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四十六章:传五合心经
吃过午饭之后,肖丞便开始疗伤,拒绝了桌青莲为他取出弹头的好意,自己用真气将弹头缓缓的逼了出来。子弹入体极深,若是不肖丞现在已经达到筑基六阶,完成了伐经洗髓,说不定这弹头就直接将他洞穿。
  桌青莲见到肖丞逼出弹头的整个过程,啧啧称奇,没想到修真还有这样的好处,这样逼出子弹,比开刀动手术可方便很多。
  整整一下午,桌青莲一直穿着个围裙在肖丞面前晃来晃去,肖丞真有点忍无可忍的趋势,若他还是以前的他,早就想办法将桌青莲直接就地正法了。
  不过现在的他却做不出霸王上弓这种没品的事情,何况桌青莲之所以拒绝这种感觉事情,完全是为他“好”。
  桌青莲也感觉到肖丞双眼中的浴火越来越强盛,晚上一改常态,裹了个严实,她还真担心肖丞突然间变牲口将她这颗水灵大白菜给拱了。她到没损失,反而会得到好处,不过肖丞的损失可就大了,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临近傍晚,血阳西沉。
  肖丞经过一番修炼,丹田的真气再次恢复了充盈的状态,背后的伤口也已经结疤,不再疼痛,只是偶尔动作太大,才会痛一下。
  进行一番内视,发现伤口里面已经开始缓缓愈合,效果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一些,肖丞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仙经的缘故,仙经的治疗能力绝对是他所练过的心经中最强的。
  上午的时候和肖国伟进行了一番死斗,让他丹田内的真气更加精纯几分,甚至已经有隐隐突破七阶的预兆,这一点到完全在他意料之内。不过这几天他也不方便出去祸害那些花花草草,可能晋级还得向后拖几天。
  自从修炼了九玄仙经之后,他便感觉每次晋级需要的灵气极其庞大,比之以前至少要多好几倍。
  肖丞睁开眼,发现桌青莲坐在他对面,正托着香腮看着他,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修真就这么简单?坐在原地动都不用动就可以了?”桌青莲好奇的问道。
  肖丞笑了笑,修真看起来确实比练习内家拳或者外家拳轻松很多,不过也比内家拳等等危险很多。
  所谓修真便是修炼真我的意思,其中的节节坎坎很多,稍有不慎便会殒命,尤其是雷劫最为凶险,一般来说只有十分之一的成功几率,也就是说,十个先天巅峰的人,几乎只有一个能够渡劫成为金丹高手。
  “呵呵,修真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如果你想学,我到是可以将心法传给你,说不定你天赋异禀呢?”肖丞笑道。
  他那次佘山赛车之后其实就有这个想法,只是最近一直没有机会来实现。
  而且他现在拥有三部心经,嵩阳心经桌青莲肯定不能学,那是童子功,女人是无法修炼的,九玄仙经他不能传给桌青莲,仙经虽好,但很可能招致祸患,于是要传心经,只能是五合心经了。
  五合心经是他师傅五合道人传给他的,不过现在这个时间点,他还没有成为五合道人的徒弟,此时的五合道人估计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扒人的祖坟玩儿或者偷窥某尼姑洗澡呢。
  “切,姐姐对你那童子功可没兴趣。”虽说桌青莲确实很想学修真,不过对童子功这种东西没有丝毫兴趣,想一想都浑身不自在。
  “跟你说了很多次,我现在都不修炼那种烂玩意儿了,哪会给你,我有另外的心经,适合男女修炼。”
  桌青莲狐疑的看肖丞一眼,这话肖丞确实跟她说过好几次,不过她一直认为那是肖丞骗她OOXX的托词,现在听肖丞将家传绝学说成烂玩意儿,隐隐有种期待。
  谁不想获得更强的力量呢?尤其是桌青莲这种一直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她更想获得力量。
  她现在的实力确实还算不错,但真正遇上修真高手根本就不够看,一年前她只是远远看了肖浮生一眼,便觉得自己相距极远,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她觉得,她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修炼这种高级玩意儿而已,若是能有机会,她绝不会比任何人差。不过想得到修真法门实在太难,她所见过的修真者,除了肖丞,哪一个不是将心经看的比身家性命还重要。
  肖丞看桌青莲满脸狐疑的样子,就猜到她心中所想,也懒得继续解释,直接从旁边的柜子中找出纸笔。嗖嗖嗖,笔如走龙,不出两分钟,五合心经第一层的心经口诀便被写了出来。
  肖丞将纸推到桌青莲面前,笑道:“这就是心经的第一部分,你先背下来,然后将纸烧掉。”
  桌青莲接过纸张,第一时间便被里面精妙的语段所吸引,美目流转,时而皱眉时而惊叹,几分钟之后,她抬起头怔怔看着肖丞。
  此时她已经相信了肖丞的话,这绝对是修真心经,而肖丞也绝对没有拿童子功忽悠她的道理。
  肖丞给她的心经无疑是给她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门,这个世界充满了神奇,单从心经她就知道很多东西,原来人体竟然如此玄妙,完全超过了她对人体的认识。
  没有了解过修真的人恐怕很难明白心经的重要性,无论是什么势力,都对心经看的极其重要,心经便是这个势力的立足根本。可现在,肖丞偏偏就这样轻松随意且漫不经心的将心经写在纸上递给了她。
  当看完纸上内容之后,她便知道,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离开肖丞,肖丞给她的这张纸不仅仅是心经,还有情分、信任等等。自从她父亲死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如此待她,不讲任何利益,全然出于本心。
  而此时的肖丞却做到了,肖丞给她心经又图她什么呢?身体?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两人关系比姐弟确实复杂一些,但她时常是将肖丞当做弟弟来看待,一直觉得肖丞是她应该照顾的人。可现在这种感觉不同了,她忽然觉得肖丞高大了很多,似乎变成了能为她遮风挡雨的避风港。
  这种感觉很玄妙,很难以理解,但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她从不是一个多情伤感的女子,可这一刻却鼻头微酸,或许是因为幸福来的太过突然,她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谢谢!”桌青莲看着肖丞,郑重其事道。
  肖丞听到桌青莲说谢谢,有点摸不着头脑,心说这个自命菩萨下凡道上黑寡妇生猛到一塌糊涂的女大佬什么时候学会说谢谢了?这恐怕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桌青莲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再见肖丞目光咄咄的看着她,轻啐一声,道:“怎么?姑奶奶说句谢谢都不行?还有你现在筑基几阶了?”
  “六阶。”肖丞有点难以适应桌青莲的思维跳度,不过这种事情他也没必要隐瞒桌青莲。
  “那你还不快点练,早点凝练,不然小心姐姐我忍不住偷汉子给你戴绿帽子。”
  肖丞听到桌青莲的话,一阵错愕,忍不住再次强调道:“我没练那种烂玩意儿!”
  “姐姐我可不管,反正你赶紧吧!”
  肖丞暗道,这妖精的思维方式果然不是常人能够揣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