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十二 大获丰收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氏家族大张旗鼓的款待何太后母子,身为一郡太守的刘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消息?
  刘辩虽然被废为弘农王,但何氏仍然还是当今太后,当今的天子刘协仍然得称呼何氏一声“母后”。按照大汉朝的礼节,身为太守的刘磐应当出去三十里恭迎才对,得了消息自然要来何家拜见。
  “刘磐要来便来,因何带兵丁来我们何家?”梁夫人眉毛一挑,询问报信的门童。
  门童毕恭毕敬的道:“刘太守说太后凤驾乃是千金之躯,若是在宛城出了差错担待不起,故此带兵来护卫太后及弘农王。”
  刘辩不觉得刘磐有胆子敢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算现在诸侯已经开始割据,可他们明面上仍然是大汉的官吏,仍然要接受朝廷的册封。公然对太后和弘农王无礼,这就是谋反,他刘磐绝对没有这个胆子!
  当然,如果你有董卓那样蔑视天下群雄的实力,就另当别论了。
  “刘太守是地方长官,要拜见母后也是应该的,让他进来便是。”
  不等梁夫人开口,刘辩就抢着做出了决定。刘磐是郡太守,还有一定的统兵能力,附和自己获得愉悦点的条件,所以刘辩很想和刘磐见见面。
  梁夫人和何太后觉得刘辩说的有道理,地方长官来求见,拒之于门外的确不太礼貌。更何况何家虽然是地头蛇,但手握重兵的刘磐现在更是不折不扣的强龙,能不得罪他还是尽量不要得罪的好。
  不大会功夫,身高八尺,年约二十七八的刘磐来到了何家的宴客厅。立刻有人上前向他介绍了何太后、刘辩母子二人的身份。
  刘磐跪地叩拜:“臣南阳太守、荡寇将军刘磐拜见太后,拜见弘农王,不知太后与大王返回故里,微臣有失远迎,请太后恕罪。”
  何太后又找到了昔日母仪天下的感觉,一脸威严的点点头:“我与皇儿便服返乡,不干刘将军之事,何罪之有?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刘将军来了,便一块坐下用膳吧!”
  刘磐虚意推脱了一番,便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微臣便斗胆入席。”
  “来、来、来……刘将军到孤这边来坐,听说刘荆州乃是高祖后裔,说起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呢。”
  刘辩热情的招呼刘磐到身边来坐,也不管他是否同意,立刻命令下人给刘磐准备桌案和酒菜。
  刘磐有些受宠若惊,拱手道:“大王说的是,叔父大人与家父乃是鲁恭王后代,论起来比大王长了一辈,微臣与大王乃是同辈。”
  “哎呀……那我得称呼刘荆州一声皇叔,也得喊刘将军一声皇兄。”刘辩笑呵呵的给刘表叔侄送了一顶帽子,我把关系拉得都这么近了,你们叔侄能好意思对付我?
  刘磐急忙施礼:“微臣不敢当。”
  “当得、当得,这又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我们都是高祖后裔,同一个先人,辈分相同,自然就是兄弟了。”
  刘辩完全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架势,热情的和刘磐套着近乎,顿了一顿又道:“既然我和母后来到了宛城,不如皇兄把你们南阳的列位大人都请过来赴宴吧,什么主薄、都尉的,只要有身份的都派人请来。”
  既然进了宛城,就要把符合条件的愉悦点全部赚到手。现在自己正是用人之际,不好好的赚取愉悦点,召唤名将谋臣,拿什么争霸天下?
  何太后以为刘辩是想笼络百官,提高他的威信,点头赞成道:“皇儿言之有理,刘太守差人把南阳的几位大人都请来,大家一块用膳吧!”
  既然没太后都发话了,刘磐自然不能拒绝。立刻派了几个士卒前去召唤同僚,不大会功夫以主薄韩嵩为首的六七个文武一起到来,进了宴客厅一起拜伏在地,山呼太后千岁。
  人到齐了之后,梁夫人吩咐开筵,众人纷纷提箸举杯,恭祝太后万寿无疆。
  何太后喝了半杯酒之后,悲从中来,呜咽着大骂董卓倒行逆施,如何的欺凌自己孤儿寡母,夜宿龙床,奸/淫宫女,残害百官。在座之人无不痛骂董卓,一个个恨不得跑到洛阳咬董卓几口的样子。
  刘磐对于何太后母子的突然到来有些猝不及防,一直在心中思考对策,因此一直沉默寡言,只是偶尔附和着说几句,并没有像几个文官那样义愤填膺。
  “呵呵……皇兄因何闷闷不乐?”刘辩举起酒杯向刘磐敬酒道,你老这样愁眉苦脸的绷着脸,我怎么能获得愉悦点呢?
  刘磐急忙举杯:“岂敢让大王敬酒,微臣一直在恨自己无能,不能铲除逆贼董卓,重振朝纲。”
  “皇叔刘景升在荆州经营多年,麾下已有数万雄兵了吧?再加上有皇兄这样的将才辅佐,将来重振汉室,少不了要皇兄和皇叔多多出力。我看皇兄你一表人才,走路龙行虎步,真有大将之风度,将来必是汉室中兴之砥柱,国家之栋梁,名垂青史,封侯列王也不是不可能!”
  为了获得愉悦点,刘辩算是拼了,毫无节操的把刘磐大夸了一通。
  只把这家伙忽悠的晕头转向,豪气陡生,恨不得现在就提兵杀进洛阳,除掉奸贼董卓,成为中兴名将,名垂青史,让自己的子孙后世也可以袭候承爵,方不负此生。都是高祖的子孙,凭啥你们兄弟俩轮流当天子,你们吃肉给我喝口汤也行啊!
  “叮咚……获得刘磐愉悦点8个,宿主现在持有的总愉悦点为25个,仇恨点0个。”
  趁着刘磐低头吃菜的时候,刘辩又让系统分析了一下刘磐的各项能力,得到以下数值:武力78,统率75,智力51,政治49,算得上一个中规中矩的三流武将。
  获得刘磐的愉悦点之后,刘辩又把注意力转到其他官员的身上,轮流着一个个的搭讪,敬酒、褒奖、许诺等手段纷纷用上,只把这些文武官员哄得面带笑容,心花怒放。
  “叮咚……获得主薄韩嵩愉悦点6个,宿主现在持有的愉悦点为31个。”
  “叮咚……获得骑都尉张彦愉悦点5个,宿主现在持有的愉悦点为36个。”
  “叮咚……获得郡丞陶铸愉悦点5个,宿主现在持有的愉悦点为41个。”
  “叮咚……获得功曹刘尧愉悦点5个,宿主现在持有的总愉悦点为46个。”
  除掉刘磐之外,还有七名文武赴宴,在刘辩挨着亲近了一番之后,共获得了四个人的愉悦点,剩下的三人估计官职不够大,能力也不够强,或者是自己的这一套对它们无效,总之系统没做出反应。
  但一场酒筵能够让自己收获29个愉悦点,已经算得上收获颇丰了。刘辩心花怒放,只感到又有新的历史名将在向自己招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一定要加倍努力的赚取愉悦点,召唤到属于自己的第三个历史名将。
  酒筵直到傍晚方才散去,刘磐及地方文武官员一起告退。何太后要和母亲叙旧,穆桂英回了卧室休息,刘辩则和唐姬一同回了房间,晚上少不得切磋一番。
  刘磐回到太守府,仍然拿不准该如何处理何太后突然返乡的事情,当即来到书房提笔修书一封交给使者,命他日夜赶路前往襄阳,把这件事情禀报给叔父刘表,请他做出定夺。
  刘表收到了刘磐的来信之后,同样的大吃一惊,立刻召集蒯良、蒯越、蔡瑁、张允等文武心腹商议对策。
  蒯良建议道:“太后逃离洛阳回到南阳,董卓必有反应,可以让刘磐将军暂时以礼相待,容他们母子在南阳盘桓些许日子,看看事态如何发展,再做定夺。”
  刘表点头同意,当即修书一封给刘磐,让他好生的伺候着何太后母子,不要失了君臣之礼,且看看他们作何打算,再决定对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