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十五 逃过一劫
“爱妃,你猜孤给你带回来了什么礼物?”
  刚进营寨,刘辩就直奔穆桂英的营帐,丝毫不顾旅途劳累,决心给她一个惊喜。
  穆桂英手里拿着一本《孙膑兵法》,正在挑灯夜读。看到刘辩之后突然跳了起来,双手叉腰不满的质问:“你一整天都干什么去了?也不知道与我说一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对于穆桂英的失礼,刘辩并不介意,心里反而美滋滋的。她越凶巴巴的,就越说明这个女人在意自己,牵挂自己,否则她就不会这么激动的。
  “好啦,好啦……爱妃不要这么激动,是我不好,都是孤不好。”刘辩走到穆桂英面前,拉着她的手一起坐了,“孤和甘将军外出办事去了,本以为傍晚就能回来,没想到耽误了一整天。是孤不好,让爱妃牵挂了!”
  穆桂英的脸色这才稍稍好转,哼了一声:“哼……知道就好!以后你要去哪里我不管,但必须得先知会我一声。”
  “谨遵娘娘懿旨。”刘辩做了个鬼脸道。
  穆桂英扬起拳头,嗔怒道:“我看你是讨打,别以为你是大王我就怕你。”
  刘辩赶紧抱拳讨饶:“穆将军手下留情,孤给你带来了一份厚礼,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什么厚礼?”穆桂英骨子里也有女人的天性,听到未婚夫要送自己礼物,脸上顿时变得千娇百媚,“你可千万别跟我说什么脂粉、头钗之类的,我一点都不喜欢。”
  闻着穆桂英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刘辩不禁心神荡漾。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孤保证一定会让你满心欢喜,爱不释手。”
  穆桂英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妾身才不信你吹牛,如果我不满意怎么办?”
  “要不咱们打个赌,若是孤的礼物能让爱妃满意,今夜就让寡人在你的营帐里过夜。若是不能让你满意,你就到孤的营帐里过夜。”刘辩笑嘻嘻的吐出了自己的赌注。
  出乎刘辩的意料,穆桂英撇嘴一笑,竟然答应了下来:“好啊,就这么定了!快点把你的礼物拿出来让我瞧瞧,有何神奇之处?”
  “随孤来!”
  刘辩大喜过望,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了与穆美眉嘘嘘的镜头,不知道今晚是否有机会一亲芳泽呢?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的来到了马厩。
  刘辩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刚刚伏在地上休息的“追风白凰”与“燎原火”突然抖了抖马鬃,敏捷的从地上跳了起来,其反应之迅速,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哇哦……好漂亮的马儿!”
  穆桂英骑术了得,对于马的优劣自然一眼就能做出判断,当看到两匹宝马同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顿时像个热恋中的小女孩一样欢呼雀跃。
  “孤的礼物如何?”刘辩背负双手,得意洋洋的问道。
  穆桂英爱不释手的摸摸白马,一会儿又摸摸红马,向刘辩撒娇道:“大王……这马儿是哪里来的?当真是绝世宝马,妾身想要,我要!”
  “放心,孤一定会给你,这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刘辩一语双关的回答道。
  穆桂英可不知道刘辩的花花心思,站在两匹骏马中间一脸为难的道:“白马精神,红马俊俏,臣妾倒是选那匹好哟?真是为难。”
  “白马名唤‘追风白凰’,善于跳跃,跨涧过河,如履平地,纵然是数丈宽的深渊,也能一跃而过。红马长于冲刺,爆发力惊人,可于电光火石间杀到敌酋面前,枭其首级,易如反掌。”
  刘辩看到穆桂英难以抉择,便自觉地做起了解说,把从娄圭那里听来的介绍,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这样呀?让我想想!”
  虽然刘辩介绍的明白,但穆桂英仍然难以下定决心,显然内心正处在激烈的斗争之中。
  既然穆桂英如此痛苦,刘辩决定帮帮她,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铜钱:“要不就让孤掷币决定好了,若是字朝上,便选择白马,若是背面,就选择红马。反正孤无所谓,爱妃挑选完了,剩下的就是孤的。”
  “算了,我要红马好了。红马俊俏,配上臣妾的披风,相得益彰!”
  在刘辩将要掷出铜钱的时候,穆桂英却迅速的做出了选择。
  穆桂英在马厩里和马儿亲热了足足半个时辰,方才被刘辩强行拖回了营帐。看这架势,刘辩如果不用强,只怕这美人儿今晚就要睡在马厩里了。
  刚进营帐,刘辩就笑嘻嘻的提醒穆桂英:“我的穆大美人,咱俩的赌约你没忘吧?”
  “当然不会忘。”穆桂英扑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干脆的回答道。
  刘辩喜出望外:“此话当真?那孤今晚可真的要在这儿睡了?”
  穆桂英点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大王只管在这里睡就是了。”
  穆桂英一边说着话,一边弯腰收拾自己的被褥。
  “爱妃在做什么,你不是应该把被褥铺开吗?怎么反而收拾了起来?”
  穆桂英“格格”娇笑:“我们不是说好了嘛,如果大王送的礼物能让我满意,就让大王睡在我的营帐,所以我要给你腾地方啊!你睡这里,我去大王你的营帐睡好了……”
  刘辩顿时败退:“怪不得你答应的这么痛快,原来你说的是让孤一个人睡你的营帐啊?“
  “嗯,对呀!”穆桂英笑嘻嘻的点头,“怎么?难道大王一个人害怕?要不,我去把花将军或者甘将军喊过来与你作伴?”
  “算了,孤还是回去睡吧!”
  看着刘辩悻悻而去,穆桂英捂着嘴巴偷笑,不忘揶揄一句:“大王慢走,欢迎明晚再来。”
  东方破晓,薄雾朦胧。
  天色刚朦胧亮,就有一匹骏马驮着一名斥候飞驰进了大营,一边策马狂奔一边拉着长长的腔调嘶喊。
  “报……启禀大王,大事不好!”
  刘辩从睡梦中惊醒,急忙穿了衣服从后账走了出来:“何事惊慌?”
  斥候顾不得擦拭脸上的寒霜,跪倒在地:“启奏大王,董卓已经派了大将华雄率兵三万离开洛阳,前来宛城讨伐我军,前锋已经抵近武关,预计明日傍晚即将抵达宛县附近。”
  “嘶……这华雄竟然没死?”
  刘辩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讶的不是董卓派兵来讨伐自己,而是华雄竟然没死。
  对于董卓派兵来攻,刘辩并不意外。毕竟自己母子是董卓的眼中钉、肉中刺,自己在宛城招兵买马的消息传开之后,董卓必然会派兵来伐,刘辩早就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唯一让刘辩想不到的是,不管是死在孙坚刀下也好,或者死在关羽青龙偃月刀之下也罢,华雄在虎牢关都是一定要死的,没想到却被董卓派来讨伐自己,这岂不是意味着因为自己的穿越,这华雄逃过了一劫?
  “华雄率兵来犯,何人镇守虎牢关,抵抗十八路关东诸侯?”刘辩揉了揉冰冷的脸颊,沉声问道。
  “董卓的义子吕布已经督率张辽、高顺等人赶往虎牢关,全权坐镇。”
  刘辩点头:“知道了,再探!随时将情报奏来!”
  “诺!”
  斥候答应一声,翻身上马,出营而去。
  刘辩立即召集众将,把华雄率兵来犯的消息告诉了他们:“贼兵势大,难以争锋。刘磐也不会让我们进城,所以孤决定立即拔营南下,度过长江,前往曲阿依附扬州刺史刘繇。他是汉室宗亲,为人忠厚,想必不会为难我军。”
  甘宁、花荣、廖化、李严一起拱手领命:“愿从大王吩咐,虽赴汤蹈火,亦无所畏惧!”
  刘辩点点头,招呼穆桂英跟自己走:“诸位将军火速收拾营寨,准备即刻南下。孤与穆爱姬进一趟宛城,去接母后与唐姬一道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