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四十五章:美味妖娆
很少有人知晓桌青莲的住处,估计也就青莲帮内的几个核心人员知晓,不是桌青莲住所太过隐秘,而是她的住处太过匪夷所思。桌青莲并没如想象一般住在某个豪墅中,而是住在沪海市北边的玉佛禅寺中。
  至于为何选择住在这里,拿桌青莲的话来说,姑奶奶是菩萨,不住庙里住哪儿?
  当年肖丞还曾因此取笑过她,分明就是个妖精,偏要是什么菩萨,哪有不穿内*裤的菩萨。
  可桌青莲一句话就把他给噎住了,桌青莲说,你见观世音天天坐莲,何时穿过内*裤?肖丞当时就只能挠脑袋,认可了桌青莲这个说法。
  肖丞处理完肖国伟,销毁监控录像之后便来到了玉佛禅寺。
  他身上有枪伤,这样回去的话,嫂嫂肯定会询问,到时候又免不了出现很多麻烦,而且他不想让嫂嫂看到他受伤的样子,于是就选择了到桌青莲这里来养伤。
  这种枪伤最少也要三四天才能痊愈,若是现在他已经达到先天境,动用水遁,疗伤只是几分钟的事情,总之还是他现在修为太弱。
  桌青莲住在玉佛禅寺的北边厢房里,这厢房几乎是为她专门盖的,因为每年她都会送寺庙打量的香火钱,住持极为重视她这位香客,还真当个女菩萨拱了起来。
  肖丞直接驱车来到北厢房的逅墙,停下车,捏一个手印穿墙而过。
  厢房内布局极为简单,除了一些必需家具便没有别的什么装饰,素净的令人发指。大概也只有桌青莲这种斯是陋室有她则灵何陋之有的偏执狂,才会如此,根本不会花心思来装饰。
  肖丞走进房内的时候便嗅到一股饭菜的清香,闻着便食指大动。肖丞笑了笑,没想到正赶上了饭点,悄悄来到厨房,发现卓清理正在切菜,一脸的专注和享受之色。
  肖丞看着正在做菜的桌青莲,不由一愣,心说难道这便是桌青莲给他讲过的围裙正确穿法?
  此时的桌青莲穿着一条做菜专用的围裙,也仅仅穿了一条围裙,围裙刚好能将前胸遮住,而后面却完全空白,后背是一幅夸张到极点的青莲花,然后下面是拥有美妙曲线的翘臀和双腿,白花花的晃人眼。
  看着这一幕,肖丞只觉得有些心猿意马。
  大概也只有桌青莲才敢做出这种将围裙当做情*趣内*衣穿的壮举。
  桌青莲此时并没发现肖丞,依然专注的切着一根胡萝卜,咚咚咚咚,一根胡萝卜几乎瞬间变成了一堆萝卜丝。肖丞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有些渗人。
  肖丞并没在乎后背传来的痛楚,只是默默看着桌青莲做菜,这一幕何其温馨,让肖丞忽然有种想结婚生子的冲动,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过了几分钟,桌青莲便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下意识回头看一眼,便看到肖丞抱着手臂站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她。桌青莲一愣,心说这混蛋小子是怎么进来的?走路都不带声儿的,而且距离她这么近,她竟然没发觉。
  “告诉姐姐,你在这偷窥多久了?”桌青莲微嗔道,笑靥如花,肖丞能来这里,她确实极为高兴,至于怎么来的,怎么无声无息靠近她的?这些根本不重要。
  “我看你还需要偷窥么?”
  肖丞笑了笑,走过去很自然的将桌青莲揽入怀中。肖丞埋进桌青莲如云的秀发中,嗅了嗅,他很喜欢桌青莲身上那股子丁香花般的体息。
  桌青莲感受到下身被一个硬物顶着,风情万种的白了肖丞一眼,却发现肖丞的气色有些不太对,脸色有些惨白,鼻子嗅了嗅,便嗅到一股血腥味。
  “你受伤了?”桌青莲皱眉问道。
  “恩,受了点小伤,不过是中了颗子弹而已。”肖丞笑道,没将枪伤当回事儿,反正不致命,等会儿逼出弹头便可以。
  什么叫做中弹而已?被子弹击中能算是小伤?桌青莲心头微惊,逃出肖丞的怀抱,焦急道:“让姐姐看看!”
  肖丞无奈笑了笑,想说没事,不用看,但却见桌青莲一幅焦急关心的样子,心一软,转过身将背留给桌青莲。
  看着肖丞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后背,饶是心狠手辣的桌青莲依然有些心颤,桌青莲小心的将枪伤周围的衣服撕破,露出了里面的伤口。
  这伤口极为恐怖,弹孔直径虽然只有一厘米左右,但周围的血肉都被震碎,算是絮状的血肉,看起来极其渗人。轻轻抚摸着肖丞的伤口,桌青莲的手指忍不住的颤抖。
  这种枪伤,根本没有打算留活路。桌青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竟然有人敢将她男人打成这个样子,她歇斯底里的怒了,这世上肖丞是她唯一在乎的一个人。
  “竟然他妈的敢打老娘的男人,就算是天王老子,老娘也要砍死他。”桌青莲冷哼道,银牙紧咬,双手因为用力的缘故,关节发白。
  肖丞就知道桌青莲会是这种反应,笑道:“恐怕已经没机会咯。”
  “怎么没机会?难道跑了?还是你根本不知道是谁?”桌青莲此时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胸口起伏不定,两个豆点若隐若现。
  “已经被我杀了,你别担心了,只是小伤,用不了几天便能复原的。”肖丞安慰道。
  “真的死了?到底是谁下这种狠手?”桌青莲有些不太相信肖丞的话。
  “是我四叔!”肖丞也不想隐瞒桌青莲,将事情经过几句话带过。
  桌青莲听完才点点头,这才相信肖丞的说法,豪门倾轧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她倒也不吃惊,不过却对方玉嘉产生了一些妒意,没想到肖丞竟然为了方玉嘉甘愿冒这种险。
  “你杀了你四叔,你族内知道了怎么办?”桌青莲和肖丞认识了有些年头,对肖家的事情倒是了解一些,有些担心。
  “恩,监控录像我毁掉了,希望不会查到我吧,不过就算查到了也没什么,杀了也就杀了,老爷子能拿我如何?”
  肖丞懒得考虑家族发现真相之后会怎样,反正他也不惧怕老爷子,转身又将桌青莲揽入怀中,话锋一转道:“咱们还是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吧。”
  肖丞说完,便将唯一遮住桌青莲胴体的围裙给解掉,伸手轻轻抚摸桌青莲的娇躯,桌青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如何扛的住这种挑逗。不过她却不能这样,身体一缩,如同蛇一般从肖丞怀中钻了出来。
  “我们先将伤口处理了吧!”桌青莲脸上爬上两抹红晕,微嗔道。
  肖丞见桌青莲不依,摇摇头,既然不依他也不会强求,何况也强求不来,桌青莲的柔术已经登峰造极,跟泥鳅一样难缠。
  “先吃饭吧,还真有些饿,好久都没尝你的手艺了。”肖丞笑道。
  桌青莲狠狠剐了肖丞一眼,埋怨道:“谁让你不常来。”
  最终桌青莲拗不过肖丞,只能答应先吃饭再处理伤口。
  一桌十几个菜,无论是色调还是香味都尤为出色,桌青莲除了擅长杀人之外,最擅长的便是做饭菜。
  她没别的爱好,唯一喜欢做菜,甚至喜欢到疯魔的程度,这是极为小众的爱好,很难理解是如何形成的,平日就算她一个人,她也会做至少十个菜。
  桌青莲做的菜真的很好吃,但这一顿饭下来,他却没吃出任何味道,换做任何人面对一个一丝不挂的妖精,恐怕都吃不出饭菜的味道。
  ————————————————————————————————
  【呼呼,总算在24点之前写出来了,在线的大虾们支持下呗,小刀拜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