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四十九章:肖家大院儿
傍晚时分,残阳如血,肖家大院内一片安宁,老祖母一个人坐在花坛边,怔怔看着天边的火烧云。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人老了,总容易触景生情。
  老祖母今年已经一百一十四岁的高龄,人活久了也不是一件好事,看淡世事,已经没有多少乐趣。老祖母极为苍老,夕阳余晖照在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分毫毕现,早已掉光牙齿的嘴巴异常干瘪。
  老祖母看似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婆,只是偶尔流露出的些许神情,让人知道她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凡。
  老祖母摇摇头,叹口气,拿起手中的洒水壶,仔细给花坛中的花浇水。花坛种的不是普通花草,而是一年开两季花的异种罂粟花,罂粟花正值盛放时节,花态极为妖异。
  老祖母不喜欢别的花草,只喜欢这种被人称作鸦片的罂粟花。
  这时假山后走出来一个人,正是肖浮生。肖浮生来到身边鞠躬道:“儿子给母亲请安。”
  老人家耷拉的眼皮抬了抬,缓缓挥挥手,没说什么。
  “国伟今天中午死在了别墅内,凶手不明,正在查。”肖浮生汇报道。
  老人家年迈的身子一震,抬头瞥一眼肖浮生,却露出破天荒的嘲讽笑意,道:“死了好,死了清静,只是不知道啥时候轮到我这个老太婆子咯,呵呵。”
  肖浮生脸上不太好看,老人家的意思他自然知晓,这是在嘲笑他没有能力,十几年来家族的后人一个一个的死去,虽说跟他没有直接关系,可他是家主,有脱不开的干系。
  “母亲身体向来很好,再活五十年都没问题。”肖浮生安慰道。
  “哼!再活五十年?看着孙子、重孙、玄孙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然后就剩我这老婆子一个人?真是没用的东西!”
  老人家有些气愤,将手中的洒水壶直接丢到地上,发出啪嗒一声。
  肖浮生见老人家动了真怒,连忙低下头告罪,心想老母亲真是越活跃糊涂了,这种事情怎么能怪他。
  “不过国伟这小子,心思向来不纯,死了也就死了吧。”
  老人家也不再责怪肖浮生,那没意义,她已经对这个亲生儿子失望到了极点。
  见老母亲消了气,肖浮生长长松口气,要说整个肖家有他害怕的人,也唯有面前的老母亲。
  肖浮生笑道:“母亲,下月底就是您的一百一十五岁大寿,您有没有什么安排?”
  或许对任何老人来说,大寿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尤其是老寿星,但对于老祖母来说,完全不是这样的。人老了就喜欢热闹,就喜欢看到朝气蓬勃的后辈,可她每次大寿却完全是一种煎熬。
  每年大寿,宴席上总会少那么几个人,到现在,恐怕便只剩下四个重孙媳妇和一个重孙了,这是何等的凄凉,肖家何时变成这副颓败的模样。就算当年小鬼子入侵那会儿,肖家都比现在鼎盛。
  “这种大寿,不过也罢,倒时候将四个重孙媳妇和那贼猴子叫回来就行了,不用那么多排场。”
  老人家叹口气,神情有些落寞,之后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那贼猴子呢?最近怎么没回来看我这老太婆?”
  肖浮生自然知道老人家口中的贼猴子是肖丞,听老人家这么问,他脸色不大好看,最近他正打算整治肖丞呢,这孽障越发的放肆,不但敢以下犯上殴打四叔,还污了嫂嫂,简直不可原谅。
  不过现在老母亲询问肖丞,他也正好将肖丞做的烂事告知母亲,他若是想收拾肖丞,就必须考虑母亲的感受,他可知道,母亲对那孽障可心疼的紧,所以在收拾肖丞之前,他必须要让母亲对肖丞产生厌恶才行。
  “怎么了?这猴子又犯事儿了?”老人家显然看出了肖浮生的揶揄,好奇的问道。
  “恩,是的,上个月他以下犯上打了国伟,我都还没来得及处置他呢。”
  “哦?有这种事情,说说看!”老人家一听这猴子又蹦跶出了事儿,立即来了兴趣,肖丞大概是她唯一在乎的后辈。
  “上个月,他刚关禁闭离开这里,到公司便将国伟给打了,具体什么缘由我也不清楚,不过国伟肯定是让着他的,不然他根本伤不了国伟。”
  肖浮生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老人家脸色。发现老母亲对肖丞所做的事情非但没有怒意,甚至还很有兴趣的样子,他也不气馁,等会儿还要说通歼的事情呢,这事情,老人家肯定会反感。
  “这就没了?”
  老人家皱了皱眉,有些意犹未尽,暗叹这儿子果然没说书的天赋,继续道:“那猴子既然动手打人,肯定是国伟的不对,不然怎么会动手?”
  什么叫做打了人还是别人的不对?肖浮生真的很难理解老人家的思维方式,对那孽障的宠溺确实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
  “后来我为了防止他胡来,让王器易去监视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了王器易,还悄无声息的靠近王器易,甚至离王器易只有五米,王器易都没发现他,王器易是先天三阶的高手,肖丞是如何悄无声息靠近的?”
  肖浮生注意着老人家的反应,不过他失望的发现,老人家没有任何异常的情绪。
  “然后呢?”老祖母笑着问道。
  她还真感兴趣,肖丞是怎么靠近王器易的,难道这猴子真有这种本事?
  “然后他让王器易给我带话,说别再去烦他,他竟然这样对我说话,我可是他亲爷爷。”
  老人家本以为,按照那猴子的性格,之后再怎么滴也得倒弄出点事情,没想到就这么没了,有些失望。她哪里不知道肖浮生后面一句话,其实是故意暗示她,意思是肖丞目无尊长,不过她根本不在乎这个。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身为家主,眼光要放到更高的位置,怎么可能天天盯着孙子,谁喜欢被人盯着?何况他是个猴子!”老人家笑着说道,其中对肖丞的回护不言而喻。
  肖浮生气结,哪有这种道理。见无法从老母亲神态中看出是否将祖传玉佩传给肖丞的端倪,肖浮生干脆直接问道:“母亲,您是不是将祖传的玉佩给了他?不然他怎么可能靠近王器易?”
  老祖母瞪了肖浮生一眼,原来肖浮生是怀疑这个,不过她根本就没送肖丞什么玉佩,微怒道:“难道我送人东西还得给你交代一下?”
  “不不,我只是担心,他给弄丢了。”
  肖浮生又忙不迭的告罪,心里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心里不是滋味,老母亲对那孽障果然比对他还要好很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宠溺那孽障简直没有任何道理。
  “哼,猴子会丢了绣花针?”老人家不太高兴道,哪里看不出亲儿子那点小心思,既然肖浮生那么认为,她便顺水推舟,替肖丞掩盖一下。不过她也很想知道,那贼猴子到底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肖浮生心里一横,道:“他还做出了一件更让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见肖浮生卖关子,老祖母抬抬眼皮,道:“有屁就放,哪儿来那么多小心思。”
  肖浮生本想酝酿一下的,没想到老母亲竟这样说,沉痛道:“他做出了有辱门风的苟且之事,竟然和玉嘉发生通歼!”
  乍听此话,老祖母脸色变了变,陷入了沉默,半晌才幽幽叹口气,挥挥手道:“乏了,乏了,这事我知道了,你走吧!”
  看老母亲的脸色大变,肖浮生便以为达到了目的,就算不让他走,他也不想继续呆下去,不然指不定老母亲发火还会殃及到他。
  肖浮生离开了后院。
  老祖母看着肖浮生的背影摇摇头,对这亲儿子失望透顶,眼光太狭隘,只盯着肖家这一亩三分地,旋即又想到肖丞和玉嘉通歼的事情,却极为意外的笑了起来。
  通歼又怎么样?这根本算不得什么通歼,玉嘉是个俏寡妇,以后说不定还得改嫁不是……
  “有个老头不是曾经说过吗?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就是这么个理儿!”
  ————————————————————————————
  【周一求票,冲榜啊,这章有些晚,不好意思,晚一点还有两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