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十 大人不记小人过
    南阳郡的人口毕竟有限,在连续过了几个招募高峰期之后,前来投军的人数逐日的减少,从最多时候的一天六百人降到了每天不足百十人。



    虽然刘辩的身份摆在哪里,但毕竟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从洛阳出逃的时候,身边甚至连一个大臣都没有。再加上年幼,真正有本事有见识的士子门阀并不看好他,前来投奔的大多都是些底层的百姓,而且影响力也仅仅只是在南阳一带。



    经过了几天的招募,共募的勇丁两千三百人,再加上原先属于廖化的八百人,属于甘宁的三百人,刘辩手中现在拥有了一支三千四百人的队伍。



    与几名爱将商议了一番,刘辩把军队做出了以下划分:廖化统领一千人,负责训练近身肉搏的白刃战;花荣统领一千人组成弩箭兵,负责练习远程攻击。



    甘宁率领本部的三百骑士练习轻骑兵的冲锋阵型,虽然他们个个骑术了得,但以前毕竟是以游击战为主,核心思想是跑。而成了正规骑兵之后战术就完全不同了,以后战场上的正面冲锋全靠他们,必须把以前的习惯全部摒弃了,这样才能成为合格的骑兵。



    甘宁认为三百骑兵太少,在战场上根本没有威慑力,至少要扩充到六百人才行。刘辩对此深表赞同,一面派人四处采购马匹,一面让甘宁从全军之中挑选最优秀的三百名精锐,先和有马的骑兵轮流着练习骑术,等采购到马匹之后,再按人数进行配备。



    只是,在这战火连天的年代,马匹和粮食都是紧缺物资,就算你手里有钱,就算你肯出大价钱,马匹也不是那么容易采购到的。



    甘宁的手下四处奔波了五六天,也仅仅只是买回了三十多匹战马,距离预定的数目还差了一大截。这让甘宁和刘辩一筹莫展。



    在拨出了两千六百人之后,剩下的七百人则由穆桂英亲自统率,作为刘辩的禁卫军使用,负责拱卫主公的安全。



    这日晌午,穆桂英从校场上喜滋滋的回到刘辩的帅帐,笑容满面的道:“大王,今天来了两个汉子投军,我看他们长得结实魁梧,便截了过来补充咱们的禁卫军,正好可以安排在大王身边做贴身侍卫的头领。”



    “孤的贴身侍卫不是你吗?为何又给孤弄了俩大老爷们?”刘辩撇了撇嘴,表示抗议。



    穆桂英耐心的给出解释:“妾身的理想是做将军,甚至是做三军大都督,驰骋沙场,枭敌酋之首级,不是做贴身侍卫。”



    “那你给孤找两个美女也行啊,弄俩汉子贴身,这感觉让人不爽!”刘辩摇头吐槽,满腹牢骚。



    穆桂英把眼睛一瞪,正色道:“不许嬉皮笑脸,妾身在跟你商量正事呢!你以为做侍卫是绣花枕头啊,我上哪里去给你找武艺不凡的美女?你是大王,你是主公,你是三军的灵魂,这几千人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辅佐你重振汉室,所以你的安危是最重要的,万一你出个差错,这支人马就树倒迷糊散了!你懂吗?”



    看到穆桂英这么义正词严,刘辩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当然会发自肺腑的为自家男人考虑。



    刘辩很勇敢的向穆美眉认了错:“好吧,孤承认错误,穆姐姐你看在我小的份上,就不要和我计较了。都说大人不记小人过,你看我还没你高呢……”



    “……”



    穆桂英不禁无语,这个冤家,这辈子算是要被他气死了。但生气之余,怎么又觉得有些可爱呢?



    看着穆桂英站在帅帐中央翻白眼,刘辩收了嬉笑的神情,正色道:“好吧,既然穆将军一片好意,就把你说的这两位壮士唤进帅帐,让孤见识一下。”



    “唉……”



    穆桂英无奈的苦笑一声,转身而去。



    不大会功夫,就带了两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年约三十的汉子进了帅帐。看身高都在八尺以上,的确威猛不凡,只是不知道身手如何。



    “这就是弘农王殿下!”穆桂英向两个汉子介绍道。



    两个壮汉同时跪倒在地,稽首顿拜,叩头不止。



    “草民敖勇、樊猛,拜见弘农王殿下,愿大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刘辩并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话,而是眼睛微闭,召唤出了脑海中的系统,打算先分析下这两个壮汉的实力,“给我分析下面前这俩人的各项属性!”



    “叮咚……系统正在计算中,请稍候片刻。”



    “叮咚……分析完毕,敖勇——武力63,统率28,智力49,政治12。”



    “樊猛——武力67,统率34,智力45,政治13。”



    “唉……”,刘辩叹息一声,退出了系统。



    人家曹操的保镖是典韦和许褚,刘备的保镖是赵云,孙权的保镖再不济也是周泰,都是武力值近百的人,寡人的保镖怎么就弄了两个这种货色?加起来武力值倒是能够达到120,但是有这样算的吗?



    穆桂英也知道刘辩为什么叹息,咳嗽一声道:“大王……请恕妾身多嘴,咱们最近招募的兵卒大多都是一些农夫,论功夫和力气比这两位壮士差的更远,暂时让他们二人负责大王的安全,是最好的选择。总不能让甘宁或者花荣整天跟在大王身边,昼夜不离的保护你吧?”



    穆桂英说的情况刘辩也知道,自己招募的兵卒大多都是农夫或者难民,自幼和田地打交道惯了的泥腿子,真正练习过拳脚上过战场的寥寥无几。暂且不说功夫,光论身板,就没有几个能胜过这二人。



    “好吧,就让他们二人跟在孤身边做侍卫吧,每人统率五十人,暂且先给一个队率担任。”刘辩挥挥手,示意二人退下。



    敖勇和樊猛再次叩首:“谢大王厚恩,草民跪谢大王隆恩,愿为大王安全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穆桂英是禁卫军的统领,剩下的事情自然由他安排,招手道:“你们两个跟着我来领兵服和武器,回头我把你们介绍给兵卒认识。”



    三人离去之后,刘辩一个人呆在帅帐里闷闷不乐。



    在心里悄悄盘算,下次一定要攒够一百个愉悦点再进行召唤,这样最低也能召唤到95以上的猛将,向上甚至可以召唤到105的超级牛人,极有可能把李元霸、冉闵、李存孝等超级猛将召唤出来,那样的话就谁也不用怕了。只是不知道这些家伙的武力值到底有多少?只能等待日后揭晓答案了。



    就在这时,营寨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刘辩不耐烦的皱眉,吩咐帅帐外面的卫士:“给孤到营寨外面看看,何事嘈杂?”



    侍卫飞快的去了一趟寨门,然后回来禀报:“禀奏大王,有个从宛城出来的小官吏要投军,但他拒不接受安排,坚持要见大王。”



    “小官吏?”



    刘辩顿时来了兴趣,既然做过官吏,至少能够读书识字吧?对于自己手下的这支军队来说也是个有益的补充,满营大部分都是农夫,读书识字的人实在少的可怜。



    “好吧,把他唤进帅帐来,让孤看看是何许人也!”



    侍卫领了吩咐,不大会功夫就带了一个男子来到帅帐,看样子二十四五岁左右的样子,一身儒士打扮,身穿浅灰色长袍,头裹藏青色帻巾,算得上一表人才。



    “他们说的坚持要来见孤的人就是你吗?”刘辩尽量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问道。



    现在正是礼贤下士的时候,在这牛人遍地的时代,你如果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臭面孔,很可能就会和某个牛人擦肩而过。



    “正是小吏求见大王!听说大王出榜募兵,志在某诛逆贼董卓,草民特弃了官职,前来投靠大王,还望大王能许一官职,让小人一展抱负,方不负此生之志。”年轻儒士向刘辩行了参拜礼,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刘辩对于儒士的风度很满意,既不卑躬屈膝,也不阿谀奉承,像个有能耐的人才,笑问:“你且说说你姓什名谁,目前担任何职?因何舍了官职来投靠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