缓缓放下,庄门打开。
  刘伯温和花荣并骑而入,鲁肃在前引领,直奔议事堂说话。
  命婢女看了茶水之后,鲁肃拱手问话:“两位自称是弘农王的幕僚,因何来我鲁家庒求粮?”
  刘伯温放下茶碗,摇了下羽扇,问道:“想必子敬先生知道弘农王被董卓废除帝号的事情吧?”
  “听说过,但朝廷之事,不是我这等山野村夫可以妄论的,小人不敢乱说。”鲁肃小心谨慎的说道。
  虽然年轻,但执掌着鲁家偌大的家业,已经把鲁肃锤炼的胸有城府,老成稳重,完全没有十六七岁少年的轻浮气躁。
  刘伯温呵呵一笑:“子敬尽管放心直言便是,那董卓倒行逆施引得天怒人怨,十八路诸侯结盟讨伐,人尽皆知,子敬根本不用担心隔墙有耳。弘农王被废之后,逃到宛城,招募了一支新军,准备南下扬州暂避锋芒。却不料在汝南遭到袁术伏击,损失了上万石粮草,军中供应紧张。听说东城鲁子敬为人仗义豪爽,犹胜古之孟尝君,大王故此前来借粮,待大王他日有所建树之时,必然加倍奉还。”
  看刘伯温说的诚恳,鲁肃放下心来,爽朗的一笑:“肃倒是听说过弘农王在宛城募兵的事情,没想到竟然从我们东城南下,实在出乎预料。既然大王缺粮,又看得起鲁肃,这粮不借怎么能说得过去?”
  “哈哈……人言鲁子敬豪爽,所言果然不虚!”刘伯温摇扇大笑。
  鲁肃并没有被刘伯温的恭维冲昏头脑,正色问道:“不知刘先生想替弘农王借多少粮草?”
  刘伯温伸出三根手指:“两万石粮食,一万石草料,如何?”
  鲁肃略作思考,开门见山的说道:“一个月前秋水泛滥,庐江多有难民,我鲁家庒放赈了两万石粮食,现在库存已是不多。但弘农王既然远来,我等又是大汉子民,肃愿意捐出一万石粮食,五千石草料,另外再奉上布帛、棉花若干,略尽子民之心,至于偿还那就不必了。”
  刘伯温没有狮子大开口,鲁肃给的价码也公道大方,而且直接说明了不用偿还,更是豪气干云。眼见一桩好事就要皆大欢喜,谁知这时候突生变故。
  有五六骑快马匆匆来到了议事堂前,马上之乃人是鲁肃派出去到寿春讨债的门客,此刻刚刚回到村庄,还没下马就吆喝了起来:“庄主,大事不妙!”
  “何事惊慌?慢慢道来。”鲁肃一脸镇定的问道。
  门客擦拭了下额头的汗珠与灰尘,心急火燎的说道:“从东面来了大批蛾贼,看旗帜像是罗天王的葛陂贼,正朝着咱们鲁家庒而来,距离庄子已经不足十里,我们弟兄马快,所以超了过来。”
  “有多少人?”鲁肃眉头皱起,追问了一声。
  门客嗫嚅道:“有……有五六千人呢,我的娘诶,黑压压的一片,我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贼人呢,看来咱们鲁家庒这次要大难临头了,庄主赶紧想个主意。”
  鲁肃身旁的一个刀疤脸门客突然拔刀指向刘伯温和花荣:“来呀,把这两人绑了,他们还说自己不是蛾贼是官府的人?若不是几位兄弟在返程的路上撞见了蛾贼大军,就要被这俩个贼人欺骗了,然后里应外合打开庄门,咱们鲁家庒就有麻烦了!”
  花荣拔剑在手,与众庄丁门客对峙:“我乃朝廷大将,谁敢动手?”
  鲁肃虽然不太相信刘伯温和花荣是葛陂贼的内应,但事关重大,五六千的贼兵声势可是不小,仅凭一千多庄丁能否守住,实在不敢说,弄不好鲁家庒今天会迎来灭庄之灾。因此怎么处置刘、花二人,一时之间犹豫不决。
  眼看着局势风云突变,议事堂里剑拔弩张,刘伯温急忙开口,示意众庄丁和门客稍安勿躁:“诸位莫要激动,请听我一言,我等乃是从西方而来,那些葛陂贼来自东方,怎么能断定我们是贼人的内应?”
  刀疤脸冷笑道:“哼哼,莫非你以为我们鲁家庒的人都是三岁孩童?你绕个圈从西面过来,就变成官府的人了?你也太小瞧我等了!诸位弟兄还等什么?并肩把这二人砍了,杜绝内应。然后闭门死守,再派人到县城求援,舍此之外,再无他法!”
  “且慢,且慢……”刘伯温伸出羽扇让众门客不要激动,“诸位以为县城的官兵会来救你们吗?”
  本来还摩拳擦掌的庄丁听了刘伯温的话语,顿时泄气。
  整个东城县有三千多户人口,五百多名县兵,若是听说来了这么多蛾贼只怕躲避还来不及,更别提来救援了。
  看到自己话起了作用,刘伯温继续乘热打铁:“面对声势如此浩大的蛾贼,别说县兵救不了你们,就是庐江郡的太守,只怕也不敢贸然出兵来讨伐蛾贼,非朝廷大军,不足以镇压。”
  “刘先生所言极是,庐江太守周昂新任,郡城之内也不过只有两千多郡兵,还要守卫城池,只怕报到太守大人哪里,一时半刻也搬不回救兵。”
  鲁肃点点头,表示同意刘伯温的观点。既然刘伯温能够做出这样的分析,十有八九不是蛾贼。
  刘伯温拱手道:“鲁庄主所言极是,两千多郡兵对五六千蛾贼并无胜算,况且新任太守也未必敢倾城而出。既然灭不了贼,太守很可能不发一兵一卒,让鲁家庒自生自灭。”
  “我看先生气度不凡,像个睿智之人,可有妙计助我鲁家庒度此难关?”鲁肃向刘伯温深深鞠了一个躬,一脸诚恳的请教。
  刘伯温背负双手在大堂内来回踱步,把自己的主意和盘托出:“门外有两百精骑兵,可以开门放进来与庄丁并肩作战,如此便可以暂时抵御住蛾贼的进攻。此外,弘农王的人马驻扎在西方八十里之处,派使者快马加鞭的去求援,明日凌晨便可抵达,到时候里应外合,可破葛陂贼。”
  “这样啊?”
  鲁肃一手抚摸着下巴,有些犹豫。
  旁边的刀疤脸焦急的规劝道:“庄主,千万不要被这厮的狡辩所迷惑,若只是他们两个内应进了庄子,尚无大碍,若是把门外的二百骑兵放进来,悔之晚矣!”
  形势紧急,鲁肃及门客不肯轻易相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刘伯温知道若是不能拿出一个好主意,一时之间恐怕难以说服他们,灵机一动,顿时想到了一个妙策。
  拱手笑道:“哈哈……诸位休慌,我还有一个妙计助你们守庄,且听刘基道来。如果鲁庄主认认为某这个计策是为了骗取你们的信任,那刘基便不再说一句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