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十一 醉卧美人膝
一场瑞雪过后,千里银装,一片素裹。
  近看河川妖娆,远望山峦雄壮,便是最出色的画匠也描绘不出这幅美景。
  一路放辔慢行,刘辩几乎被这白茫茫的雪景陶醉了,这绝美的山水画岂是两千年之后的工业世界可以相提并论的?能够一睹这绝世雪景,此生无憾!
  “这大好河山乃是我大汉疆土,岂容外族夷人染指?这千里旷野乃是我刘家土地,岂容诸侯觊觎?这万千百姓乃是我的子民,岂容军阀蛮族屠戮?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誓要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重振大汉雄风,再创八百年基业!不让那五胡乱华的悲剧发生!”
  刘辩眺望着千里雪景,在心中暗暗许下了宏愿。
  何太后与唐姬很少出宫,自然难以见到这样的雪景,此刻也是有些陶醉。一行人放满了速度,一边赶路一边聊天,五六十里路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走完了,雄伟的宛县县城已经在望。
  宛县是荆州最北面的重镇,也是南阳郡的治所,时人称之为宛城,城墙雄伟高厚,有居民十余万。自从刘表完全掌控了荆州之后,派遣了自己的侄子刘磐率领八千精兵入驻,拱卫疆土。
  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战火并没有波及到南阳,宛县的城门对于进出的百姓并不是很严苛,一行人在何太后的带领下,轻松的进了城。
  何家乃是南阳头号望族,何太后兄妹十几人,堂兄弟更是多达百十人,家丁门客数千,良田万亩。虽然何氏家族的领袖何进、何苗已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整个宛城仍然没有哪个家族可以望何家的项背。
  “母亲,女儿回来了!”
  何太后虽然贵为一国之母,但到底也只是一个不满三十岁的妇人,见到自己的母亲梁夫人的时候,顿时止不住眼泪,哭着扑进了怀里。
  “哎……女儿莫哭,回家了就好,到了咱们南阳,谁敢动你?”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梁夫人抱着怀里的女儿,柔声安慰。
  刘辩笑呵呵的站在一旁,心想这老妇人的气场还挺强,身为皇后之母,再加上儿子又是大将军,掌管天下兵马,显然养尊处优惯了。
  但现在的情形却与太平盛世大不相同,烽烟四起,诸侯割据,早已不是你们何家呼风唤雨的时候了。我就不说董卓敢动,刘表敢动,曹操也敢动,事实上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穿越改变了历史轨迹,何太后还没到弘农,就被董卓派来的使者在半道上用毒酒鸠杀了。
  何太后母女寒暄了一番,梁夫人这才想起自己的外孙乃是皇室后裔,按照大汉朝纲,自己也得行见面礼,当即虚做声势道:“呵呵……老身只顾着和你母亲说完,都忘了拜见弘农王殿下了,老身这厢有礼了……”
  何太后赶紧拉住:“母亲不必多礼,我们母子现在走投无路,还要仰仗咱们和家的人呢,怎敢让母亲行礼。”
  刘辩是个受尊老爱幼熏陶的好青年,更何况这老妇人乃是自己的外婆,当然也不会让他施礼,急忙拉住:“外祖母万万使不得!”
  劝住了梁夫人之后,刘辩暗自松一口气。自己真是个机智婊,幸亏想起了外祖母这个称呼,没有称呼外婆、姥姥什么的,也不知道这个年头世人怎么称呼母亲的母亲?但是称呼外祖母应该没有什么大的纰漏吧?
  何太后的父亲何真已经在五六年前去世,整个何氏家族现在就由梁夫人主事。当即下令杀猪宰羊,传本族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来家中赴宴,款待女儿荣归故里。如果这种情况算得上荣归故里的话。
  “大王与你母后一路风尘仆仆,想必很是辛苦,老身已经令下人烧了热水,待会儿你们便去沐浴更衣。洗浴完毕,出来用膳正好。”梁夫人主事多年,安排的有条不紊。
  这年头长途跋涉可不像两千年之后有飞机有高铁有小车,除了坐马车就是骑马,当然你用双脚步行也不犯法;而且也没有沥青水泥路,全都是尘土遮天的土路,奔波了这两天,刘辩以及三个女人早就浑身尘垢,能洗个澡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让刘辩纳闷的是,这个年代没有暖气没有空调,屋子外面白雪皑皑,天气寒冷,该怎么洗澡?待会儿倒要看个究竟。
  约莫半个多时辰之后,有侍女来报:“禀太后、大王,水已经烧热,现在即可沐浴。”
  何家是名门望族,沐浴的房间自然不止一个。何太后在几个侍女的伺候之下进了一个房间,穆桂英自己进了一个房间,唐姬却要和刘辩进一个房间共浴。
  “大王……让妾身伺候你沐浴更衣吧?”
  “你给我沐浴?”
  刘辩有些害羞有些为难,要是搁在以前自己还只是个初一的学生呢,现在竟然有了这样的福利,想想都让人激动呢!
  唐姬抿嘴一笑:“当然是妾身给大王沐浴了,难不成要让穆姊姊给你沐浴吗?看她那害羞的模样,若是没有行纳姬之礼,恐怕她不会同意的哦!”
  既然十六岁的唐姬都不害羞,刘辩也就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怕个毛,这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女人,伺候老子洗澡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哪个圣人君子不干炮,哪个皇帝老儿不睡女人?
  进了沐浴间,刘辩才发现屋子里烧了一大盆熊熊的炭火,将整个房间烘烤的玩暖如春。一个硕大的木盆足以容纳两个人共浴,盆中的热水洒了花瓣,满屋子香气四溢。
  就在刘辩愣神的时候,唐姬已经除去了衣衫,完美的胴/体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了刘辩的眼前,峰峦雄伟,腰肢婀娜,端的是好身材。
  “大王发什么呆?让妾身伺候你除去衣衫。”
  早已经过了半年的夫妻生活,唐姬并没有任何不适应,很自然的帮刘辩脱掉了衣服。
  舒适的水温,芳香的花瓣,诱/人的美女,刘辩情不自禁的醉了。
  一对鸳鸯在温水中泡了许久,到底没有克制住人的本能,年轻的大王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在省略了不到一万字之后,木盆里的水花四溅,唐姬浅吟低唱了起来……
  片刻之后,战斗结束。
  刘辩有些意犹未尽,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有心无力”了,面对这么年轻美貌的女子,正是应该大杀四方的时候,但这小兄弟的身体实在不给力啊,日后尚需慢慢磨炼才能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胸。
  唐姬却幸福的靠在刘辩的怀里,脸上布满了红晕:“大王今日好生厉害,比起往日仿佛换了一个人呢,妾身觉得好幸福。”
  刘辩无语,这也叫厉害?你等着吧,日后孤会让你更性福的。
  换上了崭新的衣服,浑身舒坦。
  刘辩和唐姬一起走出了沐浴间,穆桂英早就等候多时。脱去了戎装,换上了一袭艳丽的衣衫,秀发披散开来,俏脸泛着酡红,端的是一朵出水芙蓉,美得不成人样。
  看到刘辩有些发呆的看着自己,穆桂英嫣然一笑:“大王,午宴已经备好,梁夫人等着你和唐姬入席呢。”
  刘辩和唐姬在穆桂英的带领下,来到了何家的宴厅。早就恭候多时的何家各族头面人物纷纷起身寒暄,参拜这位曾经的天子。寒暄完毕,梁夫人宣布酒筵开始。
  就在这时,门童匆匆来报:“启禀老夫人,太守刘磐大人带了不少兵丁来到了府邸,正在门外求见,不知该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