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剑仙 > 第三十四章:墙壁藏身
“说不出话了?对了,我差点忘记,我父亲还有叔伯,都死了,这事情您老人家肯定有心理阴影了,不敢再要儿子。可你敢说我父亲和两位叔伯的死跟你没关系?不止我父亲和叔伯,我的四位兄长也死了,跟您老人家有没有关系?
  好了,现在肖家只剩我一个了……你说肖家对不起嫂嫂,到底谁对不起嫂嫂?别总以为你一个人就是整个肖家。”
  如此诛心之言,肖丞不止一次想问出来,但一直不想刺伤老人家的心,今天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三岁丧父,六岁失母,而后叔伯照顾他,叔伯后来也去了,再后来四位兄长照顾他,四位兄长也死了。
  自始至终这老头都不曾给他过好脸色,都说祖孙情深,这深在什么地方?既然自小都不曾在意过他,此时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他?还说什么试管婴儿,凭什么?
  父亲、叔伯、四位兄长的死,看起来和老爷子没有任何关系,可没有任何关系才是最大的关系……
  肖浮生被肖丞提及经年之痛,脸色白了白,整个人的精神气陷入委顿,一瞬间老了好几岁。果真是个孽障,这几十年来,他一切都是为了肖家,到头来竟然轮到一个小辈竟然指责他。
  他承认做过很多不得已的事情,但都是为了家族,现在这孽障和嫂嫂发生了关系,是通歼大罪,竟然还强词夺理指责他。
  “器易擒住这孽障,回家族在处置!”肖浮生已经不想在说什么,干脆先将肖丞抓住,回去再说,打断这孽障的双腿,看他还能如何作恶。
  肖丞冷笑连连,果然还是一样,说不清就来硬的,就不能换个新招?
  “打算怎么处置我呢?又是将我毒打一顿?”肖丞嘲笑道。
  “哼!先回去关禁闭,等你太姥姥寿诞以后再处置你。”肖浮生死死盯着肖丞,处置肖丞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呵!你应该不会以通歼的罪名处置我,是不是换其他的名头?甚至可能找个算命先生说我八字太硬,克死了整个家族。这样一来,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而你是大义灭亲,看看多伟大!”肖丞平静说道。
  肖浮生最在乎什么,自然是面子,既然在乎面子,就不会用通歼的罪名处置他。
  此时他丝毫不害怕肖浮生抓他,若他想逃,没有金丹高手坐镇,根本抓不住他。
  “你!哼,说不定还真这样,是你八字太硬,才会克死我三个儿子和四个孙子,这倒是应该请先生看看!器易,还等什么,擒住他再说!”肖浮生此时已经没有任何耐心。
  听到老爷子的话,肖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道果然还和从前一样,面子大过一切。
  “少爷跟我回去吧,不要让我难做!”王器易好言相劝道。
  王器易此时心里极为兴奋,没想到就是他的一句话,就让老爷子产生了怀疑,继而认定肖丞和方玉嘉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祖孙二人几乎反目成仇。
  “你难做?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事情都是你说的吧?别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看着恶心!”
  肖丞说完,瞥了肖浮生一眼,越看越觉得厌憎,在老爷子心里,他估计连王器易的份量都没有。
  王器易脸色不大好看,竟然被肖丞识破了,一直以来肖丞不是没脑子么,怎么现在脑子转这么快,竟然瞬间就猜到了一切。
  王器易不想再给肖丞机会,伸出手准备抓住肖丞的胳膊,不过这一抓却抓了一个空,再看肖丞,发现肖丞已经到了卧室门口。王器易诧异不已,肖丞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比他还要手快。
  肖丞并不是比王器易更快,而是神识感觉到王器易运转真气,便知道王器易有动作,在王器易还没做出动作的时候,踩着凌虚步离开了原地。
  “你说要抓我,我就要被你抓?”肖丞耸耸肩,对肖浮生的自以为是感觉好笑,凭什么对不对?难道就凭是肖家家主?你说要抓,就得被你抓?
  肖丞说完,走进卧室,关上门。
  汤臣别墅的们不是普通材质,表面看似是木质门,其实里面还有一块钢板夹层,肖丞不指望这道门能阻止两个先天高手,但却可以阻碍一会儿,他只需要一小会儿便足够了。
  若不是家族中还有对他极好的太姥姥和四位嫂嫂,他真不想在这家族呆了,不过话说回来,凭什么他要走?
  肖丞进入卧室,很快将青锋剑和飞刀带在身上,至于那块金星缎纹钢,他早已经藏在了墙体之内,不易被发觉,就算发觉也没几个人能认出是什么东西。
  肖丞动作很快,脆弱的门传来一阵阵吱嘎的叫声,肖丞掐一个手印,如同走进水里一样,走进墙壁。
  不过肖丞并没有穿墙而过,而是将自己卡在墙壁中,虽无法呼吸,但憋气半个小时还是没问题的,等老爷子和王器易走后,他再破墙而出便好。
  肖丞躲在墙内,便听见卧室外的说话声。
  “一道门而已,别指望能拦住我们,你自己出来吧。”
  肖丞心里一笑,并没在意,他倒不是因为害怕责罚才要躲起来,关禁闭什么的,他根本就不怕,只是最近这段时间,他绝不能一直呆在族中,因为这段时间方玉嘉可能会出车祸,这是他前世的记忆。
  不过因为他重生回来,改变了很多事情,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像他记忆中的那样,但不得不防。
  肖浮生对肖丞根本没有耐心,见肖丞依然不开门,临门便是一脚,灌注先天巅峰真气的一脚,直接将内嵌钢板的门四分五裂。
  不过踹开门那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空荡荡的房间中,哪儿还有肖丞的身影,只剩下一个壁钟发出咔咔的声音。
  怎么可能?此时两人泛起同样一个念头,从肖丞关门到他们踹开门,只有十秒钟的时间,就算肖丞再快,也逃不到哪儿去,怎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我就不相信这孽障能凭空消失,器易,给我找,搜衣柜和床底,整间屋只有这么大,看他能藏到哪儿去!”肖浮生也不着急,料定肖丞根本逃不掉。
  王器易搜索衣柜和床底的时候,肖浮生来到窗前,仔细打量玻璃窗,发现玻璃窗根本没有打开过。
  “都搜过了,没有人!”王器易皱着眉头复命道。
  肖浮生背在身后的拳头紧了紧,指关节发白,难以理解,一个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肖浮生不气馁,立即放出神识,将方圆百米之内都区域尽数覆盖。
  让他失望的是,依然没有任何发现。这怎么可能,就算这孽障有玉佩收敛气息,但所过之处总会留下痕迹,这别墅周围都是植物,踩过之后肯定会有变化,可周围的植物根本没有丝毫问题。
  若是达到金丹境界的高手,御剑飞行到可以做到,可肖丞根本不可能是金丹高手。
  “难道那块玉还有别的能力?”肖浮生自语道。
  老母亲那块玉佩是好东西,但他只知道能收敛气息,不知晓会不会有别的能力。
  他心里泛起一丝妒意,为什么老母亲对重孙比对他这个亲儿子还要好,一直宠溺这孽障,宠溺的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现在甚至将家传至宝交给了这孽障。
  站在肖浮生身后的王器易听到此话,嘴边不着痕迹的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此时他终于知道,原来肖丞身上竟然有一个宝贝。
  两人根本就没想过,其实肖丞就藏在他们身边的墙壁内,将他们一切对话都听在耳中。只是肖丞没想明白,老爷子口中的玉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老爷子以为他身上有一块玉?
  难道发现了他的三生玉简?这根本不可能,他每次拿出玉简总是小心翼翼,都会用神识查探四周,不可能有人知晓才对。
  ;