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六十六章:不就是一条**
汤臣高尔夫别墅。
  凌晨两点,已经休息的方玉嘉却被敲门声惊醒,这深更半夜的,谁会跑来敲门,她第一时间以为是小叔子回来了,以前肖丞半夜回家也是常有的事情。
  只是她心情有些复杂,有高兴,有忐忑,还有些犹豫,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面对肖丞,还是像以前那样冷眼相对,或者热情欢迎肖丞回家?
  此前肖丞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杀死四叔,最后中弹险些身死。
  肖丞为她做了这么多,她万没有再冷眼相待的道理,但要她热情,更不可能,她天生就是冷性子,做不出热情的样子,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肖丞既然暗地里为她做这么多而不言明,那么她也不想让肖丞知道她知道一切。
  一打开门发现并不是肖丞,一道黑影一闪,她便忽然觉得腰被人搂住,接着便浑身一轻,竟然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来人一把将方玉嘉抱进屋,然后死死将方玉嘉压在沙发上,只说玉嘉妹妹今天就从了我吧,这么久不见,想死洒家了,说完便扒方玉嘉的睡衣。
  起初方玉嘉微惊,只是听到熟悉的声音,才放松下来。能做出这类耸人听闻事情的,除了自小叹息女人如何不丈夫的大嫂子宁惊蛰还会有谁。
  两人一直关系极好,一个韧性出色性子冷淡,一个性格火辣,倒也互补,不易产生摩擦。
  ………………
  在沙发上嬉闹一阵,宁惊蛰这才起身去洗澡,而方玉嘉则是打开炉火给宁惊蛰做点夜宵。
  方玉嘉做完夜宵,走出厨房,便看到宁惊蛰已经洗完澡,穿着个她这辈子就算做了妈咪都可能都穿不了的巨大文胸和纯白内裤大咧咧坐在沙发上,右手上把玩着一把银色的手枪转来转去,看着宁惊蛰手中的枪,方玉嘉只感觉渗得慌。
  “哎,当女人真麻烦!若不是有这玩意儿,我都快忘记自己是女人了!”宁惊蛰叹口气道。
  方玉嘉不知道宁惊蛰怎么突然这么说,接着便见宁惊蛰将翘臀扭过来,纯白的内裤中间被鲜血染红,原来是来了大姨妈。方玉嘉心说来大姨妈很正常,若是不来,那才叫麻烦了。
  “给我找个内裤吧,还有护垫什么的,这些我还真没准备。”宁惊蛰大咧咧的说道,丝毫不以为杵。对于她这种从来记不得姨妈日期的女人来说,确实从来都不准备护垫什么的。
  在宁惊蛰的要求下,方玉嘉回到卧室,帮宁惊蛰找个合适的内裤。宁惊蛰个头比她高,再者屁股又是被老祖母誉为最能生养的屁股,想找个合适的还真不容易。
  宁惊蛰就站在一旁看着方玉嘉在收纳箱里面寻找大号内裤,却意外看到一个盒子,上面印着Victoria‘s*Secret,维多利亚的秘密是内衣中名声极好的名牌,这盒内裤至少值个上万。
  上万元的内裤并不值得惊讶,但对于方玉嘉这种从不屑于用名牌装饰自己的女人来说,就有些奇怪。
  大奇之下,宁惊蛰拿起了这盒内裤,从中取出一个蕾丝花边的粉红色内裤,扯了扯发现弹性十足。
  “就这条吧,勉强能穿。”宁惊蛰笑着试探道,说着便死死盯住方玉嘉的神色变化。
  方玉嘉起初没注意,只到此时宁惊蛰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拿着内裤,她才发现大嫂居然拿了肖丞送她的内裤,有些不自在。虽然肖丞送她内裤只算是补偿,可若是别人知道,肯定会多想。
  方玉嘉眼疾手快,一把将内裤抢过来,这毕竟是肖丞送她第一件礼物,肖丞又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她自然舍不得,不想给大嫂穿。抢过来又觉得有些失态,将另外一条不曾穿过的大号递到宁惊蛰眼前。
  “那条不合适你,还是这条吧。”
  宁惊蛰是谁,是掌管整个血色安保的佣兵头子,方玉嘉脸上一闪而过的女儿态没逃出她的双眼,方玉嘉向来性子冷淡,看任何人事都如过眼云烟,此时竟然出现这种神态,难道这内裤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会不会是别人送的?
  宁惊蛰心里八卦之魂开始熊熊燃烧,冷不丁的问道:“内裤谁送你的?”
  方玉嘉被这问题打个措手不及,不由一愣,脸上爬上一抹飞霞,接着赶紧道:“自己买的!”
  见方玉嘉神色异常,宁惊蛰得出定论,这内裤不仅仅是别人送的,而且送这盒内裤的人还是个男人,不然方玉嘉怎么会有这种微羞的神色。男人送女人内裤,通常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两人发生了那种关系。
  哪个男人竟然有这种本事,将冷若冰山且将红尘看做破烂的方玉嘉给泡上了?宁惊蛰心头升起对那未曾谋面男人的无限佩服。
  方玉嘉若是能找到另外一半,是好事,宁惊蛰打心眼替方玉嘉高兴,女人终不可能守寡一辈子。
  宁惊蛰点到即止,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旋即说起了今晚肖丞的事情。
  “今晚我们的小叔子差点被人给杀了,还好那小子见机快,打电话给李子睿,不然今晚还真有可能出问题,这不,我就是为了处理那事情才会这么晚到这里的。”
  方玉嘉听此话,顿时大惊,肖丞中枪才三天,肯定没好利索,现在竟然有人要杀肖丞,她不由紧张起来,急切问道:“那他受伤没有?”
  “倒是没受伤,不过应该被吓了一跳。”
  得知肖丞没受伤,方玉嘉才放下心,又问道:“那到底是谁要杀他?”
  “好像是有人要对付桌青莲,他只是受到了牵连,倒不是有人刻意针对他,动手的是冠宇安保,算了,冠宇安保你又没听过。”
  方玉嘉一直感觉她和宁惊蛰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不懂宁惊蛰世界中的那些道,也不想接触,既然肖丞没事,那就不想多问。
  …………
  吃过夜宵,宁惊蛰忽然来了兴趣,想进肖丞卧室看看,据说那天老爷子亲自来抓肖丞,却被肖丞逃掉,老爷子是什么实力,她极其清楚,素来不成器的肖丞竟然能从老爷子手里逃掉,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趁方玉嘉收碗的时间,来到肖丞卧室门口,伸手推门,便听见身后传来方玉嘉一声等等,只是已经来不及了,木门嘭的一声倒地,把宁惊蛰唬了一跳。
  “惊蛰姐,你这是干什么?”方玉嘉有些不高兴的问道。现在肖丞在她心里地位不同,她肯定不希望谁进肖丞的卧室,发现了肖丞什么秘密怎么办,四叔是肖丞杀的,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宁惊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在肖家她不惧怕任何人,可偏偏有些害怕性子冷淡的方玉嘉动怒。
  “我就随便看看。”
  方玉嘉已经阻止不及,只能由着宁惊蛰查看。宁惊蛰走进卧室,发现肖丞的卧室的整洁程度出乎她的意料,环视一周,忽然在木质地板上发现了一些细小的沙子,而且衣柜有被移动过的痕迹。
  宁惊蛰的职业本就算是军人,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她的双眼,走过去,将衣柜挪开。
  起初方玉嘉不明白宁惊蛰为何要这么做,有些不满,不过很快便明白了,因为宁惊蛰将衣柜挪开之后,雪白的墙壁上豁然出现一个人头般的大洞。
  宁惊蛰怔怔看着墙体上的三十公分深的大洞,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
  “这王八羔子,竟然还玩起了凿壁借光的伎俩,端是无耻!下次见到,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看着墙上的大洞,宁惊蛰火冒三丈,骇人的双峰起伏不定。本好奇肖丞上次是如何逃掉的,结果却发现了这么个洞。
  肖丞在墙上挖个洞做什么,自然是偷看隔壁的方玉嘉睡觉,果然色胆包天,竟敢打自己嫂嫂的主意。
  方玉嘉不蠢,自然也能明白小叔子的意图,面色微红,不过见这洞还未凿穿,让她安心不少。
  肖丞若知道此时两位嫂嫂的想法,不知道作何感想。
  这洞根本就不是为了偷看嫂嫂,上次他为了逃避肖浮生才将墙壁弄了个大坑,后来用水泥浆补上,但泥浆不够,那段时间他又忙着保护方玉嘉,没时间再弄,所以才留下了一个洞,为此他还专门用衣柜堵上,没料到大嫂竟然发现了这个洞,还误解了他。
  ————————————————————
  【继续求票子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